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来袭:大叔别放肆 第二百零二章 谈判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顾澜依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她依旧高傲的开口,“让我爸爸赶紧下来,我有话要和他说。”

    她的一脸坚定的模样让沈言宵终究没能开口再说出拒绝的话。

    妇人摇了摇头,“那你先坐在那等会儿吧,我上楼看看。”

    在这个家里,她一直都拿自己当外人,顾澜依是顾页生的亲生女儿,可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所以有些事情她管不得,有些话她也说不得。

    哪怕脸上闪过一丝的犹豫,她终究还是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咽进了肚子里。

    “你快点让他下来,没有太多时间了。”

    从小到大就被捧在手心的顾澜依面对沈言宵这个做长辈的,不管是做什么还是说什么,都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

    好在对方脾气好,善解人意又温柔,所以从来没有和她有过什么矛盾。

    在沈言宵看来,有些事情,忍忍也就过去了。

    她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往楼上走去,虽然很不想帮忙,可这也是顾家的孩子,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拿顾澜依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有时候想想,也很心疼她现在的遭遇。

    顾页生因为外面的丑闻,吃不好睡不好,似乎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其实他早就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只是他不想过多的去理会罢了。

    顾澜依和他的仕途之间,他宁愿选择仕途,这就是人心,他承认自己是一个自私的人,可他更讨厌的是,顾澜依的不分大小。

    若不是顾澜依那个女人自讨苦吃,杀了林紫云,如今的顾家又怎么会是这番情景呢?

    “澜依来了,下楼看看吧!”

    沈言宵依旧是一副平静的语气,带着两人中间,她一直都是一个外人,所以她对自己的定义很明白,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做的事情不要去做。

    顾页生抬头,“让她走吧,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有些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他一直怪罪楼下的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她,他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呢!

    妇人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么多年了,我很了解你,可你要想清楚,她终究是你的女儿,是你顾页生唯一的女儿。”

    她的确了解顾页生,就算是这男人怪罪顾澜依,可她说的没错,他们两个人永远都是父女,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可他这话却惹怒了顾页生,如果可以,她宁愿没有这个女儿。

    “让她给我滚,我宁愿没有她这个女儿!”

    如今的顾页生对顾澜依的态度不仅仅是厌恶,更多的是一种憎恨。

    他努力往上爬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才到了今天这个地位,却因为这女人,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试问一下,有谁能够接受这样的落差?

    恨意涌上心头,他狰狞的面孔让沈言宵大吃一惊。

    “行了,别再想下去了,我下楼和她谈谈。”

    她终究还是心疼眼前的这个男人,颓废消极,以前的他从来不会这样。

    没等男人再说什么,她便扭头离开了房间。

    顾澜依看着沈言宵一个人下楼,当然是接受不了。

    “我爸呢?我要找我爸,你赶紧让他下来!”

    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她当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气急败坏的她,恨不得吃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可沈言宵并不害怕,因为她知道,这个女人的心里还是善良的。

    只是,这些日子的绯闻,彻底的击垮了她。

    “我知道你累了,可这些天累的不仅仅是你,就像你爸爸,他也很累,澜依,多体谅体谅他吧!”

    沈言宵叹了口气,她该怎么解释,明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不会被谅解,可她还是想为了顾页生解释一下。

    可是她没有想到,顾澜依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不,他是我爸爸,他一定会有办法的,他不下楼,那我就上楼去找他!”

    对于顾页生的不露面,彻底惹怒了顾澜依,她一把推开挡在楼梯门口的沈言宵,一边气急败坏的说着,一边往楼上走去。

    被推了一下,沈言宵差点摔倒在地上,她看着顾澜依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

    这个孩子本来就不听她的,她早就应该明白的。

    猛地推开房门,顾澜依的双眸对上父亲的冷眸,“爸,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好不好?”

    “扑通”一声,她再也没了刚才的高傲,着急的向父亲求救道。

    顾页生猛的闭上眼睛,他怎么可能会不心疼这个女儿呢,可他现在连自己都顾及不到,又怎么会顾及到身边的人呢?

    “澜依,既然错了,那就是错了。有些事情,我也帮不了你。”

    顾页生现在只想着自己的仕途,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一点儿都不想再去管了。

    父亲冰冷的话语让顾澜依慌了神儿,她着急的拉着顾页生的胳膊,一副苦苦哀求的样子。

    “求求你,求求你帮我这一次好不好,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好,可是爸爸,我是你的女儿,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能帮我,已经没有其他人能帮我了。”

    眼前的这个沧桑男人是她能够抓在手里的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不是她不想放弃,是她根本不能放弃。

    如果顾澜依不说这个还好,听她这么一说,本来颓废的男人更是变的目红耳赤,“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生气的他一失手将女人推到了地上,看着趴在地上的女人,心里有过一丝的犹豫。

    可他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才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所以他不能心软。

    “爸爸,你竟然推我?怎么?我出事了,这不是你的女儿了吗?好,既然这样,那你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她苦笑着,从小到大没有受过这种委屈的她更没有想到,自己出事以后,父亲竟然是这般态度。

    顾页生冷哼一声,“对我不客气?你现在惹祸上身,还能怎么对我不客气?”

    他以为顾澜依并不知道自己和顾母的事情,可谁知,这女人竟然说出了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