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一百九十二章 等待中的男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管是男人穿的西装革履,还是女人穿的美丽动人,容琛都不在意,他来这儿是有目的的。

    紧紧的皱着眉头,他在找“猎人”。

    正因为自己对宴会的讨厌,容琛才没有让顾锦璃陪着他,宁愿一个人,也不要让顾锦璃收到委屈,他的心思太过于明显。

    “容总啊,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呢!听闻容总不怎么参加宴会,如今来了这儿,是给我赵某的面子啊!”

    原来说话的这男人是宴会的东道主,容琛本不想理会,可是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他只能答应着。

    “赵董事,您的面子我不能不给啊!”

    他已经习惯了去说违心的话,只不过面对这样的场景,他还是依旧讨厌而已。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容琛便借机中断了两个人的聊天。

    因为他看到了“猎物”,顾澜依挽着林逸清走进宴会,吸引了太多的人,他冷哼一声,两个人行为未免太多于张狂。

    “你看他们两个人好般配啊!”

    “就是啊!听说已经订婚了呢!”

    “……”

    容琛站在角落里,因为他的冷漠,让很多人不敢靠近,如今看着林逸清和顾澜依,自然是羡慕了不少。

    林逸清倒是还好说,顾澜依向来都是一个喜欢奉承的女人,听到有人在叽叽喳喳的夸赞自己,她更显得高傲了几分。

    “走吧,我带你去和赵伯伯打声招呼。”

    顾澜依小声的和林逸清说着,今天来的主要目的还是希望恒安集团和赵氏集团能多多合作,所以她得让这男人和赵伯伯认识一下才行。

    碍于这么多人都在注视着他们,男人实在是不好多说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便任由女人拉着自己走了过去。

    “赵伯伯,澜依来晚了,还望伯伯见谅!”

    赵氏集团仰仗着顾页生才走到了今天,看着顾页生唯一的女儿和自己亲近,赵德胜更是开心啊!

    他哈哈大笑了几声,“你这孩子,怎么还和我这么见外啊!你能来就不错了,伯伯怎么会怪罪你呢!”

    他伸手在顾澜依的额头上点了一下,满眼宠溺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就像是在望着自己的女儿一样。

    这倒也难怪,他他这么大年纪了却只有两个儿子,看着别人家的女儿这么懂事,也是一脸羡慕啊!

    “伯伯不怪罪就好,哦对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林逸清,我的未婚夫,那天订婚仪式上您见过的!”

    顾澜依松开了揽着林逸清的胳膊,转而拉着赵德胜的胳膊,没有一点儿的不适应。

    赵德胜听闻顾澜依的介绍,才盯着林逸清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嗯,不错,是个好小伙子!”

    他本意是要自己的两个儿子中的一个人娶了顾澜依,可两个人儿子早早的都已经成家立业,他没了法子,也只好放弃了这种想法。

    不过对顾澜依,还是那样的宠爱。

    “谢谢伯伯夸奖!”

    林逸清本来就紧张的厉害,现在听到赵德胜这样夸赞自己,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样也就算认识了,日后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也就好说话了吧!

    他真的想着,更是露出了一抹不明意味的微笑。

    暗处的容琛一直盯着林逸清和顾澜依,他早就听说过赵氏集团的董事长宠溺顾澜依就像宠爱自己的女儿一样,如今看来,那些话倒也不假。

    可是如果让在场的各位都看透了林逸清和顾澜依的真是嘴脸,他们一个个的都会不敢相信吧!

    看着顾澜依和林逸清和周得胜中断了聊天,他才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他要让顾澜依看到自己,要让她知道自己也来了这儿,他笃定这女人看到他以后一定会过来打招呼,所以他很是自信。

    “哎,这不是容琛吗?”

    顾澜依一眨眼的功夫,便看到了从人群身后走出来的容琛,一副不敢相信的开口,却又有点儿激动。

    毕竟这男人从来不会参加宴会,如今来到这儿,她当然激动!

    “是吗!”

    都说同性相斥,林逸清顺着顾澜依的声音看过去,还真的是容琛,可他和顾澜依的态度却相差很多。

    更多的,他还是满脸的不屑。

    不就一个容氏集团吗!他的恒安集团和林氏集团加起来,总能比得上吧!

    只不过林氏集团的执行权还没有到他手里,可尽管是这样,他也依旧自信。

    “走吧!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毕竟他是顾锦璃的老公,如果咱们不打招呼,这让外界的人怎么想!”

    顾澜依微微靠在林逸清的耳朵边说道,再怎么说她也是顾锦璃的表姐,不打招呼真的不太合适。

    林逸清始终都没有说什么,对于顾澜依,他实在是太了解了,这女人骨子里还是那样的放荡而已。

    “容总,您也来了,真是好巧啊?怎么不见您的女伴儿啊!”

    女人站在容琛的面前,他更是变了一个态度,一副娇滴滴的语气笑呵呵的说道。

    容琛冷哼一声,“林董事就是这样管女人的吗?作为锦璃的表姐,她这样和我说话,林董事难道觉得很爽快吗?”

    他知道顾澜依对自己的心思,所以他还能这般的光明正大的说出口。

    只不过林逸清的脸倒是黑了几分,旁边的顾澜依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他便开了口,“放心吧,不劳您费心了,我自己能够处理好!”

    刚才这女人说想来和容琛打个招呼,理由冠冕堂皇,让他无法拒绝,如今听到男人这么说自己,更是觉得丢人。

    他咬牙切齿的样子,让顾澜依有点儿心虚。

    “容总,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平时说话也是这个样的呀!”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样开口,简直是越描越黑。

    站在一边的林逸清实在是看不下去,拉着女人的手便准备仓皇的离开。

    只是容琛来这儿的目的并没有达到,他还有一些话想对这两位当事人说。

    “站住,我还有话要和你们说!”

    他突然间的开口,让两个人回了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