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环使命〕〔月下夜神〕〔穿书五个大佬太黏〕〔穿进年代文:媳妇〕〔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正经的公子增加了〕〔重生我不想当男神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恋爱综艺当咸鱼 第81章 咸鱼第八十一天
    _:我在恋爱综艺当咸鱼 第81章 咸鱼第八十一天

    听完, 陆离白全程皱着眉回到了休息室。

    他自然是不相信那些人说的话,主要是担心林夕遇到麻烦。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陆离白看向身后的钱进,问道。

    钱进怔了下, 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要说一点风声没听到也是不可能的,但他这段时间一直忙着陆离白新专辑上线和演唱会的事,也没太在意。

    毕竟, 这段时间钱进也见过林夕好几次, 并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的, 要真像刚刚那两人说的这么严重,她怎么可能像个没事人一样。

    “要不你问问林夕,我觉得可能就是谣言。”钱进说。

    这个圈子整天这种假的消息还少吗, 像林夕这种突然爆红起来的,更是稍微有点动作就会被人各种揣测、造谣唱衰,说白了, 就是圈内一些红眼病看不得别人好罢了。

    陆离白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点了点头拿过手机, 只是他顿了下,抬头看向钱进。

    “算了,你先给严哥打个电话问问吧。”

    钱进一想也成, 于是拨通了严承杰的电话。

    对方很快就接听了。

    “呦,钱哥,您这大忙人怎么突然有时间找我, 怎么呀,又得闲想忽悠我了?”

    听到严承杰阴阳怪气的话, 钱进忍不住扶额, 得唻, 他这是还没消气呢。

    “老严,你这怎么这么小心眼啊,当初换房那事,我不都和你解释过了吗,我也是没办法不是。”

    严承杰冷哼了一声,“都是千年的狐狸,别想卖惨混过关。”

    陆离白皱了皱眉,瞥了钱进一眼。

    他懒得再听两人在那扯些废话,对着手机径直说道:“严哥,是我,我想问你件事,林夕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严承杰那边明显顿了下,隔了几秒后,才说道:“你们也听到风声了?”

    陆离白轻“嗯”了声,“听到了点,不知是真是假,特地来问问你。”

    严承杰迟疑了下,没说话。

    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陆离白,毕竟林夕自己都没说。

    陆离白似是猜到了他的顾忌,说道:“严哥,你应该知道,我要是想查肯定也能查到,不过就是耽误点时间。”

    严承杰叹了口气,也没再隐瞒,把事情的始末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

    其实,他也是有私心的,现在情况确实不容乐观,这一周内他是把能派上用场的关系都用上了,但奈何根本没有效果。

    刚刚钱进给他打电话时,他就有预感对方是来问这件事的,只是没料到陆离白也在旁边。

    听完严承杰的话头,陆离白脸色已经阴沉到不行,钱进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他还从来没见过他生这么大气。

    不过,这也能理解,女朋友被人欺负成这样,换谁不生气呀。

    “好,严哥,我知道了,这事交给我处理吧。”陆离白声音凌厉道。

    严承杰迟疑了几秒,问道:“陆离白,有件事情可能我问也不太合适,但是……”

    陆离白说:“严哥,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就冲着严承杰这个经纪人一直是真心待林夕的,陆离白也从来没把他当外人。

    严承杰点了点,问道:“圈内一直有传言,说你是b市陆家的人,不知是真是假?”

    “当然,你如果不方便说,就权当我没问过。”

    陆离白沉吟了一瞬,回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反正以后我和林夕结婚的时候,这些你也会知道。

    “我爸是陆氏集团的陆启文。”

    严承杰有点没反应过来,这好好的怎么扯到结婚上了,谈恋爱归谈恋爱,他可没想过林夕会这么早结婚啊。

    等等,他刚刚又听到什么了,陆离白说他爸是谁?

    陆氏集团的陆启文,那不就是b市陆家现在的当家人吗?!!

