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 第三十六章 所谓血拼
    激动啊!

    月云曦脸上露出笑容,整个人也感觉精神了不少,这才有闲情逸致仔细端详这方天地,四处走走,四处摸摸。

    虽然这片空间不大,也非常简陋,可是月云曦总有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不过,她真的是在做梦吗?

    这梦也太真实了些。

    她分明能够摸到地面,石头,还有那朦胧的雾气,穿过手心的时候还有朦胧的触感,好似羽毛划过。

    如果是梦境,应该能够由她所控制?

    “来个帅哥美男!”

    ……

    什么都没发生。

    “九离!”

    ……

    什么都没发生。

    果然是她想太多了。

    “我想醒过来”

    月云曦眼睛动了动,下一刻便睁开了眼,入眼的是熟悉的帷幔。

    还真醒了啊?!这梦怎么那么奇怪啊!

    “嗯……”

    月云曦从床上坐了起来,只觉得整个人都精神抖擞,有种想要大打一场发泄一下精力的**。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月云曦伸了伸懒腰,下床走出房门,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然后,下一刻就感觉身边多了一道气息。

    “九离?你昨夜没睡吗?”

    “睡了。”

    是感觉到她的气息才第一时间出现的?

    有这样的超级保镖,其实挺不错的……只要他别不动不动就死啊死的。

    月云曦展颜一笑。

    九离看到她小,虽然不明所以,可是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这一笑,耀眼夺目,天地万物皆失色,月云曦看得都有些呆了。

    这个妖孽,长得如此变态,若非实力高强,恐怕要被人惦记上了。

    咳咳……她怎么能这么邪恶呢!罪过,罪过啊!

    “我给你化个妆,我们下午出去血拼。”

    为什么是下午呢?因为现在已经过了中午了。

    血拼?!

    一听到这个词,九离目光亮了亮,点点头。

    月云曦准备给九离易容的时候,突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吓了一跳。

    “啊!”

    九离眉头一皱,连忙起身。“怎么了?”

    “我脸上的胎记怎么小了?”虽然不是非常明显,可是仔细看还是看得出来。

    原来是这个,九离见不是什么大事,又重新坐了下来,淡淡道:“你体内经脉堵塞,灵力无法运转,全部堆积在脸上,形成了胎记。”

    “你知道。”

    “嗯。”

    第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咋不说。”

    “你又没问我,我以为你知道。”

    好吧……

    她问这话真是蠢了。

    知道自己脸上的胎记成因,月云曦也不着急了,愉快地给九离打理了一番便上了街。

    来人先来到一家首饰铺,一进去,九离身上的气息就沉了下来,浑身释放者冷气。

    铺子里的客人似有所感,全都悄悄往旁边躲,远离九离和月云曦。

    “两位……有什么需要?”

    老板是个妆容艳丽的妇女,看到月云曦两人,立刻小心翼翼地上前询问。

    “有没有男子佩戴的玉佩,还要玉镯,项链,耳环,都拿出来看看。”

    “是……是……”

    女老板哆哆嗦嗦地点头应是,忙叫伙计把店里最好的,最新款的首饰全都拿了出来。

    “都,都在这里了,这些都是我们店里最好的货……”

    女老板把一件件首饰摆放在月云曦面前,身子不自觉地往旁边侧了侧,企图离九离远一点。

    月云曦挑选了两三样看着比较中意的,付了钱之后便离开。

    月云曦一走,店铺里的人都狠狠松了口气,尤其是那女老板,额头的冷汗哗哗地往外冒,终于有时间擦一擦了。

    “刚刚那是月云曦吧,怎么变得那么可怕了?”

    “哪里是月云曦可怕,是她身边的护卫可怕,天啊,他冷气,那眼神,好似随时都能要人命一般。”

    “听说月云曦对战白欣玉不但全身而退,还让白欣玉当众许诺不再找月家麻烦,这月家看来是有了什么底气,要崛起了。”

    “我听说,是因为月家和坊市的关系匪浅,有坊市在给越加撑腰呢!”

    “坊市啊!那还真是不得了啊!月家要崛起了,以后遇到月家的人可要小心一点,可不能再像之前那样针对他们了……”

    ……

    月云曦丝毫不知道首饰铺众人的心理活动,只觉得九离今天有些古怪,一出首饰铺子,身上的冷气就完全收敛,又变回那个毫不起眼的小护卫。

    月云曦心中疑惑,没有多问,而是带着九离往一间成衣铺子走去,同样的,一踏入铺子,九离身上的气息瞬间爆冷,低沉地气压震得众人心头一颤,原本热闹的铺子瞬间变得安静无比。

    “月,月姑娘……”

    成衣铺老板走了过来,声音小若蚊子,十足的小心翼翼。

    “有什么需要吗?”

    “暂时没有。”

    月云曦掉头就走,带着九离走出了铺子。

    所有人这才感觉身上的压力骤减,长长舒了一口气。

    “你是怎么了?”

    走到比较没人的角落,月云曦终于开口询问。

    “什么怎么了?”九离一脸莫名。

    “怎么一进去人家铺子就释放冷气,把人吓得不轻。”

    “你不是说要来血拼吗?”

    血拼?

    难道……

    “你以为血拼就是找人打架?”月云曦瞪大了眼睛。

    “不是吗?”

    月云曦无语扶额,然后解释了一番。

    “血拼是指大肆挥霍金钱买东西,各种买买买,和打架没有关系!”

    “……原来如此。”

    九离一愣,然后恍然大悟。

    月云曦再次无语扶额。

    好吧,这个词确实容易引人误会,不能怪大神理解错误。

    “接下来我们去采购药材,你可不能再释放冷气了。”

    “嗯。”九离点点头,然后默默跟在月云曦身后。

    这次,采买药材非常顺利,月云曦一口气买了一大堆炼药材料,还有一些炼药工具,装满了四个小储物袋。满载而归才离开。

    “刚刚那不是月家的月云曦吗?你们怎么把药卖给她?不怕得罪苏小姐了吗?”铺子里,有个别不明所以的百姓询问。

    “你消息落伍了!这月家如今可是和坊市关系密切,那可是坊市啊!哪里是苏婉宁能相比的!宁愿得罪苏婉宁,也不敢得罪坊市啊!现在好多人都在传,坊市的势力远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