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三十二章 衣冠禽兽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青年杰俊林逸清与未婚妻郎才女貌。

    天作之合。

    世纪订婚宴,众名人云集,新郎与新娘全场焦点……

    林逸清与顾澜依的订婚宴如期举行,现场的媒体一通天花乱坠地通搞砸下来,不知道多少单纯少女在内心对着林逸清冒粉红泡泡。

    “顾锦璃,你看你看,真的好梦幻哦,新郎也太帅了吧……”

    课间时分,邻桌同学翻看着新闻头条,看到林逸清的脸时一阵陶醉,拉着顾锦璃就要开始与她分享。

    正忙着与各科作业大战三百回合的顾锦璃此时哪有功夫理她,再说,听到“林逸清”这三个字她就心理性地恶心,避都来不及。

    可惜顾锦璃的同学好像没有看到她全身散发出来的拒绝,手机往桌上一搁,夸张道:“北欧风的婚礼现场啊,看到新娘的婚妙没,新闻上说是高级定制,新郎比明星还帅,不行了,我要爬墙粉他。”

    “你昨天还说非那个谁流量小生不嫁来着。”

    顾锦璃白了她一眼。

    “两边都爱嘛,不冲突。”

    同学笑兮兮地拿起手机,顾锦璃的眼角突然瞥见屏幕上的一条新闻:

    林逸清打算继续资助前未婚妻所资助的孩子,并承诺到了法定年龄就正式收养。

    眉头一皱,一把抢过手机,唰唰地往下翻。

    顾锦璃的同学不满道:“刚不是说不看嘛,快点看,要上课了。”

    顾锦璃一目十行将新闻翻到尾,还了同学手机抱起书包就是百米冲刺。

    “顾锦璃,你去哪?老班的课你也敢跷?”

    她对身后的声音充耳不闻,冲进厕所劈呖叭啦一通按,拨通容琛的电话。

    “喂?容琛,念初……”

    “我在开会,晚点再说。”

    嘟、嘟、嘟……

    顾锦璃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一咬牙往校门口跑,还没等她开口求门卫放她出去呢,就被门卫大叔拎到了班主任面前。

    “太不像话了,你自己说说看,这是你顾锦璃这个月第几次逃课了?成绩都要倒数了吧?下午把你父母叫来,我倒要问问在家里他们是怎么教育你的。”

    被骂了一头包的顾锦璃垂头丧气地从教师办公室走出来,回到教室自己位子上。

    心里有事,什么课都听不进去,在被点名无数次后终于捱到了下课放学,她第一个冲出教室。

    “有这速度运动会报百米短跑啊。”

    体育委员怨念地拉出运动会报名表,上面签名的人寥寥无几。

    顾锦璃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容琛的公司,再瞪了一眼企图拦住她的秘书后推开了他办公室的大门。

    里面空空如也,容琛并不在办公室。

    “他去哪了?”

    秘书大概是从来没有见过哪个来找老板的人气势这么嚣张过,说话都有些结巴:“会议室开会。”

    这时,电梯的门开了,容琛从里面走出来,看到顾锦璃眉头直皱:“又逃课?”

    “没有。”顾锦璃没好气:“不过下午我们班主任要见家长,你去一趟吧。”

    “没空。”

    容琛将手里文件交给秘书,越过她走进办公室。

    “容琛。”

    顾锦璃跟进去,拉着他的袖子:“你看新闻了吗?林逸清要带走念初。”

    “嗯。”

    她的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自从念初生病后他从来没有来看过一眼,现在在媒体面前说要继续资助,他哪有这么好心。”

    容琛点点头:“是没这么好心。”

    顾锦璃一跺脚:“容琛,我没跟你开玩笑,他林逸清就是个衣冠禽兽,念初要是跟了他没好日子过的。”

    “念初跟着你也没见过上好日子。”容琛不以为然。

    顾锦璃气结:“那能一样吗?我是为念初真心好,林逸清只是为了大众形象,念初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件不值当说的工具。”

    容琛叹了口气,顺毛道:“锦璃,你已经过了十六生日算起来是十七还一年就成年的人了,虽然社会很残酷,但是你从来没接触过,我今天给你上一课?”

    顾锦璃不服:“我有社会经验。”

    “从三岁进幼儿园起到现在你至少在学校呆了十四年了吧,哪来的社会经验?不说这个,你老实坐那听着。”

    容琛冲杯咖啡放到茶几上,指了指一边的单位沙发。

    顾锦璃不甘不愿地坐上去。

    “新闻我看了,林逸清说要继续资助念初……”

    “他不怀好意。”

    “我知道,听我说。”容琛安抚她:“但是你可以换个角度想想,林逸清出钱资助念初对念初来说有什么损失?他既不用直接接触林逸清本人,还能继续上学。”

    顾锦璃把头摇得像只拨浪鼓:“不一样的,拿了他的钱就是不行,他要是以后用这个道德绑架念初怎么办?或者是让念初在媒体面前说假话呢,林逸清为了面子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你倒是挺了解他。”

    容琛冷哼一声。

    顾锦璃此时心里头正烦着呢,哪还能管得他的情绪:“念初本来就内向怕人,现在林逸清还不能拿他做文章,可是以后呢,现在他向媒体这么一说,念初和他就绑在了一起,问题在于念初的事跟他有半毛钱关系?真要慈善,在林紫云活着的时候就一起做啊。”

    容琛眼神冷下去:“顾锦璃。”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搬出林紫云,可是事实如此,是林紫云一直在资助念初,也只有她一直对念初好,可是她出事以后你见过林逸清出面管过念初的事?没有,一次都没有!”

    也许是心里积压了太久,顾锦璃此时头脑发热,一股脑的不吐不快。

    容琛彻底怒了:“顾锦璃,给我滚出去。”

    “我不。”

    顾锦璃梗着脖子,一副死猪不怕开心烫:“你喜欢林紫云,可是她是林逸清的未婚妻,虽然林逸清是个人渣,可是他依然是林紫云名义上最亲近的人,你不就是不喜欢林紫云的名字和林逸清的名字一起……哎,你干嘛,放我下来。”

    容琛揪着她的领子打开办公室的大门,将她扔了出去。

    “容琛,你这个王八蛋。”

    被锁在外面的顾锦璃气得跳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