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墨子传 第二十三章 韩家
    十几个人躲在屋里面,墨翟紧紧地抱着一把斧子,颤抖的嘴唇无时无刻显示着他的恐惧。墨泉拍了拍墨翟的肩膀,轻声道:“墨翟,别害怕,既然他们是为了夺取城池,他们不会大肆杀戮的。”墨翟点点头。

    一直到了黄昏,终于随着砰地一声,城门被三家士兵用撞木打开,无数的士兵冲进去,伴随着黄昏血色的阳光,每一个都好像是成为了地狱里的魔鬼,溃散的士兵凄厉的喊叫在黄昏的宁静中异常刺耳。衡城最后还是没有守住,三家的联军冲进了城里面,清除中行家的人,整整三天,城里面都是有人被当众砍头,血腥味弥漫了城中的空气。

    三家联军攻陷了衡城,墨翟他们在多了几天,等到了形势稳定下来,他们走出来一看,外面已经是一片狼藉,被焚毁的房屋,残缺的尸体,一切都在显示着战争的无情血腥。墨翟注视着眼前的景象,忍不住叹出一口气,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撑到了晚上,一行人准备趁着天黑离开衡城,但是离开后前往那个方向,众人争论不休,有的人打算直接回到了鲁国,有的是希望在晋国多呆一段时间,说不定这次动乱很快就结束了。突然在人堆里面有人说道:“今天的时候,我到城门那里问过了,如今三家驻守衡城,不让任何人离开,尤其是我们这些工匠,他们说了要重金聘请一大批的工匠给他们干活。”

    “你还想留在这吗,差点我们都是死在战场上的。”一个人骂道。

    对方反驳道:“那我们怎么走啊,你看看这么多东西,难道要把这些家当都认了吗,而且他们也说了只要去干活,就有赏钱。”众人争论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跟着三家联军走,毕竟他们不可能把自己这么多的行李扔下,对于木匠来说,这些工具都是自己的身家性命。

    只是在聊起到那家干活的人问题上,又有了很大的争议。墨泉和自己的同伴争论很久,仍然是没有结果,一转头看见了正在沉思的墨翟,墨泉问道:“墨翟你是读书最多的人,你看看如今晋国形势如何,我们应该跟着那家离开。”

    旁边的人很是不屑的插嘴道:“就一个小孩懂什么。”

    墨泉问道:“你知道什么,墨翟如今晋国的大权掌握在范氏,中行氏,智氏和韩,魏,赵六家大夫手中,墨翟你认为哪个家族能够最后幸存下来。”

    墨翟低头沉思片刻回答说:“肯定是范氏,中行氏两家最先灭亡。”

    “为什么呢。”众人问道。

    “来到晋国我曾经问了很多人,根据他们的讲述,还有各家的亩制,收取租赋以及士卒多寡,官吏贪廉做出判断的。以范氏、中行氏来说,六卿之中,这两家的田制最小,收取的租税最重,高达五分抽一。官员贪纵无度,百姓民不聊生;官吏众多而又骄奢,军队众多而又屡屡兴兵。长此下去,必然众叛亲离,土崩瓦解。”

    墨泉见墨翟的分析切中两家的要害,很有道理,就又接着问道:“中行氏败亡之后就是范氏,接下来又该轮到哪家呢。”

    第二十三章 韩家-->>(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墨泉见墨翟的分析切中两家的要害,很有道理,就又接着问道:“中行氏败亡之后就是范氏,接下来又该轮到哪家呢。”

    墨翟回答说:“根据同样的道理推论,范氏、中行氏灭亡之后,就要轮到智氏了。”

    “什么智家,你这个人胡说什么,智家可是晋国里面最强的,而且他们招募工匠的钱也是最多的,是其他几家的好几倍。”

    “对啊,人家智家那些有钱,怎么可能是他们。”

    “大伯,根据智氏家族的亩制来看,只比范氏、中行氏的亩制稍大一点,租税却同样苛重,也是五分抽一。智氏与范氏、中行氏的病根几乎完全一样:亩小,税重,官员富有,人民穷困,吏众兵多,主骄臣奢,又好大喜功,结果只能是重蹈范氏、中行氏的覆辙。”

    墨泉点点头继续追问:“智氏家族灭亡之后,又该轮到谁了呢。”

    墨翟说:“那就该轮到韩、魏两家了。韩、魏两家税率还是五分抽一。他们两家仍是亩小,税重,公家聚敛,人民贫苦,官兵众多,急功数战。只是因为其亩制稍大,人民负担相对较轻,所以能多残喘几天,亡在三家之后。”

    墨翟不等墨泉再开问,接着说:“至于赵氏家族的情况,和上述五家大不一样。六卿之中,赵氏的亩制最大,不仅如此,赵氏收取的租赋历来不重。亩大,税轻,官员取之有度,官员军队适度,在上者不致过分骄奢,在下者尚可温饱。苛政丧民,宽政得人。赵氏必然兴旺发达,晋国的政权最终要落到赵氏的手中。”

    墨翟论述晋国六卿兴亡的一番话,就像是给在场的众人上了一课,但是一些人听到墨翟的分析仍然是觉得在胡说,最终在几番争吵下,十几人分成了两拨,一半人仍然是选择去了智家,墨翟和大伯选择去了韩家,一切都是如同墨翟所料。

    晋国六卿之间一直摩擦不断,互相兼并也是不可避免的,果然不过是半年的时间,晋阳之战爆发,晋阳之战是晋国内部四大家族智伯、赵襄子、韩康子、魏桓子之间为兼并对手而进行的一场战争,当时晋国的最大势力范氏和中行氏已经在先前的内战中最先落败,退出历史舞台。

    接下来晋国的大权落在势力最大的智伯手中,智伯为人志大才疏贪得无厌,先是凭借在朝中的绝对实力,强行向韩、魏两家索要土地,韩、魏两家惧怕智伯的势力,被迫献给智伯一万户家庭的小城,智伯心满意足之后,又向赵氏索要土地,赵氏大夫赵襄子曾经被智伯侮辱,一气之下断然拒绝了智伯的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