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墨子传 第十六章 偷书
    正直正午,太阳光暴晒,尽管是秋天,十几个工人仍旧是光着膀子在搬木料,锯木头,在一个背光的角落,一个少年正在一块木板上面摆放算筹,计算这几天用去的木料,这个人正是墨翟。此事他正在托首沉思,正看到自己的大伯锯着木头,额头上都是汗水,身上的衣物都是被湿透了,墨翟起身说道:“大伯,我来帮你做吧。”

    “不,你好好的做你的事情,这可是大夫交给你的,你好好做吧。”

    “唉,大伯,我刚刚算东西,有些手脚酸痛,刚好帮你做点事。”墨翟劝道。

    “好吧,我也喝口水。”墨泉走到一边,拿起一个陶碗喝水。

    做这些木工小活计,对墨翟来说是太简单了。墨翟从小学木工,什么样的活都拿得起来,年纪轻轻的他做起来堪比老师傅的手艺,一旁的木匠有些迟疑地说道:“墨先生,没见你做过木匠活啊。”虽然墨翟只有十几岁,可是常年劳作,看起来已经是成年。

    墨翟笑道:“这位叔叔,我父亲就是木匠,他们那一套手艺我也不差,除了刨砍削锯,我开榫槽比他们还可能快些。”

    “那你都可以出师了。好,我就让你做吧,去那头杂物房,木头工具都在那。”大伯说道。

    旁边的杂物房原本是空房间,后来被夫子的下人放杂物,各种物件摆放的整整齐齐,解好了的木板、木条有不少,除杉木板条,还是很密实的杂木板条,榉木、楸木、柏木、樟木、格木,规格挺齐全。

    墨翟有了尺寸,这小木板怎么做还不了然于胸,墨翟放尺寸、下木料、削规正、刨平整,木尺、墨斗、木锯、斧头、刨子在他手中施展开来,很显得技巧娴熟,不久所需的木板、木条就一一成形了。

    下步就是做榫、凿孔,墨翟用木尺、墨斗、墨笔描上线,就开始用合适的凿子凿孔,这最考究木匠的手艺,孔要凿得四四方方、平平整整、光洁滑溜才叫真有一把好手艺,这样榫卯对接,才能严严实实,不会松动,再在两端用上木楔,更是牢固异常。

    做榫头更简单,但千万不能弄小了,否则就会不严实,就如同雕刻头像时:事先鼻子不能雕小、眼睛不能雕大一样。墨翟做好了榫和卯,在木梁上榫卯相接,装好就成了。周围的那些木匠看了看都是夸奖,这做的东西确实是不错,又快又好,墨翟在那里做木器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远处一个人正在看着他的举动,那正是刚刚好路过的史目夫子。

    深夜,所有的工人都是到了夫子宅院外面的草房里面过夜,墨翟却是主动留下来守夜,守夜是非常重要,要是那些木料尤其是贵重的木器丢失了,他们这些木工可是要处罚的,不过没有人愿意守夜,劳累了一天谁都想好好的睡一觉,墨翟便是主动要求,说是自己白天没有劳作刚好可以守夜。大家要是认同了,只是他们不知道,墨翟前半夜的时候确实是在守夜。

    只是到了半夜墨翟却是抱着一个油灯,走到了一处墙角,用木梯翻过去,在另一边就是一处藏书房,是史目夫子办公的地方,墨翟每天半夜都是翻过墙,抱着油灯看书。看着这些书,有很多都是有关宫廷礼仪的书,而且这些礼仪与子项夫子曾经教授的完全不同,一看书简的署名史角,墨翟很是好奇。一连看了十几天都是没有人发现,以至于墨翟特意在白天的时候,留下一些木条,大胆的用笔把史目夫子的书简抄下来,墨翟知道这是在犯罪,要是被人抓到,可是要被杖责。

    可是对书的痴迷,让墨翟管不了这么多,这天也是一样,墨翟翻过墙,来到了书房,墨翟点起了油灯,又是用一块猪皮蒙上。拿起了几卷书简就在那里看,一边津津有味的看,一边奋笔疾书的抄。正在墨翟专心致志的时候,从书房的黑暗角落里面走出了一个人影,穿着绢袍带着发冠,正是史目夫子,墨翟任然是沉醉在书中,没有察觉有人。

    第十六章 偷书-->>(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是对书的痴迷,让墨翟管不了这么多,这天也是一样,墨翟翻过墙,来到了书房,墨翟点起了油灯,又是用一块猪皮蒙上。拿起了几卷书简就在那里看,一边津津有味的看,一边奋笔疾书的抄。正在墨翟专心致志的时候,从书房的黑暗角落里面走出了一个人影,穿着绢袍带着发冠,正是史目夫子,墨翟任然是沉醉在书中,没有察觉有人。

    突然就是听见,有人说道:“这些天都是你在这里看书吗。”话音刚落,墨翟像是在大冬天被冷水一级,一回头是个皱着眉头的老者,长长的胡子。墨翟心中暗叫不好了,赶紧跪在地上磕头认罪。

    史目夫子却是走过去,拿起了墨翟手抄的木片说:“孩子,这些都是你炒的、”墨翟点点头。

    “看你写的字是不错,是不是曾经学过。”夫子问道。

    墨翟点点头:“是的,夫子。”

    “这些天都是你在抄这些书吗。”夫子指着后面的那些书架上的竹简问道,墨翟点点头。史目夫子在这些天突然发现自己的油墨少了很多,而且书架好像也有翻动过的痕迹,这明显是有人进来,夫子便是特意留心,后来发现每次到了深夜,自己的书房里面都会有人点起了油灯,虽然非常的暗,心中就是有了疑心,如今一看真的是有人。

    “孩子,既然你只是为了看书,我边不怪你了。”听到这句话墨翟松了口气,夫子又问:“那你是从哪里来的。”

    墨翟便是把自己的经历都是说了一遍,把自己这些年的经历都是说了一遍,怎么离开家乡,又是去往鲁山学习的事情都是说了、

    “既然,你学的是儒家之道,为什么如今却是在做木工。”夫子坐下问道。

    “我从小出生在一个木匠家里,很小就会木工,也会筹算,在学儒家之道三年后,我就是离开了,我希望能够在学下去。”墨翟解释道。

    “这样的话,这些书你继续看吧,以后不用翻墙了,正大光明的看更好。”夫子说道。

    墨翟壮着胆子问道:“史目夫子,为什么所有的书简的署名都是史角,他是什么人,而且这些书里面记载的宫廷礼仪和我曾经学的完全不同。”

    史目夫子点点头说道:“史角是我的先祖,他曾经是东周史官。鲁惠公使大夫宰让向周天子请郊庙之礼,便是派遣我的先祖赴鲁授礼,之后时代住在鲁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