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 第四章 还有谁要上来送死?
    很快,地上一片哀嚎声。

    “还有谁要上来送死?”月云曦傲然而立,手中鞭子在地面划出一个圈,冷冽的声音传出,周围人皆是退后了三步。

    煞神!简直就是煞神!太凶残了!

    而那苏婉宁,此刻正被月云曦踩在脚下,一张美艳的容貌早就被红肿和淤青所代替,若不是她这身粉色衣着,众人还真认不出她来了!

    “月云曦,做人要留一线,苏小姐怎么说也是严先生的弟子,你如此肆意欺辱,难道不怕严先生的怒意吗?”见识了月云曦的彪悍,众人也不敢贸然上前,改用迂回政策。

    “谁说我是肆意欺负?我月云曦,从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苏婉宁企图杀我,逼我逃上毒气鬼林,若非我命大,如何还能站在这里说话?”

    “月云曦,凡事要讲究证据的。”

    “我身上的伤,就是证据!”

    说完,月云曦撩起袖子,露出上面的鞭痕,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那鞭痕,分明就是月云曦手中那条鞭子特有的,是三天前严先生送给苏婉宁的拜师礼,整个安城镇也就这一条,无人可仿造。

    也就是说,除非月云曦脑子残了,自己拿苏婉宁的鞭子抽打自己,否则不会出现这样的伤痕!这前提是,苏婉宁还把鞭子借给她!

    一瞬间,众人看苏婉宁的表情就变了。

    “你污蔑!苏小姐不是这样的人!”被打得鼻青脸肿,连脑袋都不好使的护花使者曹卓文,口齿不清地开口替苏婉宁辩解。

    “不管如何,苏小姐毕竟是严先生的弟子,我劝月小姐一句:这事还是到此为止的好。”又一个中年男子站出来开口,话语中满是对月云曦的提醒。

    月云曦如何不知道众人心中的秤杆是向着苏婉宁的。

    因为她背后有大靠山,身份高贵,哪怕她想杀一个人,都会有人递上武器,而她不过是一个落魄家族的废柴小姐,死了也没人觉得可惜,再纠缠下去,对她没好处。

    月云曦心中冷哼,心中如何不明白那人的意思!如今她人单力薄,月家又日益落魄,实在不适合树立这么一个大敌,苏婉宁的命只能暂时留着。

    实力!无论在哪里都是最重要的!否则,你只有任人欺负的份!

    “哼!”

    月云曦冷哼一声,脚从苏婉宁身上移开,就在众人以为她要收手的时候,只见她又一脚踩下去,听得一声咔嚓!

    “啊!——”苏婉宁一声惨叫,竟然是脚骨断了!

    所有人解释一阵脊背发凉。

    “这只是利息,若是你还不知收敛,企图谋害我和我的家人,别怪我不客气。”

    “滚!——”

    一群人热热闹闹地来,灰溜溜地走了。

    众人见没有什么热闹看了,也陆陆续续散了。

    “云曦,这次把苏婉宁打成重伤,她势必会暗中报复。”月博宏和月君泽来到月云曦面前,面带忧愁。

    “就算没有这次,她也一直在暗中给我们月家使绊子,多这一次没差。”

    “姐说的对!!苏婉宁就是个白眼狼,就算我们不惹她,她也要找我们麻烦的!这次若不是姐姐福大命大,恐怕已经没了!”

    说话的是月家小公子月辰羽,与月云曦相差一岁,月君泽的儿子。

    众人都觉得月辰羽说的有道理,纷纷点头,月博宏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回了月家,月云曦才亲眼见识到月家的落魄,虽然房子都是完好的,可是房间内空空如也,连个像样的装饰都没有,连茶杯都是缺了角的,更别说柜子里的衣服了,找不到几件没补丁的。

    记忆中,月家在安城镇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至少还混得下去,短短两年间就落魄成这样了。

    “姐,你一定饿了吧,我给你带了吃的。”

    月云曦正感慨着,月辰羽就跑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

    确实有些饿了。

    月云曦上前一看,顿时有些语塞,就两个馒头,一碗米粥,好吧,比记忆中的馒头大一点,米多一点,这算是丰盛的了。

    月云曦在月辰羽期待的目光下拿起馒头啃了起来。

    味道还不错。

    “咱家是不是快要没米了?”正喝着粥,月云曦突然想到,询问。

    月辰羽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而后道:“姐不用担心,先吃着就是。我回头再去买一些就是。”

    买?

    “我们还有多少钱?”

    “这……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总之够买米的就是。”

    月云曦想到自己在毒气鬼林挖到的几株珍贵草药,还有从那倒霉男子身上拿的“报酬”,应该可以卖不少钱,于是,拿了一个做工精致的玉质发冠出来。

    “把这个拿去当了,应该能换不少钱。”

    “这个发冠哪里来的??”看到是个男子的发冠,再看那发冠的材质非同一般,月辰羽颇为惊讶!

    虽然他不是非常懂行,可是也看得出这个发冠不是一般人能带的,忍不住询问,月云曦只说了在毒气鬼林捡到的,月辰羽虽然心有疑惑但并未再问。

    “这东西定能卖不少钱,不过万一这发冠的主人找上来呢?”

    “这人一看就是有钱的主,不会在意一个小小发冠的。”事实上,月云曦拿的不止是这个发冠,当然,她是不会说的。

    月辰羽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拿着那发冠出门去了。

    月辰羽一走,屋内就剩月云曦一人,此刻安静下来顿觉疲劳感袭来,倒在床上便沉沉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她仿佛来到了一片空地,真的是空地,连杂草都没有,周围一片白茫茫,仿佛混沌初开。

    虽然空间很小,但是并没有给人压抑感,相反,有一种淡雅释然的气息。

    这里是哪?她是在做梦吗?

    天空中还有一轮明月……

    额?明月?太白天的哪来的明月?

    月云曦目光投向上方的“明月”只觉得有几分眼熟,还未来得及细想,眉心一动,下一刻便睁开了眼,入眼的是熟悉的帷帐。

    果然是在做梦啊……

    还来不及细想,外头传来嘈杂声,月云曦眉头一皱,隐约中似乎听到“小少爷”“受伤”等字眼。

    月辰羽受伤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