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二十九章 噩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痛!

    灼热的液体浇在背上,火势立即蔓延开来,一股烧焦的味道弥漫,意识不清的她好像看见一个男人向她走来。

    “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那道身影近在咫尺又好似远在天边,她努力从翻倒的车子里爬出来,拖着身体伸手:“救我·······”

    “救我!”

    一声尖叫划破吴家宅子的上空。

    顾锦璃猛地睁开双眼坐起来,满头大汗地粗喘着气。

    “咚咚咚。”

    房门被敲响,传来容琛的声音:“顾锦璃,你没事吧?开门。”

    顾锦璃回过神来,发现只是作了个恶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趿上拖鞋打开了卧室的门。

    容琛看到她的第一眼起眉头就没松过。

    “肩带是怎么回事?谁给你买的睡衣,短成这样不会着凉?”

    一阵珠连炮轰得顾锦璃脑袋晕乎乎的。

    “你刚才做恶梦了?”

    “嗯。”

    “经常这样?”

    “嗯。”

    “吃点药。”

    “不用。”

    顾锦璃拒绝了,她很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关于上辈子的那场车祸。

    容琛上下打量了一眼顾锦璃,发现她除了头发有些乱,脸色倒还正常,也没有多勉强,只是留下一句话:“明天我帮你请个假去看看心理医生。”

    “我,我不去。”

    顾锦璃有些慌乱,她怕看医生,更怕心理医生。

    这具身体并不是她自己的,所拥有的是两个人的记忆,那些心理医生都会催眠,她就是怕到时候在她无意识地的时候说出什么不好的事情,被人当成精神病人。

    “听话,经常做恶梦就表示压力大,去看看医生缓解下以后就不会了,好吗?”

    可是不论容琛怎么劝,顾锦璃就是不肯松口答应。

    “容琛,你别说了,我不会去的,我明天还要考试,让我去睡吧,我向你保证,不会再做恶梦了。”

    容琛气笑:“梦还能保证做不做的?”

    看她实在不愿意,容琛只得作罢,叮嘱她好好休息后离开了。

    顾锦璃锁上房门躺回床上,盯着天花板愣愣出神。

    她又梦到那场车祸和那个男人了。

    关于上辈子所有记忆,她都记得清清楚,唯独这个人总出现在她梦里的男人,从来看不清面容,也没见他说过话,陌生又熟悉。

    奇怪的是她不知道这个男人长什么样,但是对他的名字记得却异常的清楚。

    “初六······”

    轻声念着这两个字,无限缱绻。

    她有些关于这个人名字主人的记忆,知道这是上辈子的初恋,并且为了他就算与林逸清订了婚也一直保持着清白之身,为此林逸清才在外面拈花惹草。

    当初接到条短信,上面列举了林逸清在外面的所有野花名字和证据,一直想林逸清解除婚张的她那时看到这些高兴坏了,开着车就去找林逸清。

    谁曾想,一睁眼便是两个世界。

    世上再无林紫云,那个名叫初六的男人也从人间消失一般再也没人提起,好像就从来不存在一般。

    因为这个梦,后半夜顾锦璃睡得不是很安稳,第二天早上在吴老太太担心的目光中,顶着两个超级明显的熊猫眼去了学校。

    “干掉国宝你就是国宝了。”

    傅果子即使当了老师,还是名自由较高的音乐老师后就一直放飞自我,和学生们打成一片,她看到顾锦璃的状态夸张的指着她笑。

    与这个前世今生都交好的好朋友,顾锦璃一向放得开,吐了吐舌头。

    “今天下午你们班有我的课,我允许你睡上一节课。”

    傅果子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一脸满足地走了。

    整个上午,顾锦璃用尽了一切不引起老师注意的方法偷偷睡了一小会,到了下午,傅果子果然说话算话,把所有同学都召去了音乐教室,独独留下顾锦璃让她一次睡个够。

    终于能光明正大的睡个好觉,傅果子的音乐课是最后一节,等她醒来,班上的同学也走得差不多了,她收拾收拾书包,收情愉快地迈出校门。

    “饿死了,回家吧。”

    顾锦璃轻车熟练地爬上容琛的车,系上安全带就开始催。

    为了补觉,中午都没去食堂吃饭,现在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不急,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容琛不紧不慢地打着方向盘。

    “去哪?”

    听到不是回家,顾锦璃心中警铃大作:“不会是去看心理医生吧?”

    “不是。”

    她的心又放了回去。

    “我今天研究了一天的心理学,找个地方给你辅导辅导心理。”

    顾锦璃泪流满面:“我不要。”

    “我已经和外婆说过了,今天晚上家里没你的饭,不听也行,晚上没饭吃。”

    顾锦璃抱着自己可怜的小肚子,含恨答应了。

    春末夏初的天气,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转眼倾盆大雨。

    一间不大小的咖空啡厅内,寥寥无几的分布着零星几个顾客,都是十来岁的鲜花嫩草,和咖啡厅装饰偏年轻不无关系。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没有停的迹象,过往行人在雨中匆忙穿行,隔着厚厚的玻璃就算听不到声响也能感受到其狼狈。

    咖啡店的老板是个年轻男人,一张帅脸吸引不少女顾客掏钱喝咖啡。

    因为下雨,店里人也不多,他也难得忙里偷闲,坐在靠窗的位子自己给自己续了一杯咖啡。

    “叮铃。”

    “欢迎光临。”

    门口的风铃响起,咖啡店老板习惯性地喊话,他站起来准备迎接客人时,看到来人的脸后神情一怔。

    “容琛?”

    “陆云深?”

    容琛抬眼看到咖啡店老板也满是惊诧。

    “世界还真是奇妙,没想到我的咖啡店还能让日理万机的容总光临,三生有幸。”

    容琛眉毛一扬:“你的咖啡店?”

    “如假包换。”

    陆云深懒洋洋地指了指墙上挂着的营业执照。

    容琛当场就转身走人。

    “你家小姑娘再淋雨就要感冒了。”

    被指名的顾锦璃低头左看右看,身上干得一点水渍也没有,只是头发被打湿了两三根而已。方才停好车两人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谁曾想一出停车场天就变了,滂沱大雨倾盆而下,空琛眼疾手快手下外套包住了她,慌不择路这才撞进了这间咖啡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