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三十章 是不是早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卡布奇诺。”

    陆云深对顾锦璃笑了笑,转身瞬间变脸:“本店不卖酒。”

    “拿铁。”

    “没有。”

    “图兰朵。”

    “卖断货。”

    容琛眯起眼:“陆云深,你故意的。”

    “对啊。”

    陆云深笑得一脸春风得意:“我可不想明天收到法院的传票,说我蓄意谋杀容家太子爷。”

    他把一杯清水往桌上一放:“就这么多了,想喝咖啡等这次招标会过了再说。”

    “哼。”

    容琛冷笑一声:“我有容家在,你们金捷还有机会?”

    陆云深一脸认真:“有的。”

    容琛不欲与他多说,闭上了嘴,陆云深也识相,收起托盘,对着顾锦璃一个温柔的笑,转身进了吧台。

    “容琛,你和这个老板认识啊?”

    容琛环胸,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陆家的老来子。”

    不是他们这个圈子里人,顾锦璃就算是听到他这样说也不明所以,只好放弃了追问。

    容琛敲了敲桌面:“书包里有笔和本子没。”

    顾锦璃从书包里掏出他要的东西,摊开在桌子上:“还要做笔记?”

    容琛拿过来,放到自己眼前:“不是你做,接下的问题我问一个你答一个。”

    顾锦璃小脸皱成一团:“能不能不答啊。”

    “不行。”容琛断然拒绝:“既然你对心理医生的抵触,那就我来,放心,我绝对尊重你的隐私。”

    “哎,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锦璃反对无效,只得举双手投降:“好吧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什么时候开始做恶梦的?”

    “今年年初。”

    “以前没有?除了念初的病还有什么让你觉得有压力?”

    “没有。”

    “没有?”容琛诧异,他奇道:“按理说你前面做恶梦可以理解为是因为念初,但是现在念初的事情解决了,你心理没压力不该恶梦啊。”

    顾锦璃耸耸肩:“我也不知道。”

    容琛表情凝重起来:“顾锦璃,你是不是早恋了?”

    “哈?”

    顾锦璃一口咖啡差点喷到他脸上,她指了指自己:“我?早恋?学校那群白斩鸡一样的排骨小子我能看上他们哪一点?”

    她这么一说,倒勾起了容琛的兴趣:“那你喜欢什么的类型?”

    什么类型?

    顾锦璃的脑中慢慢浮现一个模糊的身影,宽阔的肩膀,细窄的腰身,她的视线移到对面的男人脸上的,他的形象与她脑海中那道看不清面容的影慢慢重叠在一起。

    “想什么呢?”

    容琛见她一直盯着自己发呆,扬起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我也不知道,能给我安全感的就可以吧。”

    “你这要求还真······”容琛的笑容瞬间消失。

    “我呀,就想找个能给我有安全感的男人,一起过一辈子。”

    林紫云的话突然在他的脑中回荡。

    “真像······”

    顾锦璃眨巴眼:“你说什么?”

    容琛垂下眼敛,掩饰自己的慌乱:“没说什么,看来我研究得不够专业,雨停了,我们回家吧,下次有空再说。”

    顾锦璃巴不得结束这场所谓的心理辅导,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咖啡。

    “趁现在没下雨,赶紧。”

    “要走了?”

    陆云深从吧台内走出来,手上端着块新焙制的蛋糕,顾锦璃目不转盯地最上面缀着颗鲜艳欲滴的草莓,暗暗咽下口水。

    今天一整天只喝了杯咖啡,她是真饿了。

    容琛面无表情地从陆云深接过蛋糕,塞到顾锦璃手上。

    “结帐。”

    “谢谢光临,给您打个折,一千块整数就好。”

    容琛额头青筋猛跳,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道:“陆云深,小心我到消费者保护协会告你。”

    陆云深依旧笑眯眯地指着墙上的价目表最上面的那一行字:“自己看。”

    店长亲调,价格随心,一千封顶。

    “好,你们陆家可以,顶着张皮相骗无知少女。”

    这么说陆云深就不高兴了:“明码标价。”

    容琛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我很庆幸在我的对手里没有你。”

    “哦,那真是不巧了。”陆云深收起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容总恐怕有所不知,下周我便要接过老头子的位子,以后见面的次数只多不少。”

    “是吗?那祝你好运。”

    容琛刷完卡走出了咖啡店,顾锦璃跟在后面大气都不敢出,刚才两个男人的表情真的是太可怕了,她都好怕他们下一秒就打起来。

    两人回到家后让吴老太太逮着一通说。

    “容琛你也老大不小了,锦璃不懂事,你也跟着不懂事?下这么大雨不知道早点回家?”

    吴老太太牵着顾锦璃的手,毫不留情地批着外孙。

    “锦璃,肚子饿了没?”

    顾锦璃猛点头,那块蛋糕蛋在路上就被她消灭掉了。

    “哎哟,看这小脸瘦的,外婆这就叫张妈给你热菜去。”

    吴老太太摸着她的小脸,满是心疼。

    “嗯。”

    顾锦璃乖乖地点头,任由吴老太太拉着的她。

    “念初那孩子怎么样了?”

    坐到餐桌前,吴老太太突然想起这个躺在医院的可怜孩子,老人最看不懂孩子受苦,在听说念初的事情后也是抹过一阵眼泪,还千叮万嘱自己外孙一定要请最好的医生和护士照顾。

    “昨天去看过了,医生说他恢复得很好,如果照这个情况下去,两个月后就可以出院了。”

    看吴老太太还挂念念初,顾锦璃心里一阵感动。

    “要好好对他。”

    吴老太太拍着她的手,转身向容琛说道。

    “放心吧,外婆,念初是我这辈子最重的亲人,我会照顾好他的。”

    吴老太太被顾锦璃的话逗笑了:“你自己才豆丁大点的姑娘,还说什么照顾人,你啊,现在和念初一样,都是需要被照顾的。”

    说完,她横了眼外孙,后者无奈地点点头。

    “知道了,外婆,我会的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