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墨子传 第十四章 离开
    “弟子,只是说出心中的疑惑,若是顶撞师长,请师长惩罚。”看到夫子愤怒的神情,墨翟没有离开而是跪在了夫子的面前。

    夫子在恼怒之下依旧是气疯了,顺手把桌案边的一根棍子抄起来,狠狠地打在墨翟的身上,伴随着一声声沉闷的砰砰声,每一下,墨翟都是抽搐一下,尽管是已经疼痛得快要晕厥,仍旧是竭尽全力的支撑着。打了半天,夫子有些消了气,看到墨翟一直没有反抗问道:“你为什么不离开。”

    墨翟咬着牙说道:“子曰;小棰则受,大杖则走。曾子对自己的父亲是如此,夫子教养我多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弟子应当这样。”

    “好,好,好一个小棰则受,但是你污蔑孔圣人,今天依旧要罚你。”说着手里的木棍已经是没有停下来,打了几下墨翟的背上都是沁出来鲜血,夫子这才是住了手,狠狠地说道:“去夫子像前面跪着,向夫子谢罪。”

    “是。”说完,墨翟一瘸一拐的离开。来到了前堂,跪在了夫子的画像前面,此时正是下午,看着墙上的夫子像,穿着宽袍华服,双手合在一起,一脸祥和。三年前墨翟来到鲁山的时候,夫子就是这个样子,那个时候墨翟对孔夫子只有恭敬。可是现在墨翟很想亲自问孔子,到底什么是礼,什么是仁义,为什么连孔子自己都是没有讲清过。仁义难道不应该顺从于天意的吗,孔夫子这是为什么。

    墨翟在夫子像前面一直跪着,直到深夜大伯特意找上门来,看到墨翟身上的淤青,再三的询问,知道是墨翟忤逆师长,墨泉给夫子作揖谢罪,恳求之下大伯搀扶着墨翟离开了学馆。连着四五天墨翟都是趴在床上没有办法走路,在大伯的悉心照料下,一点点把自己身上的伤养好,即便是躺在床上,墨翟仍然是在反思,到底是为什么,如果这就是孔夫子的仁义,这样的仁义对吗,上天知道会认同吗。这天喝完了药,墨翟问道:“大伯,到底什么是仁义。”

    “这个我怎么说得清,孩子,大伯不认字,又不像你和夫子那样学识渊博,我是个粗人,但是什么是仁义,孩子你就记住了,看到别人有难,能伸手帮一把,有福享的时候,能不过河拆桥和吃独食。”大伯坐在床上说道。

    墨翟有些不解:“大伯,就在么简单。”

    “简单,哈哈哈,孩子,你是不知道,光是做到这些已经是不易了,这些年我走遍了鲁国各处,看到的,听到的,谋财害命,什么样的人没用呀,可是谁又能做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是吗。”墨翟低下头沉思,这就是仁义吗。

    七天之后墨翟又是回到了学馆,脸色不太好,瘦削了很多,走进来夫子的书房,墨翟跪在地上向子项夫子行大礼。夫子跪坐着,真正闭目养神,微微的睁开眼问道:“墨翟,你的伤还好吗,这又是干什么。”

    墨翟行完了大礼,跪坐着:“夫子,我是来向你辞行的,弟子来到了鲁山已经是数年,墨翟想要离开了。”

    夫子先是楞了一下,随后苦笑道:“也罢,你现在已经是长大了,凭你现在的能力也是能够担任官职的。”

    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夫子不禁是感慨,当初墨翟来的时候,是个柔弱的幼童,短短的数年已经是学识渊博,尤其是数术更加的超群,完全是可以在大夫的封邑中担任官员,想到这里夫子叹了一口气:“墨翟,你可有什么打算。”

    墨翟低着头:“目前尚无、”

    “如果可以去曲阜看看吧,你不是问我什么是孔子的礼吗,去哪里看看吧。”

    第十四章 离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如果可以去曲阜看看吧,你不是问我什么是孔子的礼吗,去哪里看看吧。”

    墨翟又是磕头谢礼:“谢夫子,弟子感谢夫子教导之恩。”墨翟把头深深地埋下,过了许久才站起来走出来,站在学馆的门口,墨翟又是站着很久,眼中不禁含着泪水,扑通一声又是地上对着大门磕了三个头。当初他来到了这里,如今他又要离开,三年了三年的生活和学习,他早已经褪去了童稚,开始一点点长大,站了一会,墨翟转头离开。

    墨泉听到了墨翟的打算,有些诧异可是转念一想,墨翟如今也是学得差不多,就连先生都是说他学成,自己也是不好阻拦,便是和墨翟收拾了东西,把他们的住所整理一下,带着随身包袱,赶着一辆驴车走了。就像是三年前的那样,墨泉坐在前面扬鞭赶车,墨翟坐在后面,回头看着山下的集镇,那些曾经熟悉的事情渐渐地远去,知道消失在天际的轮廓线中。

    两个人走了十几天,终于回到了家乡。夏日里,满眼青翠的时候,靠近村子里,路的两旁,就有好多的农田。此时,田里已经有好多的人在种地了。而此时,田里的农人,偶然抬头,正好见到了远处来的车。

    “这是谁家的亲戚来串门子了。这个季节来,能有啥意思。”有的人这样想着。

    也有的人眼尖,发现了前面赶车的墨泉,“哎呦,你们快看,那是不是墨祺家的儿子。我怎么瞧着像呢。”有人喊了一嗓子。

    众人听了这话,仔细打量着,“是,是墨翟回来了呢。哎呦,可是有两三年没回来了,这冷不丁的,还真是没认出来啊。”

    也有那热情的,便朝着墨泉一行招手,“墨泉,你们咋这个时候回来了。”反正干活也挺累的,正好该是歇一歇了。离着路边近的,便停下手里的活,来到跟前朝着墨泉打招呼。

    墨泉瞧了瞧来人,正是二弟家的邻居,“德明哥,几年不见,你还好么。”墨泉很是热情的打招呼。

    这边张德明跟墨泉说话,附近的不少汉子也都围了过来,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淳朴的笑容,热切的同墨泉和墨翟打招呼。墨泉见到家乡的亲人,当然是也十分的高兴,于是就在这说起话来。

    墨翟看着眼前这个场面,听着很是熟悉的北方话,心里却是有点儿感慨。

    墨泉点点头对乡亲们说道:“好,那我先回家了。”说着,一路朝着墨翟家里走去。

    木头的大门,此刻敞开着,院子里面,墨翟的双亲都在向外面张望着。墨翟的母亲,此刻正眼中含泪,一脸期盼的看向门外,听说了墨翟他们回来,两夫妻是赶忙出来。

    看到在门口的双亲,墨翟跳下车喊道:“爹娘。”跑到父母面前跪下给他们磕头。

    墨祺在见到墨翟的那一刻,眼中便泛起了水光,“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好几年了,我总算是又见到我的儿了。”母亲颤抖着手,抓住墨翟的手仔细打量着。“好,好,还是那样儿,我的好孩子,回来这就好,这就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