    挂上电话后,严承杰坐在沙发上迟迟缓不过神。

    没错,他之前是猜到陆离白是陆家的人,但也只以为他是陆家的另外几房里的人,甚至说是旁支都有可能,毕竟,陆家真的是个很大的家族。

    这可不仅他一个人这么想,圈内大多数人也都是这样猜测的,谁能想到陆家现任当家人的独子竟然进了娱乐圈!

    就问,这谁能想到啊。

    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陆离白有些颓废地靠在椅背上,神情失落。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你说,我做人家男朋友是不是挺失败的。”

    不然,女朋友遇到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想过要找他帮忙。

    钱进挠了挠头,说实话,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陆离白,主要也是真的没什么恋爱经验。

    “你别多想,我觉得林夕可能就是怕你担心,毕竟她也不知道你的家世。”钱进安慰道。

    毕竟,周文泰可是周家的人,毫不夸张地说,这些年他在娱乐圈就相当于土皇帝般的存在,有钱有人脉,一般人还真是惹不起。

    陆离白不知听没听进去他的安慰,仍然是一副颓然的样子。

    钱进也默默叹了口气,不过他也能理解陆离白的沮丧,男人嘛,谁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能全身心依靠自己啊。

    哎,看这样子,他心里多半是要留下疙瘩了,可是,他们两人这才刚谈恋爱,会不会影响感情呀。

    钱进老父亲般地担心了起来,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再说点什么开解一下。

    正在这时,休息室的门被人从外推开,小徐提着什么东西走了进来。

    “陆哥,蛋糕我买回来了,那家不愧是网红店,排队排的老长了,很多口味的都缺货了,差点没买到。”

    陆离白像是突然回了神一样,“那你买是抹茶味的千层蛋糕吗?”

    旁的口味,林夕都不太爱吃。

    小徐使劲点了点头,“是抹茶味的千层蛋糕,陆哥,你就放心吧,夕姐的喜好我记得可牢了。”

    开玩笑,未来的老板娘的喜好,那是肯定要记住的啊,毕竟他们陆哥一看就是老婆奴,惹谁也不能惹老板娘不是。

    陆离白满意地点了点,顺手接过小徐手中的蛋糕,转身看向钱进,“品牌方那边还有事吗,没事我去给林夕送蛋糕。”

    钱进摇了摇头,“没事了。”

    陆离白也没废话,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钱进:“……”

    得唻,他也是瞎担心了,什么影响感情,完全不存在!

    不过,钱进看着陆离白手中的蛋糕不禁有些意外。

    小徐在他旁边解释道:“刚刚品牌方有个工作人员在后台吃这家的蛋糕,说特别好吃,陆哥就让我去给夕姐买了。”

    唉,他们陆哥真是随时随地撒狗粮啊。

    —

    陆离白来到林夕家的时候,她正在阳台侍弄她刚种的那盆铜钱草,别说,刚买来的时候还有点蔫,她这养了两天竟然越来越好了。

    林夕叉着腰站在那欣赏自己的成果,越看越满意,成就感满满。

    陆离白把蛋糕放在茶几上,他把

    盒子拆开,蛋糕拿了出来后。

    “过来尝尝怎么样,他们都说这家是什么网红餐厅,味道很不错。”

    林夕“哦”了一声,转身去洗了手,然后坐在茶几前的地毯上,接过陆离白递来的叉子,吃了起来。

    “嗯,味道还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林夕用叉子又叉了一块蛋糕,递到陆离白跟前,他也没推脱,顺势吃了一口。

    味道是还不错,不过,陆离白一向不太爱吃甜点,所以,当林夕让他一起吃时,他摆了摆手拒绝了。

    林夕也知道他的口味,见他不愿意吃,也没再说什么,自己屁颠颠地吃了起来。

    还真别说,这家的抹茶千层蛋糕味道的确不错,很合她的口味。

    看着林夕吃的一脸满足的样子,陆离白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说道:“林夕,你遇到麻烦怎么不告诉我?”

    林夕顿了下,抬头看向陆离白,明白他这是知道周文泰的事了。

    她沉吟了一瞬,说道:“我没想瞒你,只是……”有她自己的顾虑。

    见状,陆离白也没继续追问下去,揉了揉她的头,说道:“放心吧,这事我会解决的。”

    林夕迟疑了下,问道:“会不会很麻烦?”

