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暖慕九辰〕〔拐跑裂口女,惊悚〕〔买不起坟的我被迫〕〔美人得天下[穿书〕〔道化山河〕〔纨绔小侯爷〕〔盲医娘子盘郎君〕〔恶龙的团宠幼崽〕〔重生之无间使徒〕〔大千真主〕〔医婿高手〕〔网游之灵武者传说〕〔山地合成营到北宋〕〔阵道独尊〕〔氪金系武道〕〔高质量父母图鉴[快〕〔我进化成玄武帝君〕〔下山神医〕〔我家住在不周山下〕〔我的末日堡垒车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恋爱综艺当咸鱼 第103章 咸鱼第一百零三天
    _:我在恋爱综艺当咸鱼 第103章 咸鱼第一百零三天

    沈慧和陆启文火急火燎赶过来时, 陆离白正一个人在病房里发呆。

    “离白,你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医生呢, 医生怎么说?”沈慧进来后, 就直接冲到病床前, 拉着陆离白好一番查看。

    陆启文在旁, 也一脸关切地看着他。

    陆离白见状, 忙说道:“爸、妈,你们别担心,我没事。”

    钱进在一旁摸了摸鼻子, 现在这个场面,他就突然有点不适应。

    说实话,以前哪次陆离白和沈女士见面不是针锋相对,他做陆离白经纪人这么多年了, 真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母子情深的场面。

    也就不是说母子两人关系不好,而是他们的相处模式好想就是那种见面必互怼的类型, 所以,今天这种情况真是难得啊。

    然而, 就在钱进刚感慨完, 下一秒, 这母子情深的场面就破功了。

    只见沈慧终于确定陆离白除了手受伤, 其他没什么大碍后,瞬间放松了下来。

    她直接坐在了床上,手这么随便一搭,一不小心就按到了输液的管子了。

    陆离白发现的时候,手上的针头开始回血了, “妈,你压到我输液的管子了。”

    沈慧愣了下,待她顺着陆离白的视线看过去,才发现是怎么回事,忙把压着管子的手收了回来。

    然后,她匆忙站起来,脚下一个不稳,径直朝着病床上的陆离白倒去。

    还好旁边的陆启文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她,陆离白这才避免了一次无妄之灾。

    陆离白忍不住扶额:“爸,管好你毛手毛脚的老婆,我可不想被二次伤害。”

    差点闯祸,沈慧本来还有心虚,但一听陆离白这话,小暴脾气马上上来了。

    “臭小子,你说谁毛手毛脚呢,知不知道你妈我一听说你受伤了,吓得半条命都没了,哼,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陆离白瞥了眼暴躁的沈女士,欠欠地说道:“妈,你别偷换概念,你关心我,和你毛手毛脚差点二次伤害我,这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吗?”

    沈慧一噎,顿时更气了,捋起袖子摆出一副要好好说道说道的架势。

    陆启文见状,默默叹了口气,连忙转移话题道:“离白,你这到底是怎么受的伤?”

    之前在电话里,钱进也没和他们说清楚,主要是他们也没来得及问,只一门心思赶过来。

    陆离白迟疑了一瞬,反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受伤的,在网上看的消息?”

    陆启文摇头,“不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是你妈的旧识,她和你妈说的。”

    这事说来也是巧了,陆启文出差来这边是来谈个项目的,沈慧陪他过来没什么事,便想着约老朋友出来聚聚,没想到却意外得知了儿子受伤的消息。

    钱进知道陆离白关心什么,也趁机解释道:“放心吧,你受伤的消息都封锁住了,网上现在风平浪静。”

    陆离白点了点头。

    沈慧在一旁看得着急,“到底怎么回事,你就卖关子了,怎么好好的,还被人给捅了呢。”

    陆离白想了下措辞,把事情的始末大概说了一下。

    沈慧一听林夕竟然被人绑架了,连忙关心道:“我天哪,绑架?林夕她受伤了吗?”

    陆离白摇了摇头,回道:“她没事,刚刚被经纪人叫出来了,应该是要配合警方做笔录。”

    沈慧这才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道:“这到底是什么仇怨,竟然奔着要人命去的。”

    陆离白沉吟了下,说道:“可能和我有关系。”

    听到这话,钱进也扭头看了过来,他可不知道这事和陆离白有什么关系。

    陆离白想了下,把之前录制恋综,林夕提醒他孟云茵设计把他关进密室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然,他也把自己后续对孟云茵打压说了。

    “我觉得,她可能是知道了这件事,才迁怒到林夕身上。”陆离白说道。

    陆启文和沈慧听完这话,瞬间对林夕充满了歉意。

    沈慧忍不住瞪了陆离白一眼,“你以后要好好对人家,要不是你,人家姑娘至于遭这么大罪嘛。”

