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月下夜神〕〔穿书五个大佬太黏〕〔穿进年代文:媳妇〕〔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正经的公子增加了〕〔重生我不想当男神〕〔穿越诸天从风云开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恋爱综艺当咸鱼 第88章 咸鱼第八十八天
    _:我在恋爱综艺当咸鱼 第88章 咸鱼第八十八天

    屋里, 余萌萌在嚷嚷着什么,于妙欣偶尔说上一句,还夹杂着哭腔。

    最先赶过来的陈晖和沈茵茵两人, 正在屋里劝架。

    许风站在门口, 一脸的不知所措。

    林夕过来时, 正好碰上了同样刚赶过来的卫文,她用眼神询问林夕什么情况, 林夕摇了摇头, 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两人来到门口, 许风喊道:“卫老师, 夕夕姐。”

    卫文轻点了点头。

    林夕低声问:“什么情况?”

    许风瞥了眼屋里的情况,侧了侧身子, 压着嗓子说道:“好像是因为洗澡的问题,但我觉得又不太像。”

    林夕瞥了他一眼,莫名有点笑。

    女生之间的事情哪可能像表面这么简单, 就余萌萌和于妙欣两人,一看就是之气各种矛盾累积爆发了, 怎么可能仅仅因为洗澡一件事, 这只是个爆发口。

    屋里还在吵着,林夕他们也没有冒然上前, 毕竟屋里已经有两人在劝了。

    “我都说了, 我洗澡一直就很慢, 没有故意耽搁, 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于妙欣一脸委屈地解释道。

    余萌萌冷‘哼’了一声, “是不是故意的你自己心里清楚, 别以为装着一脸无辜, 你就真的无辜了。”

    于妙欣双眉紧皱, 心里显然也憋着一股子气。

    她是真的不明白了,两人昨天明明还好好的,今天一早余萌萌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看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还总是故意找茬。

    “余萌萌,我要是哪里惹到你了,你不妨直说,别没事找事,搞得大家都不高兴。”于妙欣冷声道。

    余萌萌嗤笑一声,“你哪里都没惹我,但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了,像你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我见多了,搁这装什么清高呢。”

    “你……”于妙欣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气得浑身发抖。

    见状,旁边的陈晖和沈茵茵怕两人动起手来,连忙上前将她们给拉开了点距离。

    陈晖出言劝道:“萌萌,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妙欣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你们都冷静点,没什么是不能说开的。”

    余萌萌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非常不屑地冷笑了一声:“一个为了在娱乐圈上位,不惜被人包养当小三的人,你和我说她人不错?”

    “陈晖,你没事吧!”

    听到这话,于妙欣脸上划过一抹难堪,“余萌萌!你不要欺人太甚!”

    余萌萌也显然不打算善罢甘休,“我欺人太甚?怎么,你敢做不敢认啊,你自己有本事为了上位出卖色相做小三,还不准别人说了。”

    “嘁,什么玩意啊,就你那点破事,真以为圈里人都不知道啊。”

    两人吵架吵到这个地步,旁人也是真的插不上话了,特别是牵扯到这种不太见得光的私事,毕竟,也是真的尴尬啊。

    好在导演组的人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该听的他们也都听到了。

    闹到这种地步,劝和显然是没用的,最好的法子就是把两人分开,不能再让她们住在一个屋了,要不然真的打起来,到时候更不好收场。

    一听要换房间,余萌萌二话没说,立马就答应了。

    “我一秒钟都不想和这种人待在一起,脏!”

    于妙欣瞪着她,双眼中满是警告之色,“余萌萌,我劝你说话当心点,小心自食恶果。”

    余萌萌:“怎么?吓唬我啊,你真当我是吓大的!”

    “于妙欣,你都被人玩腻一脚踹开了,还和我横什么啊,真以为你那金主会为你撑腰?”

    余萌萌这话可谓是直接把于妙欣的最后一点颜面踩在了地上,她气的直接就要上去动手,好在旁边的人及时拉住了,不然怕是更难收场。

    导演转头看向林夕,问道:“林夕,你和余萌萌换房间行吗?”

