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环使命〕〔月下夜神〕〔穿书五个大佬太黏〕〔穿进年代文:媳妇〕〔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正经的公子增加了〕〔重生我不想当男神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恋爱综艺当咸鱼 第17章 咸鱼第十七天
    对于林夕的不按常理出牌, 屋子的工作人员显然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短暂的无语后,采访仍然继续。

    “平时喜欢听陆老师的歌吗, 最喜欢哪首?”采访小姐姐倔强地念着提纲上的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 林夕一愣, 神情罕见多了几丝茫然,嘴唇张了几次, 几秒后才迟疑着说:“其实,我平时都不怎么听歌,说来惭愧, 陆老师的歌我还真没听过。”

    众人第一反应,不可能!

    陆离白作为当今华语乐坛顶流, 即便这两年没发新专辑了,但他的很多歌仍然蝉联各大音乐榜单, 绝对是想忽视都忽视不了的存在。

    再加上林夕之前的所做所为, 她在节目组这边可谓是毫无可信度,所以, 这会众人他们笃定林夕肯定又在搞鬼,敷衍他们!

    然而事实是,林夕这次真的没有敷衍的意思, 上辈子她就不怎么太爱听流行歌曲, 穿到这里来后更是没功夫了解这些,所以到目前为止,她还真的没听过陆离白的歌。

    林夕无奈解释道:“我真的不怎么听歌, 真没骗你们, 我发誓。”

    “那你平时戴着耳机在听什么?”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导演终于忍不住了, 直接质疑道。

    林夕神情坦然无比, “就听点戏曲、评剧、小曲什么的。”

    众人均是一脸‘你看我们信你吗’的表情。

    林夕眨了眨眼,“那好吧,你们说要怎么才能相信我?”

    导演思考一瞬,说道:“除非你唱一段。”

    林夕有点懵,“唱什么?”

    “你不是说听戏曲、评剧、小曲什么的吗,总不会一句都不会唱吧。”导演说。

    林夕:“……”

    就想问,好好的采访怎么突然还搞起了才艺表演?

    不过,当她看到导演一副‘我就静静看你还怎么编’的表情,瞬间就不干了。

    果真印证了那句话,我撒谎的时候随便你们质疑,但我说真话的时候就不行!

    “并非是儿臣以小范上,有一辈古人也作比方,楚庄王有道施仁政……”

    林夕毫无征兆地开了嗓,唱就唱,谁怕谁啊。

    众人显然愣了下,似是完全没想到林夕真的会唱,但不得不说,还挺好听。

    看到众人一脸‘万万没想到’的表情,林夕瞬间满足了,就说没骗他们还不信。

    相比于其他人,导演才是越听越激动,他早年间做过一个传统戏曲评剧类的综艺,本身也是个戏曲迷,所以,林夕这一开嗓子他就听出来,她绝对是有功底在身的。

    也确实如导演所料,林夕上辈子没去赵家之前,一直跟着林女士住在他们那的老式居民楼,大概在她十一二岁的时候隔壁搬来了一对退休夫妻,都是戏曲学院的教授。

    那时候林女士整天忙着谈恋爱,林夕放学后就经常一个人待在家里,隔壁的两位老人知道后就对她多有照顾,有时候做完饭也会喊她过去吃饭,后来一来二去就熟悉了起来。

    她那时候也没其他的爱好,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两人唱了几句戏,纠缠着他们说想学。

    两位老人一听乐了,似是没想到会小孩喜欢这个,满口应了下来。

    一开始他们就随便教教,本以为小孩子嘛,学两天就没兴趣了,谁知道林夕却坚持下来了,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她也学了点皮毛。

    不过后来去了赵家,就再没机会学习了,只能闲来无事时,自己唱一唱解闷。

    唱完一段后,林夕觉得差不多了就想停下来,谁知导演这会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个伴奏,竟然毫无缝隙地对上了节奏,然后还一脸‘继续继续,不要停’鼓励表情看着她。

    被伴奏架在了那里,林夕无法,只能继续接着唱:“许娘娘,许娘娘敬酒渐台上,忽然间狂风吹灭烛光……”

    采访是在一楼客厅旁的会议室,为了保持屋里空气流通,门本来就是虚掩着的,林夕的声音穿过门缝,直接飘到了院子里。

    陆离白正巧和助理小徐从外面回来,听到这声音脚下不禁一顿。

    “咦,这是谁在唱戏啊,是京剧吗,还挺好的。”小徐好奇地小声嘟囔了句。

    陆离白目光看向屋内的方向:“不是,是评剧。”

    小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哦”了一声,问道:“对了,陆哥,上次看钱哥帮你联系戏曲学院的老师,你新专辑那首还没确定的主打歌是不是要在这方有所突破啊。”