    钱进默默站在一旁,心里已然对陆离白敬佩至极。

    啧啧,之前还觉得自家这个艺人情商不太高的样子,但现在看来,简直不要太高好不好。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钱进却是很清楚,关于林夕提醒他们的事,当时只有他和陆离白、林夕三人在场,这事根本就不可能传出去。

    所以,这事孟云茵根本就不可能知道,那就更别提迁怒一事。

    但陆离白此时却将这事揽在自己身上,显然是想要在他父母面前给林夕留个好印象啊。

    哎呦,莫名有点甜是怎么回事啊。

    *

    林夕从病房出来后,也没什么地方去,联系李辉后,正好他们的车子在医院楼下的停车场,于是她便去车子里待着了。

    上了车后,她先给严承杰打了个电话。

    李辉已经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他了,毫无疑问,严承杰把她臭骂了一顿。

    林夕对此也是百口莫辩,只能乖乖挨骂。

    大概是骂累了,严承杰终于说到了其他的事情。

    关于她被绑架的事,网上现在已经有了风声,咖啡店是公众场合,当时人太多,没能及时处理好,就被人拍了视频发网上了,所以就没完全封锁住。

    短短几个小时内,消息基本已经发酵到全网,现在还在热搜第一上挂着呢

    不过,他们对此也做了第一时间回应,当地警方官方账号也对此作了回应,表示已经成功解救。

    “网上舆论的事你不用担心,交给我处理吧。”严承杰说。

    林夕点了点头,他自然是信任严承杰的公关能力。

    不过,她随即想到了另一件事:“那陆离白受伤的消息呢,被爆出去了吗?”

    严承杰回道:“钱进处理比较及时,不管是现场还是医院,都没被人拍下什么照片或视频,放心吧,你们的恋情暂时不会曝光。”

    林夕默默松了口气。

    “不过,你和陆离白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有准备什么时候公开吗?”严承杰问。

    林夕顿了下,“我们,没打算公开。”

    “至少,目前没有这个打算。”

    严承杰叹了口气,“行吧,不公开确实对你们俩都好。”

    撇开公开恋情是否会对两人事业上带来什么影响不说,他在娱乐圈见过太多‘见光死’的恋情了,特别双方都是艺人的情况下。

    所以,不公开有时候也是对这段感情的一种保护。

    “不想曝光,那你们俩就注意点,不然,按照你们现在搞事情的频率,被爆出来那就是早晚的事。”严承杰没好气地说道。

    这两人简直是绝了,他刚刚才给钱进打过电话,自然也知道了陆离白这次过来是要过什么百日纪念日,这继上次林夕秘密赶去a市给陆离白惊喜的事才多久啊,陆离白又来?

    哼,这两人谈个恋爱是真能折腾。

    不过,严承杰听李辉说了当时的情况,

    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也是非常庆幸陆离白及时赶到了。

    林夕挂上电话后,一时半会也不知道去哪,陆离白那边还没有消息,他父母肯定还没离开,所以,她这时候过去也不方便,只能坐在车里发呆。

    笑笑在车里陪着林夕,但见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就没打扰她。

    就这样,大概过了半小时,林夕的手机突然响了,是陆离白打来的。

    “喂,你爸妈离开了啊,我在医院楼下的车里,好,我这就上去。”

    挂上电话后,林夕转身刚想喊笑笑下车,却看到她一脸愤愤不平地看着自己。

    林夕怔了下,不解道:“笑笑,你怎么了?”

    笑笑咬了咬嘴唇,道:“夕夕,是不是陆老师不想让你见他的父母,所以你才下来的啊。”

    她刚刚就一直奇怪来着,林夕好好在陆离白病房待着,怎么突然就出来了,而且还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陆老师太过分了,你们是正经的男女朋友,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啊,连父母都不愿让你见,他把你当什么了啊。”笑笑越说越气愤,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找陆离白说理去。

    林夕见她误会了,连忙解释道:“不是,不关陆离白的事,刚刚他是想让我留下的,是我自己现在还不想见他父母。”

    笑笑‘啊’了一声,一脸不解地问道:“夕夕,你为什么不愿意见陆老师父母啊?”

    林夕觉得一句两句也解释不清楚,只能说道:“我们才刚谈恋爱,没什么必要一定要见父母吧。”

    笑笑歪了下头,回道:“这么说也没错,你和陆老师谈恋爱确实没多久,见父母是仓促了点。”

    “可是,陆老师想让你见他父母,你却推脱了,他会不会不高兴啊?”

    林夕愣了下,有些不解:“他不高兴?”

    笑笑没解释为什么,而是反问道:“你知道我刚刚误会陆老师不想让你见他父母时,为什么这么生气吗?”

    林夕顿了下,回道:“你是不是觉得,他不想和我长久走下去?”

    笑笑重重地点了点头,“对啊,如果反过来理解的话,陆老师会不会这么以为呢。”

    林夕重新回到病房,屋子里只有陆离白一个人。

    陆离白见她进来,笑着说道:“回来了。”

    林夕点了点头,走到病床前,“嗯,你爸妈都走了?”

