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 第十九章 大战凶兽
    苏婉宁见到月云曦和九离的互动,忍不住冷嘲热讽:“月云曦,你以为你用卑劣的手段赢了我,就天下无敌了吗?凶兽可不长眼,皮糙肉厚,任何手段都是行不通的,一会被凶兽给撕了,可别求我救你。”

    “这句话同样还给你,一会可别求着我救你。”月云曦冷冷地回了一句。

    苏婉宁被月云曦的眼神看得心中一堵,气得牙痒痒。

    这个贱人!竟然死到临头了还如此嚣张!她倒是要看看,一会凶兽出来了,她还怎么嚣张!

    “吼!——”

    一声吼叫震耳欲聋,九离所依靠的墙壁旁的铁栅门打开了,一只又两人高的黑斑豹冲了出来!

    结实的身躯,矫健的四肢,凶恶的眼神,直勾勾地望向前方两女子。

    “好大的手笔啊!一出场就是黑斑豹,二阶妖兽,这个钱花得值了!”

    二阶妖兽相当于人类修为的四阶武者,若是以往,很少一开场就放二阶妖兽的,有时候一个时辰过去了,都只有一阶妖兽的身影。

    “不过这坊市的主人也是胆大,下面的人可是苏婉宁呢。”

    “管他是谁呢?反正不关我们的事,有热闹看就行了。”

    黑斑豹怒吼一声,撒开四肢快速往苏婉宁开的方向奔涌而去,苏婉宁反应不及,吓了一跳,身子忍不住一抖,连忙躲开,因为猝不及防,在地板上滚动了两下,身上满是灰尘,有些狼狈。

    黑斑豹虽然就站在九离的身侧不远处,一转头便能看到,与月云曦的距离比苏婉宁还要近一些,可是它一出来就直冲向苏婉宁!

    “吼!——”黑斑豹一击不成,再次怒吼,前蹄着地,一个转身,再次朝着苏婉宁的方向奔咬而去。

    苏婉宁一开始只是吓了一跳,很快反应过来,抽出腰间长鞭,狠狠往黑斑豹身上抽去。

    “吼!——”

    黑斑豹被抽中身躯,嘶鸣一声,更加愤怒地朝着苏婉宁攻击。

    苏婉宁几个纵身跳跃躲闪,手中鞭子来回不停抽动,很快就在黑斑豹身上抽出一道道血痕。黑斑豹不过是二阶妖兽,压根不是苏婉宁的对手,很快便落於下风,被苏婉宁彻底击杀。

    “呼~呼~”苏婉宁站在黑斑豹尸体旁边,喘着粗气。

    黑斑豹虽然不是她的对手,但是实力也不差,这一战消耗了她不少体力。

    苏婉宁心中暗骂,再看对面的月云曦,衣着平整,面容沉静,丝毫没有收到半点影响,心中忍不住暗恨。

    明明自己距离黑斑豹最远,可是为何它攻击的只是自己!

    一定是位置不对,黑斑豹出来正面目视的是自己,下一次,月云曦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苏婉宁正想着,又一道兽吼声传来,另外一个铁栅门打卡,也正如她所希望的,铁栅门出口正对着月云曦所站的位置,而那只巨大的雪花鼠,一出现,两个豆芽眼正对上月云曦的身影。

    苏婉宁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雪花鼠可比黑斑豹狡猾得多,而且牙齿极其锋利!看这次月云曦怎么死!

    “嘶~嘶~”雪花鼠嘶嘶两声,嘴角还流着哈喇子,看着月云曦的目光充满了**。

    这是它的猎物!

    雪花鼠突然撒开细长的四肢往前奔跑,直奔月云曦所在方向,月云曦早就做好了准备,手中匕首握紧,随时准备出击!

    咬死她,咬死她!

    苏婉宁在心中不停地呐喊着。

    眼见着那只雪花鼠张开大口就要朝着月云曦狠狠咬下去,所有人都以为月云曦这次必死无疑了,突然,雪花鼠一个转身,朝着苏婉宁的方向扑过去。

    众人皆是愣了一下,然后就见苏婉宁哀嚎了一声,就地一滚,快速往一旁躲开。

    因为没想到雪花鼠会突然掉头,苏婉宁完全没有准备,肩膀被雪花的爪子划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

    雪花鼠完全把苏婉宁当成猎物,与她缠斗在一起,没多久,同样被苏婉宁击杀。

    “呼~”苏婉宁直接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目光看向依旧站在那里完好无损的月云曦,眼中迸出怒恨。

    为什么!为什么雪花兽会突然掉头攻击她?!

    “月云曦,你使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

    听苏婉宁这么一说,众人也觉得不对劲,按理说就算再没有灵智的妖兽,本能也会选择弱者进行攻击啊,月云曦没有元气,肯定是妖兽的首选的猎物才对啊。

    “妖兽会选择弱者进行攻击,在我们三人中,你最弱,妖兽当然选择攻击你了。”

    月云曦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无语。

    三人中,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苏婉宁是最强的,月云曦是最弱的一个啊!

    难道月云曦真有什么特殊手段让妖兽不攻击她?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不只是观众心存疑虑。

    坊市主楼最高层的某个房间里,两名年轻男子正在交谈。

    白衣男子面容俊逸,目光冷漠,身躯袖长,若只是从远处看,给人一种翩翩公子的形象。

    另一男子身着黑衣,皮肤白皙,五官俊美,红唇偏薄,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

    黑衣男子开口道:“冷风言,你的婉宁妹妹好像受伤了,你怎么不替她说说情?”话语中尽是调侃之意。

    冷风言面无表情地道:“别乱说,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啧啧,人人都说你冷公子人如其名,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萧天沐,你若是动了怜香惜玉之情,直接命人取消了这次刑罚。”

    “那怎么成!本公子虽然爱美人,可是更爱钱啊!再说了,坊市的规矩不可破,影响坊市的信誉!影响的信誉,以后坊市的收入必定大打折扣!”

    黑衣男子萧天沐,也就是坊市的主人,十足的商人。

    冷风言不在多说,而是目光看向斗兽场的中央。

    “你觉得,这次谁能活着走出这斗兽场?”像是不喜欢冷风言这冷漠的表情,萧天沐又继续开口。

    “至少两个能活。“

    萧天沐有些不信,“怎么可能!我的宝贝还没放出来,若是放出来了,他们三个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你太高看苏婉宁了,不过就是个五阶武者,境界还不稳,就算是严先生的弟子,有点保命的手段,也不会是我家宝贝的对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