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一百九十一章 得知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很清楚,念初是在意学籍的事情,比起刚才的事情,她还是觉得念初的事情比较重要。

    念初倒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听话的点了点头,“妈妈,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多想的。”

    他强装着微笑,顾锦璃默默的叹了口气,两个人再次陷入沉默的境地之中。

    一会儿的功夫,几个人便回了家,念初还是像往常一样蹦蹦跳跳的去找容老太太了,顾锦璃欣慰的笑了笑,便转身上了楼。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把心底的事情搞清楚才行。

    容琛今天下午早点回了家,刚才她在门口已经看到了对方的车,正因为这样,她才这么着急的上楼。

    “怎么了?这么着急的样子?”

    男人正好出来,看着顾锦璃着急的样子,一脸的疑惑。

    顾锦璃摇了摇头,“你知道我父母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我今天回家,总觉得父亲和母亲之间有什么误会,可我怎么问都问不出来,你觉得这件事情,有那么简单吗?”

    她着急的样子,让容琛开始犹豫起来,确实,他真的调查到了一些东西,可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开口。

    毕竟那是关于顾母和顾页生的。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是不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告诉我!”

    没等他说什么,眼尖的顾锦璃猛地拉着容琛着急的问道。

    容琛看着女人着急的样子,到底还是妥协了,“那好吧,你跟我进来,我继续调查到了一些事情,但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那件事情让他消化了很久,更别说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可听到这话的顾锦璃心里变化倒是咯噔一下。

    她没再开口,直到拿到了那份调查,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现在她才明白,怪不得顾母对顾澜依是那么的好,原来她们两个人之间,还有这层关系。

    “这是真的吗?”

    她不敢相信的抬头问道,哪怕她知道这份报告一定是真的,可是她还是无法接受。

    顾锦璃现在这个样子,倒不是为自己打抱不平,她只是觉得顾母和大伯一家欺骗了父亲太长时间。

    “这是我让高傲寒去调查的,一般错不了。”

    看着女人不敢相信的样子,容琛也不敢过多的再说什么。

    过了好大一会儿,顾锦璃才回过神儿来,“这件事情还有别人知道吗?”

    男人摇头,他紧紧的皱着眉头,不知道身边的这个女人想要干什么?

    “那好,这件事情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想该怎么办。”

    她面无表情的说完以后,便只身离开了书房。

    留下容琛一个人想要跟着过去,却又觉得现在过去并不合适,犹豫之下的他终究还是留在了书房。

    离开的顾锦璃就像是丢了魂儿一样,她现在只要想起顾季生的笑容,就觉得对不起他。

    父亲辛辛苦苦打拼了半辈子,竟然会被自家人欺骗了这么久。

    可怜了她的父亲。

    顾不上在客厅里和容老太太玩得开心的念初,她现在只想冷静一下。

    晚餐时分,容老太太看着空着的椅子,疑惑的皱着眉头。

    “怎么了?锦璃那丫头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不下来吃饭呢?”

    她朝着容琛问道,看得出来,她对顾锦璃上心很多。

    被问道的容琛抬头笑了笑,“不用管她,一会我上楼看看。”

    毕竟那件事情还是一个秘密,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的存在,所以面对外婆对顾锦璃的关心,他只好推脱道。

    容老太太点头,却似乎还是不怎么放心。

    “待会儿上楼看看,不论怎么样,饭总还是要吃的!”

    她心疼的样子,让容琛没有办法不答应,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开口说话。

    等到晚餐过后,男人上了楼,他并未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怎么?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烦恼吗?”

    看着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的女人,容琛关心着问道。

    听到男人的声音,顾锦璃猛地坐了起来,“你吓死我了!对呀,我不知道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父亲,可我又看不得父亲被别人一直蒙骗,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呀!”

    她似乎已经习惯了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容琛,如今遇到了这件事情,她竟然连一个决定也做不了。

    容琛依旧冷静,“你想怎么做,就去怎么做。”

    其实如果是他,他也会告诉顾父的,虽然并不知道自己真的做的意义在哪儿,可他的答案却一直都是这个。

    顾锦璃依旧皱着眉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我看不得父亲受委屈。”

    她的样子莫名的让容琛心疼,男人伸手轻轻的敲了敲女人的额头,“行了,不要多想了,吃饭吗?想吃晚饭的话,我下楼让阿姨做点。”

    顾锦璃却嘟囔着小嘴儿摇了摇头。

    “不吃了,我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就想好好休息,念初就交给你了。”

    她依旧是一副郁闷的样子,容琛本来就是一个懂得看人眼色的人,他觉得再这样打扰下去也不好,便想着离开。

    “那你好好休息吧,不要太多想了。”

    他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房间,留下顾锦璃一个人再一次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转而又一次的躺在床上,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很乱很乱。

    刚才的那份调查确实把她给吓到了,只是她不明白,顾澜依在自己家里生活了那么久,父亲就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

    越是这样想,她就更加替自己的父亲感到不值,而对顾母更加讨厌。

    躺在床上,顾锦璃满脑子都是刚才容琛对她说的那些话,也许里面有一些跟事实不符的东西,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也就是说,她的母亲,不,应该是顾澜依的母亲,欺骗了顾季生二十几年,她实在是佩服,佩服顾母的隐忍。

    作为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一直把别人当成自己的母亲,而眼前的亲生母亲,她却喊了二十几年的婶婶,想想也真是可笑。

    不过仔细想想,这件事情也只有她这个后妈能够做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