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 第九章 二叔吐血
    月云曦在屋内看了一下午的书籍,对这个世界有了大致的了解,直到天黑,估摸着差不多月辰羽也要醒了,出了房间往月辰羽屋子走去。

    刚进屋,才坐下,月辰羽就醒了,看到月云曦的一刻,眼中闪过愧疚。

    “姐,我真没用,钱被抢了。”

    月家现在最缺的就是钱了,可是如今银币被抢,月辰羽满心自责。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月云曦一只手扶住想要起身的月辰羽,一边把脉一边询问。

    “我拿着发冠去当铺,走出来就碰到吴胜锋一行人,他们见我手中有钱,出言污蔑我的钱来路不明,我一时气不过和他们争辩了两句,结果就打起来了我打不过他们,银币都被抢了……我真没用!”

    “不必自责,他们以多欺少,你敌不过是正常的,答应我,下次遇到这种事,打不过就跑,别逞强。”

    “可是钱……”

    “钱没了可以在赚,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吴胜锋坏事做的多了,自会有别人收拾他的。”

    月云曦和月辰羽闲谈了一会,确定他的伤没有什么大碍,吩咐了一下厨房给他准备膳食便离开了。

    出了屋子,行走间,感觉氛围有些奇怪,一众月家弟子匆匆忙忙来回走动,便抓了一个人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二爷旧伤复发,吐血了!”

    什么?!

    月云曦心头一紧,立刻跟着那名弟子来到月君泽的屋子,一进去就看到不少弟子在进进出出,其中一人正拿着带血的毛巾从月云曦面前走过。

    月云曦快速穿过人群来到月君泽的床边,一眼就见到脸色苍白,唇边带血,气若游丝的月君泽,她当即坐到床沿,抓住月君泽的手,一边把脉一边询问。

    “二叔怎么了?”

    “无碍……二叔只是旧伤复发……咳咳……”月君泽不想月云曦担心,不料一开口又是剧烈咳嗽,再次吐出一口血。

    “药丸呢?!怎么还没拿来!”

    “药丸来了!药丸来了!”一名弟子拿着药瓶匆匆而来,打开瓶口往自己的掌心里倒,只是倒了几下什么也没倒出来。

    “没药了!”

    月博宏这才猛然反应过来,他们这个月还没存够买药的钱呢!

    月家之所以那么缺钱,是因为每个月都要花费一大笔钱在月君泽和月云曦那昏迷不醒的父亲身上。

    如今月君泽的病提前复发,而他们还没有赚到足够的钱去买药丸!

    而月君泽之所以提前发病,定然是之前因为给月云曦撑腰,运功释放威压了。

    “没药就去买!用另外一份钱去买!!”

    另外一分钱自然值得就是给月云曦的父亲买药存的那份了。

    “不可……咳咳……”月君泽立刻反对,一激动,又剧烈咳嗽起来,月博宏忙给他顺气。

    “你如今的情况更紧急,君逸那边还可以再缓两天,听我的!”

    君逸,自然就是月云曦的父亲,月君泽的大哥。

    “钱归我管,我不同意……”

    “我同意!小春先拿钱去买药丸,有事我担着。”

    月云曦刚好走进来,立刻开口,对着身后一名弟子道,语气是不容置疑的果决,让人忍不住听从,小春立刻领命出去了。

    虽然她现在有钱,可是现在人多眼杂,保险起见,还是先用她老爹的那一份钱了。

    “等……”月君泽一激动,还想说什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啊泽!”

    “二爷!”

    月云曦快速从储物袋里取出几种药材,又拿笔写了一张药方,给了其中一名弟子道:“按照药方上的比例煎药,快去。”

    “是!”

    那名弟子拿了东西立刻往厨房跑。

    “这里有我和爷爷就行了,你们先出去吧。”月云曦对着一众弟子下令,言辞中带着不容置疑的霸气和果决,众弟子立刻听令退了出去。

    而后,月云曦又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套银针,对着月君泽开始施针,她的速度太快,等月博宏反应过来的的时候,月君泽身上已经扎满了银针。

    好在她白日里买了不少东西,此刻正好派上用场。

    月博宏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想要询问,可是看月云曦如此认真严肃,不敢多说怕影响了她。

    良久,月云曦收针,月博宏见月君泽的气色好了一些,心中诧异,想要说点什么,这时候,药煎好了,两人又搀扶着月君泽喝下。

    很快月君泽就醒了,月博宏正松一口气,小春回来了,鼻青脸肿地回来。

    看到小春的模样,月云曦心中一沉。

    “小春没用,没能买到药丸。”小春低着头,尽力掩盖脸上的伤。

    虽然早有预料,可是亲眼见到还是气愤难耐。

    “怎么回事”

    “药铺的人说,以后都不做我们月家的生意了。”

    其实,对方说得更难听,不然也不会跟他们打起来。

    “不卖就不卖!何至于打人?!简直欺人太甚了!”

    “爷爷莫要生气,将来有他们后悔的时候。”月云曦忙给月博宏顺气,一边对着小春到:“辛苦你了,二叔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你先下去处理伤口,买药的事情以后再说。”

    小春见月君泽看起来确实好多了,这才乖乖退下。

    “没有买到药丸,那我这病怎么控制住的?”月君泽刚醒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等到小春离开之后才消化完刚刚的信息。

    “对啊,云曦你那针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哪来的药材,药方又是怎么回事?储物袋哪里来的?”

    月博宏这回也才缓过来,问出了心中疑惑。

    “什么针?什么药?什么药方,怎么还有储物袋?”听到月博宏的话,月君泽也是满脸疑惑。

    月博宏三两句讲清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于是,就有两双充满眼睛看着月云曦。

    “我之前说,在毒气鬼林捡到了功法,其实是因为我救了一个人,他给了我一个储物袋做报酬,储物袋里有很多宝贝,其中就有那本功法。我用里面的钱买了不少药材和日常用品,药方和银针是之前准备考核严先生弟子的时候,自学学来的。”

    月云曦解释得有理有据,让人信服,说到严先生弟子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低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