    林夕怔了下,显然没料到导演会点她的名。

    不过,当前这情况,余萌萌要换房间的话,也只能去她和沈茵茵的房间了,也没别的法子。

    “好,导演,那我去收拾东西。”林夕回道。

    说罢,她就要转身回自己房间。

    可就在这时,余萌萌又突然阴阳怪气地说话了。

    “于妙欣,你好意思和人家林夕住在一个房间吗,难道真的就一点都 不觉得羞愧吗?”

    林夕:“……”

    你们吵你们的,没事牵扯她干什么。

    不过,她大概也猜到了余萌萌想说什么,但这种时候她可不想牵扯到两人之间,于是便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直接转身离开了。

    回到房间后,林夕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还好在这里本来也就是短住,她基本是用什么从行李箱拿,用完了再放回去,所以收拾起来也容易,没费什么功夫。

    不过,收拾好东西后林夕也没着急出去,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她也不想再掺和进去,惹得一身腥。

    索性,就在屋里等着吧,余萌萌过来了,她再离开也不迟。

    林夕坐在床边,想到刚刚的事,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正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推开,林夕抬头一看,是沈茵茵回来了。

    “夕夕,你这么快就收拾好了?”沈茵茵有些意外,“我还说回来帮你收拾收拾呢。”

    林夕笑了笑,回道:“不用帮忙,本来也没多少东西。”

    说完,她指了指外面,问道:“那边怎么样了,余萌萌什么时候过来?”

    沈茵茵撇了撇嘴,回道:“她在收拾着呢,估计还要一会。”

    “刚刚你离开后,她们又吵了起来,导演他们也没办法,只能把于妙欣拉到楼下,让余萌萌自己在屋里收拾东西。”

    林夕点了点头,分开也好,不然有的吵呢。

    沈茵茵看着林夕,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了好几次。

    林夕看了她一眼,“怎么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沈茵茵似是组织了下语言,半响后才说道:“夕夕姐,刚刚余萌萌说,你之前拒绝了于妙欣那个金主的潜规则,还差点被雪藏了,这是真的吗?”

    林夕眼底划过一丝烦躁,她是怎么也没料到,余萌萌和于妙欣撕.逼,最后竟然能把她牵扯进去。

    “没这么严重,雪藏谈不上,就是遇到了点麻烦。”林夕说。

    沈茵茵一脸担忧道:“那现在怎么样了,他们还找你麻烦吗?”

    林夕摇了摇头,“别担心,都已经解决了。”

    沈茵茵这才放下心来。

    林夕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她这会正愁着待会和于妙欣住一个房间的事呢,刚刚余萌萌拿着她的事踩了于妙欣一脚,虽然和她没什么关系,但总归也是有点别扭的。

    更别提,于妙欣之前的金主就是周文泰这事,现在也算是挑明了,两人却又要住一间房,这都算什么事啊。

    沈茵茵不知想起什么,突然一拍脑袋,说道:“对了,瞧我这记性,差点给忘了。”

    “夕夕,刚刚卫老师说,让你今晚和她住一间房,导演那边也没问题,待会你直接去她屋就行。”

    林夕愣了下,顿时欣喜不已。

    “那我赶紧过去吧,我还没洗漱呢,待会别耽误卫老师休息。”

    沈茵茵说:“行,我送你过去吧。”

    林夕拦住了她,“不用,你还是等余萌萌过来吧,别待会再出什么乱子。”

    沈茵茵一想也是,就余萌萌那个大小姐脾气,待会过来没见到自己,再以为她是故意躲着她,那才真的是麻烦呢。

    林夕来到卫文房间时,她正坐在床上看书。

    “卫老师,打扰了。”林夕礼貌道。

    卫文摆了摆手,“没事,你们本来就是照顾我,让我自己住一间房的,现在出了这种事情,谁都不想的。”

    林夕笑了笑,没说话。

    卫文指了指她的行李箱,说道:“看你这样子,应该还没来得及洗澡,快去吧,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收拾完也能早点休息。”

    林夕忙应了下来,拿上自己的洗漱用品就进了卫生间。

    等她洗完澡出来后,卫文正在打电话,好像是和她老公。

    见到林夕出来后,她简单同电话那边说了几句后,就挂上了。

    “卫老师,您和您老公感情真好。”林夕一边擦头发,一边随口感慨了一句。

    卫文把手机放在床边的柜子上,笑了笑,道:“你和你男朋友感情也不错啊。”

    &n bsp;林夕擦头发的手一顿,诧异地看向卫文。

    她怎么知道自己有男朋友的?

