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二十八章 习惯真可怕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一大清早,吴老太太家的大门就被敲响了。

    “我陈微亲自送快递,这得要多大的面子,不要太感动。”

    化着精致的妆容,陈大小姐靠在自家大红色玛莎拉蒂上,一袭红色深v长袍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笑得妩媚迷人。

    容琛拿着递给他的小盒子,眉头微微一皱:“陈微,你该不会真的把玉从你爷爷那偷来了吧?”

    “偷?我陈微需要做这么跌份的事?”

    “这种事情你做得还少吗?”

    容琛明显不信:“呵。”

    陈微翻了个白眼,钻进车里,摇下窗对他说道:“我爷爷让我给你外婆送来的,反正我是搞不清楚他们老一辈的爱恨情仇了,东西我送到了,以后这种跑腿的事情别麻烦到我头上,拜拜。”

    说完,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容琛面露疑惑地拿着盒子进门。

    “微微那丫头来过了?”

    吴老太太年纪大了,睡不长久,天还不亮就醒了,坐在沙发看财经新闻。一个节目还没看完,门外就响起一阵轰隆隆的响声,她都不想猜就知道,肯定是陈家丫头来了。

    这小姑娘哪次见着她,开车的声音都像是装管大炮,能震得整条街都听到。

    “她让我把这个交给您。”

    吴老太太打开盒子一看,正是两家纠缠几代人的那块玉。

    冷笑一声:“是陈老狗让送来的吧?他这倒是显得大方了,一个亿说不要就不要,当我吴家是垃圾桶不成。”

    容琛默然。

    “你,唉……算了。”

    吴老太太长叹,站起身慢慢往房间踱。

    “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不争就不争了吧,你抽个空把玉送回祖宅,还有,这些陈芝麻乱谷子的事就不要说给锦璃听了,这个小姑娘我喜欢得紧,别吓着她。”

    “嗯。”

    容琛轻声应道。

    中午将美国来的专家接到医院,念初手术的成功让顾锦璃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尽管还处在观察期。

    接下来的日子,顾锦璃是吴家宅子与医院两边跑,学校是彻底没去了。

    可惜这种日子没过上几天就被无情地打破了,她刚从吴老太太那学会了煲汤,还没等她拎去医院给念初,就被容琛撸起袖子强制带到了学校,按着她的背给班主任务道歉,下午让她来上课。

    “念初的病还没好呢。”

    顾锦璃坐在车里不满他的安排。

    “明天我会把念初转去私人医院,有高级护工看着,还是说你觉得你一个连高考都没参加的高中生医理知识比得上一个专业护工?你把心收一收,乖乖去上课。”

    一句话成功堵住了顾锦璃所有借口,只得捏着鼻子认命。

    只是没了念初这块心病,好像上课也并不是那么的度日如年,特别是每天不用再回到顾家,没有顾母的刻意无视,顾澜依的冷嘲热讽,感觉整个世界都美好了。

    现在每天上学放学都是容琛来接她,然后再和吴老太太一起吃饭,偶尔去医院看看念初,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又是一天过去,顾锦璃放学在校门口等了好一会也没见到顾琛的车,正想给他打个电话,手机铃声就响了。

    看到来显,她兴奋地按下接听键:“喂,容琛你怎么还没到啊。”

    “开会,老张会来接,你等一下。”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有些冷淡,顾锦璃以为他是在员工面前的原因,也没多想,只是放下手机,心里有着淡淡的失落。

    这些天,已经习惯了一出校门就看到那辆熟悉的银色跑车,和车里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一时没转过弯来。

    “唉,习惯真的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顾锦璃踢着地上的一颗小石子,爬上来接她的车。

    偌大的办公室,容琛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右手夹着烟,神情漠然。

    他就这样一直看着窗外,一动不动如同一尊雕塑。

    良久,他转过身,将指间星火早已灭掉的烟头扔进垃圾篓,拿上外套走出办公室。

    顾锦璃在外婆家住了快一个月了,他除了每天送她上学放学外,只有在晚上吃完饭后接触的时候多点。

    该怎么说呢,顾锦璃这个孩子确实是招人喜欢,乖巧听话,就是性子倔了点。从这些天的相处,容琛每与她眼神碰撞,好像都会从她的眼睛看出对他的欲言又止。

    他试过旁敲侧击,小姑娘嘴巴很牢,什么都不肯说。

    而且,时间越久,他越觉得顾锦璃于他而言有种难于言明的熟悉感,是的,非常熟悉。

    不吃葱不吃蒜不吃香菜,最爱吃的是川菜,喜欢看的书也是探秘未解之谜,甚至还怕狗。

    这个女孩子习惯举止简直和林紫云一模一样。

    “也许是巧合呢?”

    容琛开着车自嘲。

    他从公司出来也不知道要去哪,就这样漫无目的开着车。

    “怎么会来这?”

    车在一个公园门口停下,他摇下车窗时一愣,竟然神使鬼差的来到了与林紫云初次见面的地方。

    容琛走下车靠在车门,点燃一根烟,神情淡漠地望着这个已经不少人在里面散步的公园。

    记忆中,那抹紫色的身影慢慢浮现在脑海中,音容笑貌犹如在侧。

    “你好,我叫林紫云,紫色的云。”

    就因为一场车祸,佳人彻底香消玉殒,他亲眼所见她的尸体躺在冰冷冷的太平间,那个会笑的林紫云死了。

    已经死了……这个顾锦璃只是恰好和她比较像而已……

    他心里不断地催眠自己,一定是太想紫云了。

    要不是林逸清这个混蛋!

    容琛把车别到一边停下,狠狠地捶了一下方向盘。

    如果不是林逸清在即将与林紫云订婚前还和别发的女暧昧不清,让人钻了空子煽动悔婚,结果去的路上一场车祸夺去了性命。

    都是因为林逸清,他的紫云才会离他而去。

    为什么紫云死了,他林逸清还能好好活着?

    “哼。”

    容琛嘴角扬起一抹讥笑。

    “又要和人订婚了?想得美。”

    引擎一响,银灰色的超跑呼啸而过,消失在夜色中。

    “林逸清,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