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弗洛尔〕〔陆柏〕〔都市医神〕〔墨墨钟情:九爷,〕〔叶修1〕〔四重分裂〕〔皇后她每天都想篡〕〔都市妖怪管理局〕〔诸天万界的武者〕〔魔卡诸天〕〔我在三国觅登天〕〔唐朝第一女王爷〕〔西风醉花阴〕〔豪婿〕〔诱妻入怀:老公深〕〔童以沫冷夜沉〕〔惊觉相思不露〕〔绝世强婿〕〔超级护花天王〕〔凌云小说主角重生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佔有姜西 第190章 磨人精
    电话接通,闵姜西公事公办的叫了声:“秦先生。”

    手机里没声音,闵姜西看了一眼,显示正在通话中,秒数也一秒一秒的增加,心底纳闷儿,她又试探性的‘喂’了一声。

    记得之前荣一京生日那次,秦佔也是半宿半夜给她打了通电话,问她到家没有,明显是喝多了,这次不晓得是按错还是怎么。

    她连着出了两声,对方都没有讲话,闵姜西挂断,八成是不小心按到了。

    重新躺下,闵姜西刚刚酝酿好睡意,手机铃声再次传来,睁开眼,她拿起手机,无一例外,还是秦佔。

    划开接通键,闵姜西心平气和,“喂,秦先生。”

    “你干嘛挂我电话?”

    手机中熟悉的低沉男声传来,带着明显的几分不悦。

    闵姜西道:“我之前说话了,您这边没声音,我以为您不小心按错了。”

    秦佔说:“我是智障吗?”

    他语气不善,闵姜西心下更是狐疑,不由得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秦佔说:“没事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

    她说一句他呛一句,闵姜西坐在床上,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淡定:“有什么事,您说。”

    秦佔那头沉默片刻,随后道:“你故意的吧?”

    等了片刻,没有等到下文,闵姜西问:“什么故意的?”

    秦佔说:“荣昊请你去吃饭,你为什么不去?”

    闵姜西说:“我有事。”

    “你是有事还是故意躲我,故意让我下不来台。”秦佔喝了不少酒,声音低沉中带着微微的鼻音,不悦有之,不满也有之。

    闵姜西隐隐听出他的异样,猜他是喝了酒,不然不会这么说,她不跟酒鬼一般见识,波澜不惊的回道:“您想多了,我确实有事不能过去,跟您没关系。”

    秦佔那边似乎很低的哼了一声,质问道:“那你为什么换房子,还不陪秦嘉定吃午饭?”

    黑暗中,闵姜西一脸无语,“我拿了您的薪水,没道理再白住您的房子,不能陪秦同学吃午饭,我也跟他解释过,我下午的课程提前了。”

    秦佔很快道:“这没外人,你能说点实话吗?”

    他语气比她还无奈,无奈中又带着赤裸裸的嘲讽。

    闵姜西淡定的问:“秦先生,您大半夜打电话过来,到底想说什么?”

    秦佔道:“你有什么不满就直接说出来,没必要拐弯抹角拿两个小孩对付我。”

    他后半句终是戳到闵姜西的神经,什么叫拿小孩对付他?

    拉下脸,闵姜西提了口气,“秦先生,请您尊重我的职业操守和个人品德,第一,我没义务陪学生吃饭,也没签过随叫随到的协议;第二,我跟秦嘉定和荣昊是私交,我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原因利用他们;第三,我对您没有所谓的不满,反倒是您,如果对我在工作中的表现有任何异议,大可以随时提出,没必要拿秦嘉定和

    荣昊说事。“

    秦佔是不是借题发挥,闵姜西一耳就能听出来,哪怕他喝多了,她今天也必须跟他理论清楚,想往她头上扣这种帽子,门儿都没有。

    她越生气越理智,一二三四摆的头头是道,秦佔闻言,沉默片刻后道:“你对客户的态度有问题。”

    闵姜西一时无语,秦佔径自道:“我说一句你说十句,口吻还这么差,到底是你雇我还是我雇你?”

    闵姜西抬手拢了下头发,劝自己要善良,大度,不要跟一个喝多的人太认真。

    “抱歉秦先生,我下次注意。”

    “下次?在我这从来就没有第二次。”秦佔声音低沉慵懒,一时间竟分不清是冷漠还是调侃。

    闵姜西眼皮微微跳动,淡淡道:“那您是什么意思?”

    秦佔说:“道歉。”

    闵姜西深吸,没有呼,一口气全都憋在胸口处。

    几秒后,她开口道:“对不起。”

    秦佔问:“对不起什么?”

    “刚刚我对您的态度有问题。”

    “跟谁道歉?”秦佔声音变低,音量也小了一些,有意无意的带着几分引诱。

    闵姜西是很敏感的人,最忌讳别人撩拨,她在飞快权衡,秦佔到底是真喝多了,还是装喝多逗闷子。

    如果是前者,她认了,如果是后者,她忍不了。

    闵姜西半晌没出声,秦佔那边挂断电话,她还没等躺下,手机又亮了。这是闵姜西第一次觉得秦佔阴魂不散,有当个鬼的潜质。

    划开接通键,闵姜西不语,秦佔不爽的问:“你干嘛挂我电话?”

    闵姜西面无表情,“秦先生,你喝多了。”

    对着一个醉鬼,她连‘您’都省了,反正他也不在意,酒醒后八成也记不住。

    秦佔却还记得清清楚楚,“跟我道歉。”

    闵姜西不想夜长梦多,回的干脆利落,“抱歉秦先生,是我做得不对,没有下次,以后注意。”

    秦佔闻言,低沉着声音念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闵姜西现在最后悔的一件事儿,为什么要接他的电话,静音装没看到不就得了?

    “是,秦先生说的对。”

    如果秦佔能看到闵姜西的脸,就会看到她的满脸敷衍。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脑子一时短路,就只记得让她道歉,现在歉也道了,他一声不吭。

    闵姜西问:“秦先生还有其他事吗?”

    秦佔不说话。

    闵姜西说:“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明天还要早起,抱歉,先挂了。”

    闵姜西低头要挂断,但屏幕已经切换成屏保模式……秦佔不知道什么时候挂的,闵姜西突然被气的一个深呼吸。

    手机调了静音,闵姜西重新躺下,这回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黑暗中她摸到手机,按亮一看,上面没有未接电话,放下,继续睡,闭上眼睛,整个人清醒的像是喝了一桶兴奋剂。

    从凌晨两点躺倒四点半,闵姜西睡不着觉,

    只能诅咒秦佔,他肯定是精挑细选,才找了这么个法子来折磨她,让她神经衰弱,胸闷气短,都说最毒女人心,那是没见到有毒的男人!

    外界传他不好当真没有诬陷他,能把她搞到失眠,算他有本事!

    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闵姜西才勉强睡了一会儿,她一直以为自己没睡踏实,谁料猛然间惊醒,她赶紧抄起手机看,果然,上午八点五十二,已经过了上班打卡的时间,陆遇迟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一个都没接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陆先生,你是我的〕〔医药空间:农女夜〕〔娇妻还小,大叔宠〕〔我只能看见属性面〕〔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穿越之兽世种田记〕〔重生之嫡女有点毒〕〔顾云黛赵元璟〕〔叶凡〕〔头号男秘〕〔靳总宠妻有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