    陆离白摇了摇头,回道:“我爸认识周家的人,不麻烦。”

    林夕默默叹了口气,其实,她是一开始就知道陆离白是b市陆家的人,也知道这件事情如果由他出面的话,也一定能解决的了。

    只是,她却也有自己的顾虑,她不想惊动陆家的人。

    准确的说,她只是不想让他们两人谈恋爱的事情,放在陆家的明面上。

    林夕从来就不是妄自菲薄的人,也没觉得自己配不上陆离白,但有些事情不是她觉得就可以的。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上辈子,赵家也只是他们当地的豪门,和b市这种级别的豪门圈自然是没法比的,但就算像赵家这种,都特别的看重门第,不然当初林女士也不会在怀着她的情况下,仍然被赵家人拒之门外。

    陆家这种豪门中的豪门,怕是会看得更重。

    所以,林夕只是想和陆离白好好谈个恋爱,至于未来的会怎样,就再说吧。

    毕竟,爱情这东西谁也说不准,谁又能保证真的爱谁一辈子呢,也许它就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像林女士每段无疾而终的爱情一样。

    “陆离白,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林夕突然抬起头,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陆离白顿了下,重重地点了点头,回道:“好,你说。”

    林夕深吸了口气,说道:“如果有一天,你喜欢上了别人,一定要告诉我。”

    “同样的,我喜欢上别人也会告诉你,我们好聚好散。”

    给每一段爱情都留□□面的回忆,这是上辈子林女士爱情观里,林夕算是唯一赞同的一点。

    陆离白双眉紧皱,静静地盯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夕被他看的有点不自在,她知道自己这样挺扫兴的,两人现在还在热恋中,讲这些好像是有点早了。

    要不,她先道个歉算是把这事揭过去?

    可就在林夕准备说点什么时,陆离白突然说道:“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别人?”

    林夕愣了下,显然有点没反应过来。

    “难道,你遇到比我长得好看的人了,啊?”陆离白一脸警惕之色。

    林夕:“……”

    这都哪跟哪啊!

    “你说什么呢,我就是说

    如果……”

    “没有什么如果,林夕,我告诉你,你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别总想着去看别的男人!”

    “哼,什么好聚好散,你想得美,我绝不可能放手!”

    “……”

    她这本来就是想多愁善感一下,万万没料到陆离白的醋坛子怎么就突然打翻了,林夕一整个无语住了。

    不过,看着他一脸委屈受伤的表情,林夕顿时又心软了,只能好一阵解释,最后好说歹说才把这件事情翻篇。

    哎,她这造的什么孽啊,还是先吃口蛋糕压压惊吧。

    一口不行,两口吧,两口也不行,算了,还是都吃完吧,免得浪费。

    于是,林夕就抱着这种心态,硬生生把本来只打算吃一半的抹茶蛋糕吃了个精光。

    当她心满意足地放下叉子的时候,陆离白突然问道:“这么好吃吗?”

    林夕揉着肚子,回道:“特别好吃!”

    陆离白“哦”了一声,说:“那,我也想吃。”

    林夕愣了下,没好气地回道:“没了,想吃你不早说啊。”

    害得她为了不想浪费都吃撑了,还多摄入了这么多热量。

    陆离白嘴角微勾,眼底划过一抹亮色,“不,还有一点。”

    林夕愣了下,看着蛋糕托盘底下的那点奶油蚌住了,他不会是要舔盘子吧?!

    然而,事实证明,林夕还是太单纯了,他哪里是要添盘子,分明就是想舔她!

    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陆离白突然伸手把她从地毯上抱了起来,下一秒,俯身吻住她的唇。

    半响后,一记长吻结束。

    陆离白撤开之时,突然伸出舌头舔了下林夕嘴角处,勾走了黏在那里的奶油。

    “嗯,是很好吃。”

    林夕怔了下,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她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道:“陆离白,你的洁癖呢?”

    陆离白耸了耸肩,没脸没皮地回道:“被你治好了。”

    林夕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骗鬼呢!

    哼,他那洁癖要是能治好,她家现在至于这么一尘不染嘛。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