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二百零一章 向父亲求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连这个家,也该散了。

    “顾页生,你要是有悔改之心,现在就赶紧去自首,如果没有悔改之心,就当我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

    沈言宵嫁给顾页生这么多年,说话从来没有如此的生硬,如今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有些许的后悔,后悔这二十年来没有管住这个男人。

    男人依旧没有开口,而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如今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顾家大乱,以前和顾页生攀兄道弟的那些人现在都避而不见,就连顾季生也没有想过帮忙。

    当初他做这些的时候,他已经提醒过了,是大哥不听悔改,既然这样,他也没必要继续好心下去。

    自从将自己的丑闻报道出来以后,顾页生便一直处于水深火热的境地之中。

    他害怕自己做过那些事情被上层领导调查出来,又害怕自己会因此丧失了市长的职位。

    因为情绪的压抑,让他大发雷霆!

    “啊!”

    他没有地方发泄自己的情绪,只能将茶几上的那些瓶瓶罐罐推到了地上。

    旁边的沈言宵被吓了一跳,却没有拦住他,因为她很清楚,这男人心里有火,他想做什么,没有人能拦得下。

    “先生,你别生气了!”

    旁边的阿姨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安慰道。

    沈言宵皱着眉头,却摇了摇头。

    看人眼色的阿姨收到夫人的拒绝,即便心疼,也离开了客厅。

    顾页生一个人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脸的颓废模样让沈言宵很是心疼。

    “发泄够了吗?如果没有,我把那些收藏的东西全都拿下来,让你发泄够!”

    她轻轻的开口说道,旁边的顾页生紧紧的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女人并不在意对方的不理会。

    “顾页生,你知道我的心思,从二十多年前到今天,我一直为这个家着想,但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你知道吗,你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了!”

    沈言宵一边说着,一边落泪,她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放弃了做母亲的机会,哪怕顾澜依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也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着。

    一直都做着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可她从来没有后悔嫁进这个家。

    如今什么都变了,唯一没有变的,就是顾页生依旧不爱她。

    “现在这个家完了,你要是不想留在这儿,就回到沈家去吧!”

    顾页生念及多年旧情,稳定了情绪以后,才缓缓开口。

    二十多年了,他知道自己对不起眼前的这个女人,可他一直不肯承认,只因为自己死要面子。

    如今他这个家落魄了,有什么好意思继续让她留下来呢!

    “回沈家?你觉得我还回得去吗?当初为了嫁给你,父亲将我赶出了门,现在你让我回家?顾页生,你告诉我,让我回哪儿去?”

    沈言宵瞪大眼睛,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顾页生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当初父亲说过的话一直回荡在她的耳边,二十年了,她有二十年没有回家了。

    深知自己对不起眼前的这个女人,顾页生便不再开口说话。

    当初和沈言宵结婚,是为了报复父亲,可谁知,竟然导致了这女人被赶出了家门。

    他深感抱歉,可又放不下面子。

    “算了,随便你吧!我累了,先上楼休息了!”

    如今的顾页生连自己都顾及不上,又怎么会顾及别人呢!

    沈言宵一言不发,想起二十年前父亲对自己狠心说过的话,她便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算了吧,二十多年了,她努力了这么久都没有把这男人的心焐热,再做下去,也只不过是徒增伤悲罢了。

    顾澜依因为和林逸清的吵架,她再也不能求助于那男人,来来回回的想着,她狠了狠心。

    尤其是看着这件事情一直在发酵,如果没有人插手的话,不用太久,她杀死林紫云的事情就会被报道出来,如果这样,她可是要去坐牢的。

    “林逸清,我告诉你,就算你落井下石,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

    顾澜依对着二楼咬牙切齿的喊道,如今到了这种地步,她和林逸清是拴在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她出事儿,那男人自然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

    二楼传来无声的应答,顾澜依也不在意,毕竟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她经过了一系列的装束之后,伪装成了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偷偷的从后门溜走,那些堵在门口的狗仔并没有想到,一个堂堂正正的顾家大小姐竟然可以伪装成这幅样子。

    “呼,简直是要吓死我了!”

    顾澜依一边拉扯着挂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扭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还好没有人跟上来。

    她着急的往顾家赶去,只为了让父亲将这件事情压下去。

    之前的新闻没有涉及到顾页生,他可以不管,可如今不一样了,如今她和林逸清,还有顾页生是拴在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所以她想这一次去求助父亲,应该有很大的胜算。

    可谁知,看到躲在姑家门口那些狗仔,她真的是被吓了一跳。

    她就知道,父亲的日子也过得并不好。

    好在她知道顾家别墅的后门,即便这样,只要她能进去就好了。

    刚偷偷摸摸的进门,顾澜依便着急的喊道,“爸爸,爸爸,你在吗?”

    她着急的声音,成功的吸引了在二楼的沈言宵。

    妇人下楼,看着出现在自己视线中的顾澜依,她瞪大了眼睛,“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外面不是有很多的狗仔吗?”

    她一连问了几个问题,顾澜依却一点儿都不想回答。

    “我来找我爸爸,现在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家吧?”

    别看出了这么多事情,顾澜依现在依旧高傲,那种高傲冷漠的样子,让沈言宵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妇人下楼,她依旧温柔,“你爸这两天心情不好,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过两天再来吧!”

    顾页生这几天一直睡的很不好,她心疼这样的男人,便提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