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 第三十七章 月家弟子
    “这些给你。”

    月云曦给九离买了不少服饰,配饰,九离愣了一下,心里有种微妙的感觉。

    明明这些都是最普通的,最低等的东西,若是平常,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可是想到这事今天和月云曦一起血拼买来的,还挑来挑去,比来比去,费了好大的功夫才买来的,他就有种,这些东西很珍贵的感觉。

    愣愣地接过月云曦递过来的储物袋,看着月云曦转身进了房间,直到门关起来才回神。

    月云曦关门炼制了不少的药丸才出门,她来到弟子所在的院子,打算查看月伟豪三人的伤势,才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叹息声。

    “啊睿,等伤好了,我打算离开。”

    “一起走。”另外一道声音响起,低沉,沉稳,仔细一听,带着淡淡的忧伤。

    “我想了一整天,如今自己成了废人,留下来只会给月家添麻烦,若非家主收留,我早就已经饿死街头,如今月家没落,我不能再给月家添麻烦了。”

    “我又何尝不是,在月家这么多年,没有为月家做什么贡献,反而差点害了大家,只恨自己没用!”

    月云曦在外头听着两人的交谈,脑中浮现的是关于月家弟子的事情。

    月家的弟子不多,而几乎所有的月家弟子全都是月博宏还有他父亲,也就是她太爷爷年轻的时候救回来的,也有一些是月君泽和月君逸以前外出历练的时候带回来的,对月家有极深的感情。

    月伟豪和月晨睿都是月家收养的孤儿,月芷妍则是月家长老的女儿,虽然没有月家的血脉,但是都赋予了月这个姓氏,算名正言顺的月家人。

    后来月家渐渐没落,一众下人跑的跑,走的走,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月姓子弟,虽然人不多,但是贵在精,品质都是过得去的。

    就如里面这两人现在的情况,若是离了月家,根本无法生存,可是他们为了不给月家增添压力,要选择离开。

    月云曦性子再冷漠,此刻也有些许动容,直到里头交谈结束,这才抬起步子往里走。

    嘎吱。

    门被推开,里面的两个人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进来,待看到来人是月云曦之后,有些尴尬地拉过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

    “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们的伤。”

    “这里空气不好,都是脏味,大小姐你还是赶紧出去吧。”

    “你们的伤我都能治得,这一点点味道算什么。”月云曦走到月伟豪的身侧,抬手就去掀他的被子。

    “这……”月伟豪两人相视一眼,眼中都是惊奇。

    之前昏迷,醒来的时候听旁人说,他们的伤是大小姐治的,原以为旁人是随意说说,没有太在意,如今听月云曦亲口说,又是一阵惊讶。

    “大小姐……嘶!”月伟豪想说什么,突然脚被月云曦捏了一下,吃痛得叫了一声。

    “嗯,还有知觉,不错。”月云曦在月伟豪的腿上来回捏了几个地方,检查一番后,拿出了一颗高级药丸。

    “把这个吃了,这双腿好好养养,还是有治愈的希望的。”

    “这是……高级药丸?!”月伟豪虽然没有吃过,但是也一眼就认了出来,吓得身子忙往后缩了缩,这一动,又牵扯了伤口,痛的他脸色都扭曲了。

    “不不不,这么珍贵的东西我怎么能用!大小姐还是留着给大爷或者二爷吧。”

    “没有什么能不能,都一样的,而且现在我们家也不缺高级药丸。”月云曦面无表情,这颗高级药丸,不过是她下午炼制的一大锅药丸中的一颗罢了。

    “不不不,我不能吃!这东西太珍贵了!”

    “再珍贵也没有命珍贵!让你吃你就吃!叽叽歪歪半天,聒噪!”月云曦脸色一沉,手中药丸粗鲁地塞进了月伟豪的口中,月伟豪猝不及防,呛了一下,药丸咕噜噜滚进了喉咙。

    “咳咳咳……”

    见月伟豪把药丸吃了,月云曦这才满意,起身,又往月晨睿走去。

    月晨睿早就被月云曦的举动给吓着了,没有像月伟豪那样反应激烈,但是拒绝的态度也非常明显。

    “弟子如今丹田已废,疗伤药丸起不了作用,莫要白白浪费了。”

    月晨睿伤得比月伟豪重得多,四肢重伤,丹田被费,在众人的认知里,就是彻底废了,可是他的表现倒是比月伟豪更平静。

    心态倒是极好的。

    月云曦暗暗点头,她没有说话,掀开月晨睿的被子,伸手覆在月晨睿的丹田处,月晨睿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想要躲开,可是四肢重伤又无法动弹,只能憋着一口气。

    月云曦白天已经检查过月晨睿的丹田,在他昏迷的时候也给他喂了疗伤丹药,不过确实如月晨睿所说,对丹田没有用处。

    “确实比较严重,不过还好,不至于无救。”

    月晨睿的丹田被废,并非丹田破碎,而是处于黯淡无光,元气消散的状态。

    丹田不是破碎,还还能重新养活。

    什么?

    还好?

    月晨睿没想到从月云曦耳中听到这话,饶是他性子再沉稳冷静也忍不住激动。

    “大小姐!你的意思是阿睿的丹田还能恢复?”月伟豪性子更为外放,一听这话,立刻激动地问出声。

    “嗯,我最近学医,在书上有看到类似的情况,你的丹田好好养一养,还是有希望恢复的。”

    月晨睿听得一愣一愣的,而月伟豪早就激动地叫了起来。

    “太好了!阿睿!你听到了吗!你的丹田还有希望恢复!还有希望!你不会变成废人了!”

    “我听见了,我听见了!”

    月晨睿比月伟豪沉稳得多,虽然眼中激动,但是面上的表情依旧平和。

    大小姐说的是不至于无救,那就是“有可能”,而不是“一定”,所以他还是要冷静一点。

    毕竟,大小姐学医也就那么几个月,哪怕天赋再高,水平也有限。

    但是他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平静,免得打击了小姐的自尊心。

    月云曦不清楚月晨睿心中的弯弯绕绕,给两人检查过后便离开,去了月芷妍哪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