    陆离白回道:“走了,他们正好来这边出差,公司那边还有事处理,这几天应该都不会再过来了。”

    说罢,他伸手握着林夕的手,“医生刚刚说,我要住院观察几天,所以,你要对我负责哦,我住院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我。”

    林夕笑着应了下来,”放心吧,肯定照顾好我男朋友。”

    两人对视着,忽地都笑了。

    林夕看着陆离白的脸,想到刚刚笑笑的话,犹豫了几秒,问道:“你,刚刚是不是不高兴了?”

    陆离白顿了下,随即明白了她指的是何事。

    “没有生气,我说了,会给你时间准备。”

    他抬头望着她的双眼,一脸认真道:“但是,不管你要准备多久,一定要相信我,好吗?”

    林夕顿了下,想到他之前说的‘以后结婚了’和‘早晚要见’的话,突然就明白了他所说的准备是指什么。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她在这段感情里的迟疑和退却,但他不仅没有责怪自己,反而一直在想法设法给她安全感。

    林夕深吸了口气,回道:“好。”

    *

    陆离白的伤虽然没伤到要害,但伤口确实太深了,在清创缝合手术后,注射了破伤风抗毒素,术后还要应用抗生素预防感染。

    而且,在此期间为了避免感染,还要坚持输液,住院观察还是很有必要的。

    陆离白住院期间,林夕直接向剧组请了假,每天都守在病房里照顾。

    身边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发现,林夕好像变得角黏人很多。

    对于这个改变,陆离白自然是最开心的,用钱进的话说,他恨不得林夕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黏着他。

    警方那边对于此次绑架事件,很快也有了定论。

    按照现场的证据,孟云茵属于是预谋杀人未遂!

    通过对那几个绑匪,还有孙萌的审问,可以确定他们之前并不知道孟云茵的计划。

    现场出现的汽油,警方一路追查下来,也确定了是孟云茵一个人去买的,不管是绑匪还是孙萌,他们都不知情。

    “这个孟云茵也太狠毒了吧,竟然一开始就冲着杀人去的。”钱进想起来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说罢,他看向林夕问道:“不是,林夕你们到底有什么恩怨,让她下这么狠的毒手啊。”

    林夕眼底闪过一抹幽深,“不就是之前录恋综的时候,我、宋放还有她的那点事嘛,虽然之后我也没惹过她,但估计是记恨上我了吧。”

    之前提防孟云茵时,她对严承杰和李辉也是这个解释。

    主要是她和孟云茵的恩怨确实很难解释,就像是孟云茵这个人有多危险,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没办法向任何人说清楚一样。

    毕竟,不管是孟云茵重生,还是她穿书,这些事情都是无法对外人说的。

    再说了,就算她说了,谁又会信呢,怕是只会把她当成疯子吧。

    所以,林夕只能解释说是自己的直觉,之前看到她这么防备孟云茵,严承杰和李辉还觉得她可能小题大做了。

    毕竟在外人看来,她们俩之间确实没什么大的恩怨,之前恋综那些事情更是小打小闹,即便是有了过节,也上升不到威胁人身安全上去。

    但只有林夕自己知道,孟云茵是真的想要她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她明白孟云茵有多狠毒和偏执,一旦她有了想让自己消失的念头,那便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被这么一个疯子盯着,真的是躲无可躲,她就像是一只毒蛇一样,在背地里时刻盯着你,就准备随时给你来上致命的一口。

    这种感觉太让人窒息了。

    林夕知道,也许在外人看来,她这样以身犯险是很蠢的,但她确实是想不到更好的法子了。

    她不想一辈子心惊胆战地活着,所以只能一击必中。

    孟云茵身为原书重生女主,林夕也不知道她手里还握着多少筹码,如果她只是绑架未遂,那最多也就是判了两三年,或者更轻。

    以她的心性和偏执,这点时间根本不可能打消她的念头,那两三年以后呢,孟云茵出来了,势必要和自己不死不休。

    所以,林夕当时就想,只有把绑架罪坐实了,多判上几年,最好是十年以上,这样才能更保险。

    或许真的是上天眷顾她吧,经此一遭,孟云茵被定性为预谋杀人未遂,那她这辈子怕是要把牢底坐穿了,林夕也算是彻底放心了。

    只是,林夕瞧了眼陆离白手上的伤,心里还是忍不住内疚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寻千山〕〔偷香(杨羽)〕〔突然成仙了怎么办〕〔我自成仙〕〔大晋捡到一只战神〕〔八零之美人如蜜〕〔六零再婚夫妻〕〔原神:我在提瓦特〕〔让你管灵兽,都成〕〔锦绣医女:带着王〕〔福运娇妻在五零〕〔带着空间在五十年〕〔崩坏三无垠战纪〕〔严厉寒宋襄免费阅〕〔星际孵蛋指南[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