    陆离白轻“嗯”了一声。

    新专辑的主打歌确实是偏古风的风格,他想在新歌中添加戏曲元素,比如把戏腔唱法和流行音乐怎么能更好融合之类的,算是这两年在音乐方面的新尝试。

    两人说着话,脚下的步子没停,很快来到了门口。

    陆离白站在门外,隔着客厅正好能看到采访室里的一角,而林夕正好侧身站在那里。

    当他看到表演的人是林夕时,不禁一怔。

    “竟然是林夕?!”小徐低声惊讶道。

    正在这时,林夕的表演到了结尾,她完美的收了个音后,紧接着屋子里传来一阵鼓掌声,还有导演赞不绝口的夸赞。

    屋子里紧接着传来一阵拉动桌椅的声音,门也被人从里面拉了拉,应该是采访哟啊结束了。

    陆离白若有所思地往林夕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上了二楼。

    ——

    单采结束后,导演看完全部的内容后,整体还算满意,交代剪辑组尽快剪辑后,便直接坐到了一堆摄像设备后,看着各组嘉宾的录制情况。

    “周导,先吃午饭吧,下午还要拍摄外景。”副导演递了份盒饭过来。

    导演接过盒饭,两人继续坐在一堆设备前,边吃边看。

    四个摄像机器上分别显示着四组嘉宾现在的录制情况,其他三组嘉宾导演都不担心,最让他头疼是林夕和陆离白这对。

    一个是我糊我怕谁,一个是我红我怕谁。

    别说是撒糖了,你看看两人这会同桌吃饭,那一副‘看你一眼算我输’的架势,也真的是没救了。

    想到下午即将到来的录制,导演就一阵头大,这可是转为录播台播的第一期啊。

    副导演当然知道导演的顾虑,想了想说道:“要不,您找陆离白的经纪人聊聊?”

    导演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放下手里的盒饭就走了出去。

    钱进住在四号房附近的一家民宿,看到周凯过来,不禁有些意外。

    “周导,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导演摆了摆手,“没事,来你这坐坐。”

    钱进给导演拿了瓶矿泉水,他自然也清楚对方不可能只是来坐坐这么简单。

    导演接过了水,随即也摆明了来意,“这下午不是要录制了吗,就想来问问陆老师的喜好?”

    钱进立即就听出了他的话外之意,什么喜好?这分明就是找他来支招,看怎么能调动陆离白的主动性。

    不过,这种时候钱进只能打太极,不是他不想帮忙,主要陆离白对这个节目是什么态度,怕是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再说了,说起来也是惭愧,他对自家这位艺人也是一向没什么法子啊。

    当然,他们也不会觉得对不起节目组,毕竟,陆离白的态度在参加节目之前都白纸黑字说的很清楚的。

    就在钱进准备随便敷衍两句时,手机突然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说了声‘抱歉’,便出去接电话了。

    当钱进再次回来时,却不知为何,一改刚才的态度。

    半响后,导演一脸喜色的离开了。

    ——

    林夕和陆离白这边,两人刚相安无事地吃完午饭,节目组的人就送来了下午录制的任务卡。

    大概看了看内容,林夕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般综艺都有的环节,按照节目组的要求,他们需要完成指定的任务。

    林夕指了指任务卡,问道:“有什么打算?”

    陆离白淡淡回道:“没什么打算。”

    两人对视一眼,林夕瞬间领悟,这意思就是要摆烂呗。

    很好,正合她心意。

    怎么说呢,目前来看,林夕对陆离白这个cp勉强还算满意吧,至少两人目前来看目标一致,那就能相安无事。

    至于最开始陆离白为什么对她有提防或戒备的情绪,她也不想去深究,无所谓了,主要是懒得管这些,只要表面上不起冲突就行。

    说白了,陆离白对她而言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呗,他们顶多也就算是半个同事关系吧。

    当然了,非必要情况下,她是坚持不往他跟前凑的。

    林夕自认看人一向很准,通过这两天的接触来看,陆离白这人呢,有点傲气,浑身上下透露着淡泊名利,无欲无求的气质。

    想来也是,以他目前在娱乐圈的地位,确实也没必要在这么个节目你费什么劲。

    不过,这点就很符合她当前的诉求了,她可不希望被迫内卷。

    那下午的录制就愉快地摸鱼吧。林夕想。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还是高兴的太早了啊。

    她的cp,也远远没有她想的这么无欲无求!

    下午,林夕和陆离白一起出门,前往拍摄地点。

    上车后,两人分别坐在一个车窗旁,默契地望向窗外,全程毫无交流。

    跟拍两人的摄像大哥都有点恍惚了,从业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安静的嘉宾,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在拍默片呢。

    节目组选的拍摄地离他们住的地方并不远,就在附近的景区,坐车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

    他们赶过来时,其他三组嘉宾已经刚到。

    林夕才刚一下车,赵雅竟然径直朝她走了过来,然后颇为亲昵地挽起她的胳膊。

    “夕夕,你们怎么才来呀,我们都等好久了呢。”赵雅语气娇嗔地说道。

    林夕鸡皮疙瘩差点抖一地,这人什么毛病,对她撒什么娇啊。

    她狐疑地瞥了赵雅一眼,若是没记错的话,自从上次‘杀鸡’事件后,赵雅再也没用正眼看过她,这突然对她这么殷勤怪吓人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难道这是专门来恶心死她的?

    还是……林夕看了旁边的陆离白一眼,醉翁之意不在酒?

    好吧,还是第二种可能比较靠谱。

    但不管是因为什么,林夕都懒得纠缠,她默默地把胳膊从赵雅手里抽了出来,然后往旁边站了站。

    “抱歉,这次出门晚了,下次我和陆老师注意。”林夕冷淡地回道。

    听到这话,赵雅脸上的笑容不禁一僵,她没想说他们来晚了的意思,她只是……

    只是赵雅还没来得及解释,陆离白突然看向一旁的工作人员,问道:“我们迟到了吗?”

    工作人员摇摇头,“没有没有,说是三点集合,这才二点五十。”

    陆离白轻“嗯”了一声,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好像真的只是为了确认自己有没有迟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