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二十五章 上面有地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包厢里两个大佬一个分析拍卖会上的拍品,一个架着大长腿一副‘女王殿下在此’的气势的御姐拿着手机在追剧。

    顾锦璃看了一眼屏幕,默默在别过脸。

    火影忍者!

    她没想到外表一朵带刺玫瑰的陈微喜欢的竟然是热血动漫,这反差萌惊得她下巴半天没合上。

    “那个······”

    顾锦璃弱弱问道:“陈微姐是怎么认识林逸清的啊。”

    她知道这话题很容易引战,但是她就是属于典型的好奇心害死猫的性格,这问题搁心里就跟有猫爪在挠一样,痒得她难受。

    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她思虑再三,还是问出了口。

    “你问这个干嘛?”

    陈微将注意力从动漫中移开,抱盘嗑着瓜子问。

    顾锦璃很老实:“好奇。”

    陈微扑哧一笑,看了一眼沙发另一头的容琛:“喂,你坐这么远不看紧点小女朋友?这么可爱小心被吃干净。”

    向琛眼皮动都没动一下:“你伸哪只手我剁哪只。”

    “无趣。”

    陈微翻了个白眼,将一双长腿从茶几上放上来,上下交叠轻轻掂着。

    “林逸清是大学和我同一个学校,女人嘛,青春期的时候审美迷之异常,我当时猪油蒙了心,就觉得他长老帅了,直接就开始追他了······”

    “哼,你老追人的方式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直升飞机都能往学校开,花雨全洒班主任的地中海上了,没被学校开除你得感谢身为校长的叔叔。”

    “看你的古董,别插话。”陈薇瞪了向琛一眼。

    “那后来呢。”

    顾锦璃追着问。

    陈微耸耸肩:“没有后来,追到手没几天发现这人渣脚踏两只船,还把人肚子搞大了跑我小叔叔的医院打胎,被我逮了正着。”

    顾锦璃语噎,她倒是不知道林逸清以前还有这么些烂事,上辈子和他定婚亏得和他也没什么感情,谁能想到这么一幅好皮相下面的心这么脏。

    容琛敲了敲桌子:“拍卖开始了。”

    “这有什么好看的,你家仓库垢东西都快放不下上的灰种蘑菇都不成问题,再说了不年不节的你跑来看拍卖会?”

    陈微好奇地拿过拍品册,翻了几页就找到了原因。

    “切。”

    她把册子扔回容琛的手里,枕着手臂倒在沙发上。

    “都是该翻篇的老黄历了,我爷爷,你外婆怎么就这么拧巴揪着不肯放?”

    “什么东西?”

    顾锦璃满脸疑惑。

    “哎呀,不知道怎么解释。”陈微指了指容琛手中的那本制作精美的介绍本次拍卖品的小册子,说道:“我们老陈家和容家往上数也是有姻亲的关系,这里面有件东西是孤品,原来是属于陈家的,后来作为陪嫁到了容家,不过这两位老祖宗闹脾气互不待见了,百年后因为归属两家扯皮了好多年,民国之后因为战乱东西丢了,两家一直想着找回来。

    顾锦璃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陈微卷起一缕发尾:“看来我爷爷今天来也是因为这件东西嘛,吓得我以为他知道我在船上来抓我回去的呢。”

    容琛瞥了她一眼:“三个月不着家,冻结了你的卡别来找我。”

    陈微不以为然,抱着顾锦璃就是一顿揉,逼得后者在包厢一阵乱窜。

    等两人闹得差不多,那件陈微所说的东西被摆了上来,是块圆形的玉佩,顾锦璃不懂玉器,不过以她门外的眼光也能看出这是一块好玉。

    她趴在包厢边缘,眼看这件不起眼的玉器从十万的起拍价一路飙到两千万还在持续竞价当中。

    “这是疯了吗?”

    一块十万起拍的玉最终以一亿三千万的价格成交,跌破了在座所有人的眼镜。

    “容琛,回去让人给你外婆煮碗降火的汤,要不然我怕她老人家一把火,下次回家我没地住。”

    “天桥欢迎你。”

    容琛把册子丢到一边,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微松开捏着顾锦璃脸颊的手,走到他的跟前拍了拍肩膀:“晚上我回家把这玉偷出来双手送到你外婆面前,行了吧?”

    容琛不屑:“那你怕要是要被你爷爷打断腿了。”

    陈微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没事,我那十几个哥哥弟弟不是吃干饭的,断的只会是他的腿,你安一百个心。”

    顾锦璃:“······”

    心里默默她口中的十几个哥哥弟弟点上一根蜡。

    “得嘞,重头戏都没了,我爷爷应该回去了吧,我也不在你这窝着了,二十万还我。”

    容琛嘴角抽了抽,拎起她的衣领打开门丢了出去。

    “容琛你这个王八蛋······”

    男人关上门阻断外面的声音,面无表情:“我送你回家?”

    “好。”

    邮轮上的客人大多是聚集在拍卖会或是酒池赌场,顾锦璃跟在容琛身后一路走来除了碰到三三两两的小猫两三只,倒是格外清静。

    “容琛。”

    男人手长腿长,她走得很吃力才勉强跟上步子。

    “你走得太快了。”

    “······”

    容琛停下脚步,等她走开跟前,抬起手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温声道:“抱歉,我有些失态。”

    “因为那块玉吗?”

    顾锦璃抬头问。

    “是,也不是。”

    “噫?”

    “别多问了。”容琛脱下西装外衣套在顾锦璃的身上:“晚上天气凉,别感冒,你先到码头等我,我去开车。”

    “嗯。”

    宽大的外套披在身上,还带着男人的体温,一股香味钻入鼻间,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这就是这个男人的味道吗?

    顾锦璃闭上眼睛,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情绪,像是山间的烟雾,有形却抓不住。

    “上车吧。”

    还是那辆银灰色的幻影,停在顾锦璃的脚边。

    她打开车门钻了进去,转头问道:“你认识我家嘛?”

    “知道。”

    顾锦璃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你上次在我家睡着了,学生证掉了出来,背后夹着一张快递单,上面有地址。”

    顾锦璃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心细如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