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染指了八零反派大佬 第15章 我也该谢谢你,给我一个不留下来的理由
    . ,最快更新我染指了八零反派大佬最新章节!

    白城,盐水湾港口,宋家码头

    傍晚时刻,太阳落山,微弱的点点灯火犹如星星般忽闪忽闪,逐渐亮起来,一阵冷风吹来,周遭的树木更显得阴翳~

    整个码头越发静谧萧潦,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个工人停停走走,忙忙碌碌……

    海边靠岸的船舶上,有些海水肆虐飘荡的浪花烙印在上,冒着丝丝水气。

    他的侧颜氤氲在这忽明忽暗中,脸若刀削、棱角分明,更是平添了一丝神秘和朦胧。

    睫毛浓密且纤长,鼻梁尤为高挺,薄唇微红;身材精瘦且欣长,男人穿着黑色的衣裤独自坐在堆积的货物边,却又不显得邋遢。

    而手上正拿了一支点燃的烟,停留片刻猛吸一口,烟雾缭绕与变换的光影相交,更显得梦幻。

    此时,他的眼睛微眯着,却迸发出晶亮的光。

    行为举止在如此氛围下,透出淡淡的悲观主义,而悲观总是迷人的,若用现代的官方语言来说,这种感觉便是“雅痞”。

    贺子洲的脑海里在计算着,年底还得回家见他那个亲缘淡薄的娘,不然又得闹出啥动静,那老婆娘还真是财迷至极啊,以她的狮子大开口,估计不会少要的。

    至于这宋家码头的老板宋荣发,呵,老狐狸的手挺快,自己才摆脱了“宋家女婿”的名头,这立马就釜底抽薪、再不同往日里扒着他卖命的逢场作戏。

    贺子洲也不慌,他十八岁来到这个码头,至今已经呆了五年,他表面上干的体力活,搬搬货、跑海运、检查货单、器械采买……

    可实际,码头的大部分人脉和生意来往,他都了如指掌,即便有人找他的事儿,他也不怕。

    况且,整个白城的盐水湾港口除了宋家码头还有其他几个码头,贺子洲已经想好了下家。

    如果离开这里,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陆家码头!

    毕竟,陆家码头规模更大,背靠的人脉中据说还有城里面当干部的,也就不仅仅是个私家码头了。

    满心愁绪间,他的眼神一晃,似乎看到了一个老熟人。

    宋柔,她怎么会来?

    ……

    不远处,小跑来一个女人,她眉眼温和而娴静,不算是特别的出众,却也有自己独特的风情。

    她望着他,脸上带着焦灼的气息,迫不及待地走过去,轻声唤道:“子洲,我有一些话,想和你再聊一聊。”

    宋柔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到这张脸了,他还是那么令人着迷,可惜,他们分手了!

    听到女人的话语,贺子洲自始自终都是一副淡然的表情,根本没有因为宋柔的出现而兴奋或者悲伤,就连手指夹着的烟也没有熄灭,烟雾随风不断狂舞着一缕缕妖娆的姿态。

    “我和你没啥可聊的,以后还是当陌生人吧!”

    宋柔脸上的平静出现了一丝皲裂,她没想到贺子洲依然如此的不近人情;但是,她还是要把自己的话说完,免得这男人以为自己多吃香,她非他不可呢!

    “子洲,我说完就走,不然我就一直跟在你后面赖着。”

    男人这才顿下脚步,眼眸复杂的看她一眼,示意宋柔可以开始她的独白了。

    “子洲,我不管你和我爸爸之间有什么周旋过招,我只想说,我还是很高兴,你给了我一段很美好的时光;

    哪怕你对我从始至终都很冷淡,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欢喜,子洲,其实你是一个很好的人,我觉得你一定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男人冷冷道:

    “这句话,你之前跟我说过了,不用一直强调;还有,我叫贺子洲不叫子洲!”

    宋柔愣了一瞬,这句话?她停顿了片刻,猜想着可能是最后那句话——夸他是好人,希望他幸福。

    “子洲,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你知道你的问题在哪儿吗?你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木愣子,可你根本一点都不傻;

    你就是懒得付出,在感情上太不会为自己争取,有时候你的客气礼貌其实是绅士的行为,是替我着想的,可是,那反而让人更生气;

    还记得那次在码头吗?我只想让你能有点仪式感,那天是我的生日啊,可你依然不在乎;

    我对于你的冷漠很生气,当时,就离开了码头,我还在心里发誓,如果你出来追我,我就不计较了;

    我走出码头,一直在路口等你,可是你一直都没有出现,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想挽留我吗?”

    宋柔说的把自己都快感动了,可事实就是贺子洲仍然没有一点动容。

    而对于那些鲜花、蜡烛、浪漫,宋柔很是向往,因为她是半年前才回到城里的,而这之前,她在国外留学。

    半年前,她回城后,到码头找父亲宋荣发,在看见贺子洲的第一眼,便喜欢上这个长相冷硬却沉默稳重的男人。

    贺子洲并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冷冷的回道: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总是让人失望!”

    宋柔无奈道:

    “你看,子洲,你总是对我那么客气,可是抱歉又能挽回什么?那次生日,你的无动于衷让我生气至极,也成为了我提出分手的导火索;

    可能有的时候,我需要的并不是你的客气,而只是想要你用实际行动来挽回,可能我只是需要你简单粗暴的抓住我、抱紧我,然后告诉我,你需要我,这样我才不会觉得我对你来说是可有可无的;

    其实,我也该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不留下来的理由,不过,如果当初我没有离开,可能我现在会一样幸福;

    只是,那不是我们的幸福,而是我一个人的幸福,是我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男人继续道:

    “嗯,还有啥要说吗?”

    贺子洲手里的烟燃到了尽头,他把烟蒂扔在地上,丝毫不在意宋柔的存在,伸出脚踩瘪了那烟头。

    宋柔在他心中,不过就是人生道路的小插曲。

    如果不是她当初硬缠着他,还大胆的投怀送抱,让他厌恶至极却又不得不为了两人的名声负责而和她在一起,贺子洲想,他和宋柔这一辈子也就是个陌生人!

    而分手,不过是因为他打算离开宋家码头了,宋柔也终于受不住这样的冷淡相处,她开口提的分手,他毫不犹豫的答应。

    这也是一个契机,索性与她爹宋荣发都撕破脸,也没必要再陪着她玩“浪漫”的游戏,不过,他还得再在宋家码头呆一阵子。

    毕竟,他是真的缺钱,要供着家里面那个贪财的老太太,不管咋说,那也是他娘,能让老太太不作妖的最好方式,就是给钱!

    ……

    两人的谈话逐渐接近尾声,隔了不远处,有人走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这个诅咒太棒了〕〔白鹿原〕〔从红月开始〕〔神医毒妃:妖孽上〕〔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