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二十四章 喜欢女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微是谁?

    她是和容家齐名的陈家这一代小辈中唯一的女儿,上头沾亲带故的全是哥哥和弟弟,这么根独苗苗,在陈家可想而知是多么受宠了。

    往死里宠的结果就是养成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而且爱好与性取向一直忽左忽右,男女通吃,至少喜欢的类型,一切看心情。

    “她她她喜欢女的?”

    顾锦漓惊得下巴都掉了。

    “嗯。”容琛严肃地冲她说:“以后见到她就离她远一点。”

    顾锦漓心有余悸的点点头。

    容琛看了看手腕上表的时间,说道:“去把衣服换了吧,我还有事要做。”

    顾锦漓:“我还没开始游呢。”

    “以后有机会我带你游个够。”

    容琛不由分说地将她塞进了更衣室,等她换好衣服,拉着她一路直接去了拍卖会。

    吴老太太早就在包厢里等着了,见到两人进来,笑眯眯地招呼着坐下。

    “去哪里玩了,跑了一身汗出来。”

    将顾锦漓拉到自己身边,细心地帮她擦着额头上的汗,后者哪敢这么托大,嘴里道着谢接过纸巾自己擦起来。

    “快开始了吧?”

    容琛在沙发另一侧坐下。

    吴老太太的脸色微变,不过她依旧温和地顾锦漓说道:“锦漓,外婆年纪大了,不比你们年轻人,拍卖会你们玩,看上什么尽管拍,外婆去睡一会。”

    说着就让人扶着走出包厢。

    “外婆她好像脸色不太好啊?”

    人一走包厢就只剩下顾锦漓与容琛。

    “嗯。”

    容琛眼睛盯着拍卖会的主台上,那里正在准备第一件拍品的展示,眼前突然一黑,他抬起头来,顾锦漓这个小丫头正鼓着脸颊看着他呢。

    “怎么了?”

    顾锦漓:“容琛,你是不是认识我爸爸?”

    “你爸爸?不认识。”

    顾锦漓把手往腰上一叉:“那就很奇怪了。”

    容琛把她扒拉到一边:“哪里奇怪了。”

    顾锦漓小声嘟嚷:“我爸爸从来不带我来这种场合的,一般是带我堂姐顾澜依比较多一些,今天莫名其妙地就让我跟过来了。”

    “是外婆一定要你来的。”

    容琛拿起茶几上的拍品册准备看,脑子回味起顾锦漓刚才说的话,不解道:“你爸爸从来不带你这个女儿出席公开场合而是带你大伯的女儿?”

    “是啊。”

    顾锦漓往沙发上一倒,挑了舒服的姿势:“她长得比我漂亮嘛,未婚夫又是林清逸,能给我爸的生意帮上大忙呢,我一个还在念书的穷学生哪能比得上。”

    “林清逸?”

    容琛玩味地念着这三个字。

    这个男人还真是无处不在。

    “呯呯呯!”

    一阵急促的拍门声,顾锦漓与容琛相视一眼,后者起身打开了包厢的门。

    “借过借过,让我进去躲躲。”

    陈微不等容琛拒绝,猫着腰溜了进来。

    “哟,小美人,你也在啊,想姐姐没?”

    见到沙发上的顾锦漓,她就想凑过去,被容琛伸手扯住衣服后领。

    “容琛,王八蛋,老娘穿的衣服是真丝缕空的,扯坏一根丝整件都废掉,你想让我在我爷爷面前展现什么叫‘裸奔也是一种美’?放手!”

    容琛手一松,颇感意外:“陈老爷子也来了?”

    陈微理了理衣领,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外婆能来我爷爷来不得,行了,别哆嗦了,我就借你的地躲一会。”

    容琛伸出一个巴掌,眯起眼:“一分钟一万,低于十分钟按十万起算,高于三十分钟给你打个折扣二十五万,现场支付,概不赊欠。”

    紧接着顾锦漓坐在沙发上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俊男美女开启了惨不忍睹的讨价还价的模式,最后以容琛收下二十万场地费作为胜方结束。

    “二十万去趟巴黎看时装秀的钱都够不着,你不从我身上拔点毛下来不甘心是吧?”

    陈微无比怨念地坐到顾锦漓身边。

    容琛重新将拍品册拿到手中观看起来,轻描淡写:“二十万你买个清净,我小赚一笔,亲兄弟,明算帐,各取所需。”

    陈微环胸冷笑:“哼。”

    顾锦漓尴尬地抠了抠脸,现在的情况在她的理料之外,她都分不清楚这两人是朋友还是仇人了。

    容琛翻到册子的某一页,视线在上面停了许久,才道:“你真正要躲的不是陈老爷子,而林逸清吧?”

    陈微怒了:“闭嘴。”

    “女人一生中谁没碰上过几个渣男呢?再说了,林逸清的皮相确实是好,你当年看走眼有什么奇怪,到现在还有什么放不下。”

    “你懂什么,老娘风花雪月一生,就特么关于林逸清是一个污点,我那是躲他吗?我是躲那段想糊自己一脸的过去。”

    顾锦漓的耳朵竖得老高,听着八卦。

    容琛一针见血:“我记得林逸清的婚期要到了吧?你就是不想见他,不想看到他怀里的女人不是你。”

    陈微铁青着一张脸,抿着嘴不回话。

    “陈微,当年你年纪还小,被林逸清的甜言蜜晕了头,最的不是醒过来了吗?是,这是一段失败的经历,可是你也要正视不是,总不可能躲着他一辈子吧。”

    陈微哼哼唧唧:“我又不是为了躲他。”

    容琛耐下性子:“我和道以你现在的境界早就不把他当回事了,现在见到他只是会想起过去,但是你越躲他,他越觉得你是因为心里还在意他,给他留了幻想的空间,你不觉得恶心?”

    “觉得。”

    陈微竟然同意地点点头。

    “那我下次不躲他了?”

    “不躲。”

    “好吧,就听你的。”陈微很光棍地附——好像说的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他要娶的女人是谁啊?不是非豪门不娶来着吗?”

    “我知道。”

    顾锦漓吃瓜看戏这么久,终于能插进话来,忙不迭地举手:“是顾澜依。”

    “哪冒出来的?”

    陈微脑子转了半天也没找出和这名字相对应的人物。

    “她堂姐,和咱们不是一个圈子的。”

    陈微满脸嫌弃:“也就这水平……”话还没说完呢才想起她现在嘴里吐槽的人正是人家的堂姐,安慰性地摸了摸顾锦漓的脑袋。

    “跟你没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