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二十三章 她还是个孩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举办这场宴会的邮轮是一艘超级豪华邮轮,重达二十吨往上,十层的高度让它看起来像是一头浮在海上的巨鲸。

    这种专门为了有钱人服务的主题邮轮,在客人预订客舱时就会根据客人的爱好布置房间,想要什么样的都可以。

    并且邮轮本身就可以算是一个设施样样齐全的小型娱乐场所,赌场和舞池是最传统的男女聚集地,让顾锦漓大跌眼镜的是竟然还有网吧,vr设设施看得她手痒。

    “我们去游泳吧?”

    坐在角落,已经喝到第六杯不同口味果汁的顾锦漓实在是喝不下去,再喝就真的要当场吐在地上。她想起来逛的时候好像看到第三层有室内游泳池,想下水玩玩。

    邮轮外面是海水,不少年轻人在海面上用快艇疯了一圈基本会到三层的淡水游泳池里继续玩。

    “你?游泳?”

    容琛没想到顾锦漓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他因为外婆面提耳命,让他这一晚上对这个小姑娘要步步紧跟,免得她被那些坏小子当白菜拱了。

    对此容琛不以为然,年轻人不就是玩的时候?

    奈何外婆这长辈的身份摆在眼前,他不得不从,现在一听顾锦漓想去游泳,他的眉头都快打结了。

    今天晚上他会来这个宴会完全是因为接下来的拍卖会,所以酒会上的商业伙伴来向他敬酒都被他婉拒了,就怕喝多误事。

    “好不好嘛?就去泡泡,游两圈就行,你陪我去嘛。”

    略显稚嫩的脸撒起娇来容琛根本招架不住,他举着白旗跟着去了三层。

    “走了走了,你说容琛要带着人去哪?”

    顾父与顾母鬼鬼崇崇地从角落的阴影里钻出来,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

    “你管他带去哪,没想到这个丫头可以入了容琛和他外婆的眼,也不知道上辈子哪修来的福气。”

    顾母掐了把顾父的手臂。

    顾澜依扁着嘴,不甘心地问:“伯母,锦漓什么时候和这个容琛搭上关系的?”

    顾母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今天正好在碰到容琛的外婆吴老太太,一听说顾锦漓是家里的孩子就一直要我今天晚上一定要带她过来。”

    顾澜依这才恍然大悟:“难怪您今天突然要带她过来,这个容琛是什么人啊?”

    “市里地头蛇,往祖辈上数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家里有钱有权,势力大着呢。”

    顾父接过话头,比划了下:“打个比方,这个社会就是座金字塔,如果林清逸家是站在金字端中下,那这个容家就是金字塔顶端的家族,这么说明白吗?”

    顾母吃苦嗤笑一声:“你这比喻打得也太不准确了,他林清逸是不错,拿来和容琛比?提鞋都不配。”

    是这样的存在?

    顾澜依心里掀起惊天骇浪,她没想到把林逸清抢到手就可以认为是人生赢家,可以把顾锦漓狠狠地踩在地上,让她再也爬不起来。谁曾想顾锦漓这个小贱人运气这么好,也不知道用什么狐媚子术勾搭上了容琛。

    她的脸色铁青得可怕仿佛可以拧出水来,盯着顾锦漓离开的方向,眼睛满是恨意。

    顾家三人的动作顾锦漓完全没有看到,她正拖着容琛来到游泳池,高高兴兴地换上了游泳衣。

    “怎么样,好看吗?”

    她穿着套粉色的泳衣,胸前还有朵可爱的蝴蝶结,兴冲冲地跑到容琛的所在的地方,刚到跟前便停住了脚步。

    容琛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穿着一套淡紫色的比基尼,目测至少是个d,欲夺衣而出,衬托着腰枝不堪一握,一双又长又直的大白腿晃得泳池边所有男人纷纷向她投来火热的目光。黑发的大波浪卷,五官精致,艳丽得不可方物。

    “你的小女朋友?”

    美人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头发,声音慵懒迷人。

    容琛低吼:“她还是个孩子。”

    美人扑哧一笑:“你还知道她是个孩子就好,我还以为你久不碰女色,口味都变了呢。”

    “陈微!”

    “好啦好啦。”

    陈微摆了摆手,无奈道:“还是这么无趣,开不得玩笑。”

    “小妹妹,长得真可爱,姐姐抱抱。”

    愣神间,顾锦漓的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雪白,还非常有弹性。

    “嘶……”

    泳池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身材火爆的大美女抱着一个青涩的小可爱,这场面让不少男士内心狂喷鼻血。

    “等、等一下。”

    顾锦漓是完全被吓坏了,感受到脸颊触碰到的软软,她身体僵硬得动都不敢动。

    “小妹妹,几岁啦?有男朋友没有?喜不喜欢小姐姐呀。”

    又是一阵波涛汹涌,顾锦漓感觉不能呼吸了。

    “陈微,不要让我发火。”

    容琛沉着一张脸,语气冷冰冰。

    “啧。”

    大概是知道容琛是真的生气了,陈微满心遗憾依依不舍得放开了顾锦漓,她感叹着:“年轻小姑娘的皮肤真嫩啊。”

    容琛一把拉过顾锦漓,让她躲在自己身后,对陈微痛心疾首:“你的嗜好能不能正常点,辣手摧花用来对付男人,少用在小姑娘身上。”

    陈微潇洒地一甩头发,冲不远处的一个年轻小伙子抛了个媚眼。

    “扑通。”

    那小伙子被电得一愣一愣地倒进了泳池,溅起半人高的水花。

    “这还需要对付?容琛,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这个心如止水的老和尚,我陈微就还没碰到过需要对付的男人,走开走开,好狗不挡道,不让我撩人就不要杵这。”

    陈微将容琛扒拉到一边,扭着细腰经过顾锦漓时,丹凤眼尾微眯,后者一个冷颤。

    妖孽!

    她一个女人被另外一个女人电得不轻,这女人不是妖孽是什么?

    “容琛。”

    顾锦漓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哆哆嗦嗦地问道:“她是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