刚刚更新: 〔我只想安稳求道〕〔寻花不问柳〕〔全职国医〕〔农家医妃:王爷请〕〔重生之妃要待嫁〕〔猎爱攻略〕〔微风如你〕〔暖婚情深:第一娇〕〔替罪归来〕〔替嫁骄妻宠上瘾〕〔天降小妻霸道宠完〕〔天降小妻霸道宠 百〕〔夏夕绾陆寒霆〕〔那时青春太狂放〕〔天命女相师〕〔以时光为誓〕〔小萌包被七个大佬〕〔九星之主〕〔暖婚情深:第一娇〕〔叶无道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145章 食人鬼真身
    繁枝听了这话吓得全身发抖,轻池看着繁枝,轻声问道:“繁枝,你可知道什么?你若是知道,便说出来,你放心,王妃不是不讲道理之人,定然会好生判断的。”

    繁枝低着头默不作声,白丝筠看着她手不自觉攥紧成拳。

    “繁枝,你手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白丝筠开口问道,繁枝依旧低着头。

    “是花盆碎了,不小心割的。”

    这个答案完美的没有任何问题,白丝筠听了之后,轻声笑起。

    “你这个话骗骗别人还行,骗我未免有些太愚蠢了。”

    繁枝的身体猛地一颤,虽然极为细微,但白丝筠还是捕捉到了这个小小的举动。

    “你说伤口是因为花盆碎片割的,确实是碎片,而且为了让这个伤口更真实,你甚至真的打碎了一个陶土花盆。只不过,一边来说割伤的伤口深度和伤口方向是不同的,而且在受伤的时候,人的本能反应是躲闪,一边而言即使是花盆碎片,你在割到手的时候,应该是迅速抽手,也就是说,你的伤口会有一条很长的拉痕,这条痕迹或深或浅,但都有一点肯定,那就是这个伤口窄细,后面会越来越浅。”

    繁枝听了白丝筠的分析之后,两手不自觉握了起来。看她局促的样子,原本还有几分动摇的想法,现在白丝筠都可以肯定了。

    “你说你的伤口是被割伤,但是你的伤口深但是不平整,说明这个伤口极有可能是某个给你用碎片割出来的,或者说是你自己用花盆碎片将手割破的!”

    白丝筠此言一出,宫人们皆是一片哗然,自己割自己的手?这个繁枝难道疯了不成?

    白丝筠也能看出大家的疑问,她看向繁枝。

    “繁枝,你还要我说什么吗?”

    繁枝低着头,嘴唇不断颤抖,额角眉梢出现了豆大的汗珠,手也抖得厉害。

    “奴婢不知道王妃说的是什么。”

    白丝筠无奈叹气,见她还不承认,白丝筠本不想将事情做这么绝,但现在看来真是没有办法了。

    “不知道吗?那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割自己的手,强迫伤口流血?正常而言伤口有自己恢复的能力,只要伤处不是很大,没有伤到动脉过一段时间鲜血就会慢慢凝结,但是你呢?你的伤口在慢慢愈合之中你还在不停地给它造成二次伤害,甚至是可以的放血出来。你的身体严重贫血,失血也较为严重,你最近时常待在房中是因为严重缺血导致的头晕目眩,甚至有的时候根本无法工作!”

    白丝筠的话简直给了繁枝重重一击,繁枝目光晃动,吓得全身颤抖,白丝筠看她不言,心中愈发着急。

    “你以为你这样有什么用!你这样什么也改变不了也救不了!那些孩子究竟在哪里!”白丝筠上前一步,抓住了繁枝的手腕,繁枝吓得面色煞白,润梦站在一边听不懂二人在说什么,只是看着白丝筠气势汹汹,心底不知道怎么也多了几分惧意。

    繁枝看着白丝筠,一双眼睛写满了恐惧,白丝筠见她不言,咬了咬牙。

    “今日我就是将这个拜鹤轩拆了也定然能找出那个食人鬼!繁枝,难道你以为你很聪明,躲过了所有人吗?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在这个地方藏的到底是何人吗?”

    白丝筠声音放轻几分,眼底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讪笑,她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会这般大动干戈?

    “你以为我是一个冲动无脑的女人,什么都不知道就来这里拆屋扒房吗?呵!你也太小瞧我了。”白丝筠看着面前被挖出一丈深的坑,在繁枝身边转了一圈,压低了声音。

    “你想想若是到时候当这么多人的面把她拉出来是什么后果?云杉现在的模样,恐怕并不好看吧!”

    她靠在繁枝耳边低语念叨着,就看繁枝双瞳紧缩,她看向白丝筠,白丝筠脸上没有愤怒没有不安,反而是一种满满的自信。

    “你还不如承认了,好歹就算死也能体面一点。”

    繁枝身子一软跪在了地上,她双目无神看向前方,嘴唇不住地颤抖。

    白丝筠对旁边的骨生使了个眼色,骨生随之让侍卫们听了下来,白丝筠看着地上的繁枝。

    “事到如今,不如早点认了,她对你有恩,所以你帮她也是情理之中,不过若是过于执着,小心到最后生不如死,也不得善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