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一百九十六章 爸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念初躲在顾锦璃身后,听着大人们虚情假意的寒暄,无聊地把玩着自己的小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逸清终于带着顾澜依走开了。

    “妈妈,刚才那个叔叔声音好熟悉啊。”

    到现在为止,念初接触的成年男性屈指可数,除了容琛的声音他能瞬间认出来,其他人,他可能会迷糊好一会,从前顾锦璃一直觉得这是个缺陷,可是今天她才发现念初这个小毛病是真的很可爱。

    “这个叔叔念初你认识,一会见到了你就知道了,但是不能随便乱叫哦。”

    这时的念初还不知道为什么待会不能乱叫,只以为这种场合是很严肃的,小孩子不能乱说话,便半知半解的点了点头。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礼堂里里外外已经被记者包围了,有的是明目张胆的过来的,有些则伪装了一下,好在第一时间拿到猛料。

    站在礼堂前,林逸清突然觉得自己这场婚礼就是笑话,这里有太多人等着看他出丑,他第一次感受到被人推到风口浪尖的那种无助,他想逃了。

    在司仪的介绍下,林逸清款款走向了礼堂的中央,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林逸清的身上,当然,也包括念初。

    他定定的看着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脑海里的那个侧脸跟眼前的人渐渐重叠,他是爸爸。

    “爸爸!”

    刚才顾锦璃的嘱托全部被他抛诸脑后,他眼里只有林逸清,那个曾经是他爸爸的人,这么久不见了,念初还是很想他的,小孩子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这声爸爸,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然而,这一声爸爸,对于林逸清来说,无异于一颗深海炸弹,但是对于那些静等着看笑话的娱记来说,到是一个猛料,林氏集团总裁大婚当日突现幼稚小儿,是个不错的标题。

    这样的突发状况,顾锦璃也慌了,她一把拽住了想跑过去找林逸清的念初,这才没让事情变得更糟。

    “念初,刚才妈妈是怎么告诉你的,啊?”

    被顾锦璃这样一吼,念初嘴一扁,作势要哭,因为孩子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他只是想爸爸了,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挨批评。

    “妈妈,那是爸爸,念初的爸爸。”

    他这样说,让容琛很尴尬,如果林逸清是他的爸爸,那么他容琛又是什么身份,一个孩子怎么能有两个爸爸,简直荒唐。

    可能顾锦璃也觉得这样挺不好的,下意识看了看身边的容琛,发现他的表情并没有很大的变化,反倒是一副看戏的模样,见他没生气,顾锦璃便没放在心上。

    “念初你听好了,林逸清已经不是你爸爸了,这个人,容琛才是你爸爸,记住了。”

    念初看了看林逸清,又看了看容琛,对着顾锦璃点了点头,顺势扑进了顾锦璃的怀里,轻声抽泣着。

    其实念初的举动顾锦璃很能理解,小孩子记得的总是你的好,再加上之前林逸清对他也不坏,突然见一面会激动也是很正常的。

    这么一闹,现场虽然有点躁动,不过好歹还是比较稳定的,只是总有几盏镁光灯不停地闪,晃的林逸清眼睛生疼,可他偏偏忘记了闭眼,直愣愣的看着那个闯祸的小孩,他恨不得冲下去撕了他。

    “哈哈,刚才只是个小插曲,人家孩子叫的是自己的爸爸,林总这才结婚,哪来的这么大的孩子,好了,那我们婚礼继续,音乐起。”

    好在林逸清找的这个司仪还是挺厉害的,面对这样的场面也能不慌不乱的开玩笑,如果放在别人身上,指不定就不知所措了呢。

    最让顾锦璃想不明白的是容琛的态度,虽说这件事跟他没多大关系,但是念初好歹是他的儿子,这样在公共场合叫别人爸爸,难道他都不生气的吗。

    这样淡定的坐在这里看戏,可不是他一贯的风格,除非,他在等着看别人笑话,顾锦璃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场婚礼,可能要出事。

    果然,就在现场即将安静下来的时候,一个手持文件袋的陌生男人从后台走了出来,其实现场在座的很多人,对他都不太陌生,他是容琛手底下的一个律师。

    “这人谁啊,这种场合都敢放肆,你认识吗。”

    底下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大部分人都是一头雾水,但是看到他手里的文件袋之后,大家心里就多少都有些底了。

    “你傻啊,看他手里的文件袋,那不是写着呢吗,容氏集团,懂了吗。”

    被提问的人很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然后便不再理会,扭头看着台上的林逸清,眼底带着些许的戏谑以为,他也是看戏者其中的一个。

    现场渐渐变得混乱,各路记者都拿出了自己的摄像机,对准了走上台的那个陌生男子。

    但是,唯有一个人,并没有因为男人的出现感到惊讶,因为这个人,就是他派去的,是容琛,顾锦璃不经意的一瞥,看见了他的微微上扬的嘴角。

    他准备了那么长时间,就是为了今天,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而今天,就是他最好的机会,一举打垮林逸清的机会。

    “各位,我是容氏集团的律师,姓王,今天我的来意,相信各位已经很清楚了,我要揭穿这个仪表堂堂的男人真实的面目,他,其实是个伪君子。”

    这话一出,林逸清的脸色都青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偏偏他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他接下来要说的,全都是事实。

    今天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们也没少跟林逸清打交道,心里也很清楚他的为人,所以对这个律师的话,也是深信不疑的,不过他们都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惹得容琛做的这么绝。

    各路娱记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王律师再开金口,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林逸清和顾澜依的罪名,一重一重地被昭告了众人。

    “这不是真的,你胡说,容琛就是看我不顺眼,所以才这样想方设法毁了我的婚礼,你们不要被他们懵逼了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