    卫文也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昨天你在楼下阳台和你男朋友打电话,我碰巧听到了。”

    林夕愣了下,她记得昨天她把阳台关紧了呀。

    难道是阳台那玻璃隔音不行?

    卫文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指了指这个房间的阳台,道:“我这个阳台正挨着楼下客厅的阳台,离得很近。”

    “不过,你放心啊,我没偷听你们打电话,刚听到你撒娇,我就撤了。”

    林夕瞪大眼,等等,她撒娇了?

    什么时候的事!

    “那个,卫老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会撒娇。”林夕说。

    所以,卫文听到的不会是别人在打电话吧,误以为是她?

    卫文笑了笑,“你的声音我还能听不出来吗,我确定没听错,就是你。”

    林夕“啊”了一声,“那、那我说了什么?”

    “你当时说啊,”卫文清了清嗓子,模仿起了林夕,“我……有点想你了。”

    林夕都惊了,她当时不会真是这个语气吧。

    这、这也太……小女人了!

    “先说好,我当时刚到阳台,可就只听了这一句,然后转身就回了房间,其他的都没听到哦。”卫文笑呵呵补充道。

    林夕一脸苦笑,“……见到了这么矫揉做作的我,让您见笑了。”

    卫文被林夕的反应逗的直乐,矫揉做作可还行。

    两人又聊了会,也算是相谈甚欢吧。

    不过,卫文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从头到尾没问林夕男朋友是谁。

    临睡前,林夕突然想起一件正事。

    “对了,卫老师,余萌萌和于妙欣的事,刚刚导演他们有说怎么解决吗?”

    卫文摇了摇头,她自然看出了林夕在担心什么。

    “他们什么都没说,咱们也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明天录节目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林夕点了点头,确实也是这么个道理,她也懒得想这么多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不过,林夕担心的事情第二天完全没有发生。

    因为,余萌萌已经离开节目组了。

    沈茵茵一大早跑来告诉林夕这个事时,她还真有点没反应过来。

    “今天早上天还没亮呢,余萌萌接了个电话后,就神色匆匆地去找了导演组,说是要回国,好像是她家里出什么事了。”沈茵茵说。

    林夕皱了皱眉,事情这么巧的吗?

    昨天她才和于妙欣闹僵成那样,今天家里就出了事情要回去,总觉得这中间似乎有点什么关系。

    显然这事不止她一个人这么认为,当其他人听到余萌萌离开的消息后,也均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不过,余萌萌的离开也并未掀起什么风浪,接下来,大家该怎么录制还是怎么录制,都相安无事。

    转眼两天过去,巴黎这站也要结束了。

    当天晚上导演组就宣布,于妙欣是飞行嘉宾,只录这一站的节目,明天就要离开了。

    大家有点意外,但也都心知肚明,经过余萌萌那天一闹,于妙欣现在确实待着挺尴尬的。

    虽说傍金主这种事情在这个圈子里不少见,私下里也都知道谁谁谁背后靠着哪个金主,但总归是顾及几分面子的,没挑开就当做不知道,这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

    一旦挑开了,不管是当事方还是旁观者,也注定没办法继续装傻了,相处起来也定会不自在了。

    按照节目组的要求,大家最后一起吃了顿晚饭,算是给飞行嘉宾送行了。

    临睡前,林夕觉得有点口渴,于是下楼去倒杯水。

    只是在楼下碰巧遇到了于妙欣,林夕冲着她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两人擦肩而过时,于妙欣突然停下了脚步,侧身看向她,神色莫辨。

    “林夕,你是不是挺看不起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