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二百零七章 谢谢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别可是了,我把你当亲生女儿看,还能骗你不成,这事啊,是你大伯递头担子一边热。”

    “吴老太太可是亲口说过喜欢她的。”

    顾母嗔了她一眼:“傻孩子,那老不死的还能活几天?也不看看多大年纪的,再说了,她再喜欢有什么用?你又不是没看到刚才容琛那个态度,根本不像是看上这丫头。”

    顾澜依回想起刚才的情形,确实是这样。

    顾母看说通了,扶着她的手坐到床边,语气心长:“澜依啊,不要想太多,顾锦璃能和你比?你可是一只脚踏入豪门的人,你现在什么也不要管,吃好喝好,把自己打理得漂漂亮亮的,和林逸清的订婚仪式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新娘子状态不够好怎么可以?”

    “伯母。”

    见顾母说起林逸清,顾澜依脸上一红,把头埋进顾母的怀里开始撒娇。

    “这是怎么回事。”

    顾锦璃坐在副驾驶上百思不得其解:“我爸怎么能说这些话呢。”

    “我不是说得很明白了?想把你在我手上卖个好价钱呗。”

    顾锦璃气结:“我又不是东西,怎么还能买卖。”

    容琛闷笑,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抖:“你确实不是东西。”

    “容琛,跟你说正经的呢。”

    顾锦璃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行,你说。”

    被正经对待,顾锦璃反而不说话了,她望着窗外的一闪而过的路灯,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她才悠悠开口。

    “容琛。”

    “说。”

    “念初要被移出重症室了。”

    顾锦璃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我付不起手术的费用和住院费,他要被转到普通病房,可是离了重症室,他根本活不了啊,我真没用,呜呜呜······”

    容琛递给她一张纸巾。

    “放心吧,念初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我不该恨你,念初是我的责任,不能把这份责任强加到你身上,可是我就是难过,他还那么小,才六岁······”

    “他不会死的。”

    容琛又重了复了一遍,奈何小姑娘正沉浸在自己悲惨世界里,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无奈了,只得将车停到一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你不用担心念初的病,专家明天就会从美国飞来帮他开刀。”

    “你说什么?”

    顾锦璃猛地抬起头,泪珠子还挂腮边,一脸不可置信。

    “美国那边的医生不好约,直到前天才敲定好来的时间,我已经包了专机去接了,明天就会到,一下飞机立刻安排念初的手术。”

    “你说的是真的?”

    顾锦璃神情激动地握住容琛的手,后者的视线停在被少女握住的手背上那一串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液体上。

    粘粘地······

    他不动声色地抽出手,面无表情地说道:“骗你又没糖吃。”

    “太好了,念初有救了。”

    完全没注意到男人举动的顾锦璃几乎开心得快要飞起来,这段时间压在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消散,她实在是忍不住,大声哭起来。

    这些日子她过的都是些什么人间地狱,容琛你混蛋,打算救念初早点说啊,要是三天前她接到医院的电话撑不住答应转病房怎么办?还害得她提心吊胆地过了那么多天。

    深夜的大街上,一辆拉风的银灰色幻影跑车里面传出鬼哭狼嚎的哭声,别提多违和。

    顾锦璃声情并茂地嚎了一路,容琛握着方向盘速度不减地听了一路。

    “容琛,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谢谢你肯伸出援手救念初。

    顾锦璃终于嚎累了,用大半抽纸后,她吸了吸鼻子,一脸真诚地向容琛道谢。

    “不用谢我。”

    容琛平视着前方,面色平静。

    你该感谢林逸清,但凡这个人渣有一丁点良心,这件事他本来就没有插手的机会,作为林紫云的前未婚夫,对方可比他有立场出面。

    他叮嘱道:“对外就说是你爸爸赞助的,别提我的名字。”

    顾锦璃不解:“为什么?”

    “没为什么,照着做就是。”

    “猫饼。”

    顾锦璃嘟嚷了一句。

    尽管路上车少,容琛又是脚踩油门一路120迈开回来的,两人到达吴老太太家时也过了凌晨一点。

    “你们回来了。”

    没想到吴老太太还没睡,就站在别墅前的大门等着。

    “外婆。”

    容琛从车上匆匆下来,扶着老人家,责怪道:“现在都几点了,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吹冷风?夏天的风不是风?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听得吴老太太满脸欣慰:“好孩子。”

    再见到顾锦璃,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一只手拉一个,走进别墅。

    “外婆,您还没睡啊。”

    顾锦璃乖乖巧巧地跟在后面。

    “人老啦,觉少,睡两小时醒两小时,反正睡不着,就想着到门口等等也不妨事。”

    容琛嗤之以鼻:“去年你也这样说等我,结果张妈说是叫了甜品偷溜下床大半夜去拿外卖,今天该不会也是定了甜品吧?”

    吴老太太反手给了自家外孙一个小疼不痒的爆栗:“医和不让我吃甜的,家里就连白糖都没有,我的身体哪有这么弱不惊风,想你太奶奶不也照样吃吃喝喝活到九十九?”

    “太奶奶可没有三高。”

    “锦璃啊,我这个外孙子样样好,就是这张嘴从来是不饶人,以后你可得劝着他一点,趁早把这不好的习惯扳正回来。”

    顾锦璃干笑两声,没敢接话。

    “唉······”

    来了。

    顾锦璃心头莫名一跳。

    吴老太太拉着两人走进客厅后,就一个坐在沙发上开始唉声叹气。

    “外婆,没拍下来就没拍下来,别把身体气坏了。”

    吴老太太捂着胸口,痛心疾首:“你好意思说,我让你占一个包厢用报价牌当托,结果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次都没举过。”

    “当时陈家派陈微来我的包厢看着我。”

    容琛眼都带眨的将陈微推出去挡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