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墨子传 第三章 启明星
    “你说什么呢,我们这些都是好木头,都是村子收来的。”墨祺脸顿时紅开了,使劲硬着脖子反驳,可一张嘴也争不过这么多人不是。

    另一个小贩说道:“什么好木头,你就是人家的棺材的,我上次都是看见了。”

    旁边围观的人明白了,这伙人眼红上来找茬来了,有几个人跟着几个小贩一起嚷嚷。

    “用棺材做木料,谁干这缺德事,赚的黑心钱不够吃药的。”

    “对呀,这个墨祺的木工比别人都是便宜一些,是不是真的是棺材做的。”

    “不知道。”刚刚还是聚在一起的人,立马是散去了一些。

    墨翟看到客人都是走了,张口骂道:“你们这些人,明明就是做的没有我父亲好,还来诬告。”

    “什么,你个小崽子,敢这么说我们。”“你要是再敢在这卖东西,我们见一次揍一次,今天就先给你长点记性。”说着一个商贩冲上去,一伸手把墨祺他们摆好的木器都是扔到了地上,好些木器都摔断了,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做出的木工被人糟蹋,墨祺就是和这个商贩扭打在一起,两个人抱在一起翻在地上。

    墨翟想要阻拦,不停喊着:“父亲,住手啊,父亲。”

    负责管理集市的卫兵拨开人群,瞧见墨祺父子和几个小贩,带着三个兵卒喊道:“给我住手,敢在集市闹事,是要进牢吗。”看到军爷来,所有人散开,墨祺和几个商贩分开,卫兵也不着急,眯着眼儿想要找个啥名目,给这几个家伙整点罚款出来。

    进入市集是要交税的,其他的售卖都是自由的,只要价钱不是太高,管理市集的人不好多说。现在碰到了有人闹事,军爷心里很是高兴,可以趁机捞钱。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还打上了,都给老子捉进大牢。”卫兵兹着一口黄牙,心里乐着,脸上却绷得死死的。

    之前的那些商贩走上前说道:“军爷,是我呀,那个我告诉您吧,是这个人呐,卖假货我们听那些乡亲们都说了,特意过来教训他的。”

    “是吗,”市尉说道:“你,说你呢,你干什么的。”

    “啊,军爷,我是一个木匠来卖木器的,军爷是他们先来诬告我的,还要动手啊。”墨祺说道。

    “大哥,就是这个人干的。”

    “对,对,军爷,是这个姓墨的用烂木头做东西。”旁边的那些商贩附和道。

    市尉看了看,身后的几个人说道:“好,既然这些事情都是因为你一个人惹起的,按照规矩,罚钱两百刀布。”

    “啊,这个军爷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而且现在还没有卖出去,没有钱啊。”

    “没有,那好,把他给我抓进大牢,要是不来出钱,送去做官奴。”几个士兵就要动手,墨翟哭着冲上去,哭喊着拦在父亲的面前,墨翟看出来了,分明这个市尉和那几个商贩都是串通好的,他们想要把自己的父亲抓走。

    “不要啊,你们都是串通好的。”瘦小的墨翟根本拦不住他们,三个士兵拿出来长绳把墨祺的手捆起来,墨祺奋力的挣扎却是被一拳打在了面门,磕到地上。突然从围观的人群里面走出来一个人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第三章 启明星-->>(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要啊,你们都是串通好的。”瘦小的墨翟根本拦不住他们,三个士兵拿出来长绳把墨祺的手捆起来,墨祺奋力的挣扎却是被一拳打在了面门,磕到地上。突然从围观的人群里面走出来一个人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市尉回头一看,是乡大夫邢夫子,弯腰行礼说道:“夫子,这里有个人闹事。”

    “闹事,什么人。”邢夫子走上去几步,墨翟扶着自己的父亲,就看到一个穿着细麻袍服的男子,带着头冠,高额宽脸胡须两三寸,看上去很是正气。邢夫子也是这个乡里面的大族,颇有些威望,这次是来市集里面巡视一下,却是看见了这样的事情。

    墨祺跪着说道:“夫子,小民不过是到市集来卖一些木器,岂不想是被市都尉看成了闹事。”

    “卖木器,”邢夫子看了看旁边的驴车,又说:“你叫什么,住在何处。”

    “夫子,小民,墨祺就在离此几十里的村子。”

    “墨祺,”听到这个名字邢夫子像是想起来什么,问道:“那你是墨义的后人。”

    墨祺抬起头,有些诧异的问道:“是的,夫子,墨义是我墨氏一族的先祖。”

    邢夫子冷笑道:“我曾经听我祖父说到过,墨氏一族曾经也是贵族之后,后来迁居到我鲁国,只是没想到如今这个墨义的后人,却是会沦为了一个木匠,而且还在市集里面闹事。”

    “夫子,饶命啊,是小人我不知礼节,得罪了夫子。”墨祺听到邢夫子说起曾经的家族往事吓到磕了好几个头。

    “父亲,父亲。”墨翟扶着父亲不知道怎么办。

    邢夫子摆摆手说道:“好了,既然你也是无意的,我也是不来怪罪你,你走吧,日后绝对不可以在惹是生非。”

    “多谢,夫子,多谢夫子。”墨翟帮着解开了父亲手上的绳子,墨祺连忙是拉着驴车走出来集市。

    墨翟问道:“父亲,明明是这些人来诬告我们,为什么你不说清楚。”

    “墨翟,不要多说了,就算是邢夫子会相信,我们还有什么好处。”墨祺拉着驴车说道。

    “可是,父亲,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墨翟问,按照规矩这些木器是不能在城里面卖的。

    “墨翟,回去吧,下次我们在来卖。”父子两个沉默无言的回到了家,刚刚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要是在被别人诬告,他们父子两个可是危险了。赶着驴车回到了家,时间已经是下午了,天际是一片晚霞。墨翟看见母亲在门口张望,看见了他们才是送来一口气。母亲发现了父亲身上的伤,惊骇的问道:“怎么回事。”

    墨祺摇摇头说道:“素儿,不要问了,快给孩子做饭吧。”母亲再三的询问无果,只好做饭,墨祺梳洗一下,一家人吃完饭早早地都是睡了。毕竟天已经是黑了,村子的人大多是贫苦的人,没有那户人家有油灯来挥霍的。墨翟躺在火炕上面,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一直在思考今天白天遇到的事情,在集市那个时候为什么父亲在听到邢夫子说起自己墨家的先祖,会是这样的紧张。墨翟正在胡思乱想,却是感到有人拂过他的肩膀,墨翟想要回身,却是听到了父亲十分轻微的话:“儿呀,你随我到外面来。”

    墨翟一起身看见了父亲已经是走出去,墨翟赶紧是跟上去,来到了院子里,墨翟问道:“父亲,为什么晚上要叫我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