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二十六章 不会长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容琛亲自送顾锦璃回家,引起不小的震动。

    顾母甚到面膜都忘了摘从楼上跑下来。

    “爸,你们怎么先回来了?”

    顾锦璃诧异地看着房子里的人,这么早回来,并不像是顾母的风格。

    “澜依在船上把脚给扭了。”

    顾父简单地解释后,热情地将门口的容琛迎了进来。

    “容总,请进请进,光临寒舍,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哈哈哈。”

    顾母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卫生间将脸收拾收才出来,她从厨房端来一碗汤,放在茶几上殷勤地往容琛跟前推。

    “容总日理万机,在宴会上一定应酬了不少,这是我煮的醒酒汤,你喝一点。”

    容琛拒绝:“不用了,我没喝酒,顾锦璃我给你送回来了,还有事,有缘再见。”

    说完,起身就要走。

    “哎,容总,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们还没尽尽地主之谊呢,怎么能就走了呢?”顾父急了,一边拉着他不肯放手,一边冲顾母使眼色。

    “哦哦,对的,容总,您先坐,在宴会的菜哪能吃饱,我这就去给你做一桌子菜,吃完再走啊。”

    顾母也打着机锋,两夫妻一左一右不由分说地将容琛按在沙发上。

    “锦璃,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坐下来陪容总聊聊天。”

    顾父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女儿一眼,转身去书房准备拿他一直舍不得喝的好茶泡茶水。

    “你父母?真热情呵。”

    顾母也一头扎进了厨房,客厅就顾锦璃和容琛两个人。

    容琛话里明显的讽刺之意都快形成实质化,顾锦璃又不傻,只得陪着干笑两声:“大概是因为对象是你吧。”

    一般人他们还瞧不上,恨不得用鼻孔看对方呢。

    容琛这会也懒得回家面对外婆的怒火,索性沉下性子来看看顾父留住他到底想做什么。

    对不起,他认为是他低估了一个人的无耻程度。

    “容总,我们家的锦璃,从小就是个好孩子,长得又漂亮,小时候就一直想和我们家定娃娃亲,都被我们拒绝了。”

    “嗯。”

    然后呢?这和他有半毛钱关系?

    “你看,容总和吴老太太既然都中意锦璃,什么时候坐下来把日子定了吧。”

    “哈?”

    顾锦璃从沙发上蹦起来:“爸,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闭嘴。”顾母喝斥她:“大人说话,哪轮到你插嘴。”

    话说到这份上,容琛哪能不懂,他眸冷似冰。

    “顾老板,如果我没记错,你家女儿今年才上高二?你是有多恨我想我进局子喝茶?”

    顾父连连摆手:“不不不,容总,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就是说把你女儿称斤论两地卖给我?我凭什么买下来?她一个黄毛丫头,要胸没胸,要腰没腰,一张脸也只是清秀,论当投资等她毕业至少还有十年才能独挡一面,况且我也看不出来顾锦璃有这个资质,顾老板,你这是把我当冤大头耍?”

    “不是,我是说······”

    顾父满头大汗,偏偏又急得说不出来话来。

    “我叔叔并不是这个意思,容总。”

    一直没有露面的顾澜依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顾母立马迎上去:“你怎么不在床上好好躺着,伤了骨头怎么办?”

    “伯母,我没事的。”

    顾澜依摇摇头,她以一种金鸡独立的姿势从房间一步步跳到容琛面前,仰头看着他:“容总,我已经听说了,我堂妹顾锦璃在你一个陌生男人孤男寡女地相处了一个晚上,而今天吴老太太在遇到我伯母时更是当着众人的面说喜欢我堂妹,不管怎么说,锦璃的名声······”

    顾澜依的话让容琛多看了她一眼,他倒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倒是尖牙嘴利,扣帽子功夫用得炉火纯青,话中明里暗里都有不管有没有发生,这个锅他一定得背。

    朝身边还是一脸懵逼状态的顾锦璃瞥了一眼,心里暗暗叹气:这蠢丫头在这家里怕是会被卖了还得帮着数钱不可,家里的另外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你······”

    容琛刚想开口,手机就响了。

    “喂?”

    打电话过来的是他外婆。

    “是,我刚送顾锦璃到家,现在?我问问她吧,嗯,我现在就回去。”

    挂断电话,顾父就上前拦住他:“容总,我侄女顾澜依说得对,锦澜在你家睡了一夜,这传出去我们家女儿还要不要活了?”

    顾锦璃气极败坏:“爸!我和容琛之间什么事都没有,那天晚上我在他家就是睡了一觉······”

    顾母跳出来打断她的话:“容总,你也听到了,锦璃说了什么?我家女儿从来不撒谎的,她自己都承认在你家睡了。”

    容琛被这家子气笑了,懒得搭理他们,转头问顾锦璃:“外婆让你去她那一趟,你去不去?”

    顾锦璃一怔:“现在?”

    “吴老太太让她去?去去去,她去。”

    不媲美等顾锦璃开口,就被顾母拱上了车。

    跑车引擎一开,扬起一阵尘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等顾父回到家里时,另外两个女人也不见踪影,他看了眼桌上几道还没动的菜,自己开了瓶酒美滋滋地喝了起来。

    房间内

    “伯母,你真的要把顾锦璃嫁进容家?”

    顾澜依好歹跟在林逸清身边这么久,比上不跳比下有余,对于顶级圈子里一些人总有所耳闻,这容琛的名字她已经不止一次听见从林逸清的嘴里念出来。

    谁曾想这个传说中的名字竟然出现在她家,并且还看上了顾锦璃这个小贱种?一想到这个从小被欺负的堂妹从此以后要骑在她的头上,心里那股火就像是坐火箭嗖嗖地往上窜。

    她不甘心,凭什么?

    顾锦璃一个小三生的女儿,来历不明不白,虽然她澜依在这个家只是个亲戚,但是因为顾母基本将她当亲生女儿看,她早就将顾家的一切当作是她自己的东西,对于顾锦璃她是恨不得将她扫地出门。

    “别着急。”

    顾母安抚着她:“你当真以为容琛看得上她?就算他真好这一口看上了,能好上几天?玩几天就腻了,你就放心吧,不会长久的。”

    “可是······”

    顾澜依仍然心有顾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