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一百九十五章 婚礼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还不归你管,处理好公司的事就行了。”

    自始至终,林逸清连头都没抬,助理出去之后,林逸清捏了捏眉头,最近他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这场婚礼,无异于火中取粟。

    如果什么问题都没有,一切顺利,他说不定还能挽回一点名声,一旦出事,就会发生助理担心的问题,林氏集团会陷入危机。

    他这次是真的败了,败给了容琛,从念初的事情开始,他就输了。

    安静的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来电显示,是顾澜依,林逸清的未婚妻,也是把他扯进这场风波的人。

    “喂。”

    林逸清蹙了蹙眉头,接起了电话,语气有些不好。

    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感情基础,说白了,林逸清对顾澜依的喜欢,还抵不上当初的林紫云,十之一二都没有。

    他们的婚姻,纯粹是一场游戏,根本毫无意义。

    “昨天我去试婚纱了,顾锦璃也去了,你知道她说了什么吗,她说你应该在的,可是林逸清,你不在。”

    她这番话,听起来实在是委屈的很,但是林逸清却觉得很搞笑,他凭什么要去呢,他公司里一团乱的时候,她顾澜依在哪。

    既然彼此都没有感情,干嘛要做样子呢,那样不会很累吗,林逸清真的是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没必要,你应该清楚。”

    顾澜依对林逸清,可能只是执念,对权力,金钱的执念,她一心想要得到,但是现在得到了,她有想要更多。

    她觉得自己足够优秀,优秀到林逸清可以爱上她,但是她错了,人家对你顾澜依根本就不屑一顾。

    “林逸清,我在想,如果我提出解除婚约,你会怎么样。”

    说完,顾澜依在心底里嘲笑了自己一番,打死她都没想到,自己的婚姻竟然要以这样的手段来获取。

    林逸清听得出来,她在威胁自己,可是即使顾澜依什么都不说,他也会娶顾澜依,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他一步都不能走错。

    “顾澜依,你没必要这样,你知道我肯定会娶你,何必鱼死网破呢。”

    这件事一旦爆出来,毁的不仅仅是他林逸清,还有她顾澜依。

    其实顾澜依真的很想说,她要的不仅仅是婚礼这么简单,她也想要顾锦璃得到的那种爱情,或许别人都看不出来,但是她看得出来,容琛已经爱上她了。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在期待,期待林逸清这个混蛋也会有爱上自己的一天,但是她突然发现,不是这样的。

    她跟顾锦璃,从一开始就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容琛和林逸清也不一样。

    “你真是个混蛋啊。”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踏进这方坟墓,顾澜依突然生出了惧意,全然没了昨天试婚纱的时候那种兴奋,那种快乐。

    因为她这一生都得不到真爱,得到的只有钱,和虚假的爱意。

    很快,婚期到了,这一天,举市欢庆,因为前段时间的那场舆论风波,林逸清和顾澜依的婚礼,成了这一年最大的看点,所有人都在等这看笑话。

    “恭喜啊,顾小姐是个美丽的姑娘,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就连前来道喜的人,脸上都带着掩饰不住的嘲讽意味,虽然彩礼不薄,面上笑意不减,但是这个笑,却能凉透林逸清的心。

    但是没办法,今天他是新郎,他是主角,他必须对所有人都笑脸相迎。

    “哈哈,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虚与委蛇,圆滑世故,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能比他林逸清还要熟练,职业假笑,他戴在脸上戴了多少年。

    作为顾家的一份子,今天,顾锦璃是必须在场的,本来她想自己一个人来,但是容琛不放心她,再说他也算是林逸清的“朋友”,来道喜也是应该的,所以就一起来了。

    正巧今天是周六,念初不用上学,便也跟着一起来了现场。

    “妈妈,你嫁给爸爸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小孩子见到这样的场合,总会压制不住内心的孩子气,念初再成熟,也是个孩子,他没见过妈妈结婚是什么样子,便记住了今天的顾澜依,想象着自己妈妈穿上婚纱的样子,笑的灿如夏花。

    但是念初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却激起了容琛心底的千层波浪,他很愧疚,当时跟顾锦璃结婚的时候,也是像现在的林逸清一样,迫于无奈。

    又或者,他对顾锦璃是有感情的,当时到底是什么心情,他还真是忘了,容琛当即起誓,如果可以,他要补一场婚礼给顾锦璃。

    “对啊,妈妈也像这样,嫁给了你爸爸。”

    不像容琛,顾锦璃嘴角是带笑的,仿佛嫁给容琛是一件在正确不过的事情。

    “不太一样,你妈妈比她漂亮多了,我也比他帅。”

    容琛的话,让顾锦璃愣了好一会,反应过来之后便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果然孩子气的容琛是最可爱的,凡事都要争个最好。

    快乐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感染身边的人,念初也笑了,一家三口,男人笑的霸气,女人笑的优雅,孩子笑的欢脱,对啊,这才像一家人啊。

    不远处的林逸清终于注意到了这一家三口,他们脸上灿烂的笑容,刺痛了他的眼睛。

    “怎么,不敢过去吗。”

    身边的顾澜依看出了林逸清眼底的恐惧,这种恐惧,她很熟悉,因为她也有过,所以有时候,她会觉得自己跟林逸清就是一类人,或许这也是缘分。

    林逸清轻哼了一声,整了整领带,带着顾澜依,步履款款的走向了那一家人。

    “容总,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给我道贺了。”

    可能是出于私心吧,顾锦璃看见林逸清过来,忙不迭的把念初藏在了身后,她不想让念初见到这个男人,打心底里不想。

    好在念初听话,看得出妈妈的小心思,他乖巧的躲在妈妈身后,把眼睛闭的死死的,反正一会他也是要看的,不差这一会。

    所以直到现在,念初还是不知道今天结婚的人,是他以前的爸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