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 第78章城门遇怪人
    “没看到那边的牌子嘛”那名卫兵更怒了,指着放在一旁立着的牌子,那牌子上面明晃晃地写着几个大字

    保持安静。

    月云曦两人也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虽然奇怪这进城的规矩古怪,但是也没有说什么,不过看到卫兵连呵斥声都刻意压低之后,更加注意自己的音量了。

    这么多人进城,尤其还是这样特殊的时段,怎么也不可能安静到鸦雀无声,声音还是有一些的,只是比正常的进城音量小了不止一丁半点而。

    大部分人像是对这样的规则习以为常了,非常注意,那些外来的人也看到的牌子,被这样的氛围感染到,自觉地遵守,唯独刚刚被赶下马车,又看到别人的奢华马车,心中不怨的两拨人没有注意到。

    如今他们是看到了,可是对方却一定也不给机会解释,就要把人赶走,辛辛苦苦大老远奔波而来,眼见着就要进城了,就这也被赶走如何能甘心

    而且他们可是早早在城里定下了客栈的,今天要是没入住,那房间就要让给别人了如今特殊时期,边上的小镇客栈一定也是满房的,他们岂不是就要露宿街头了

    “这什么奇怪的规矩这么多人,我们就是今个城,又不是在书院看书,还要保持安静”第一次开口的青年脸色沉了下来,他(身shen)边比他年纪大一点的青年面色也不怎么好看,只是没有说话罢了。

    那卫兵脸色越发难看,不再争辩,也不再给两人解释的机会,生怕又闹出什么声响一般,快速给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其他卫兵立刻上前,伸出手就要动手抓人。

    “误会,我们不是一起的。”沈掌柜的连忙开口解释,带着月云曦和那些人拉开距离。

    两名本想来抓人的卫兵蹲了一顿,手中动手停了下来,转头往月云曦两人后方排队的两拨人抓去。

    有了沈掌柜的“开头”,那两拨人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纷纷和那两个开口抱怨的青年拉开距离,道“我们也不是一道的。”

    有一就有二,两拨人人数并不少,加起来总共十来人,此刻纷纷往后退,摆明了划清界限,一瞬间,那两名最先开口的青年被孤立了出来。

    月云曦和沈掌柜的脸色难看不已,对面那几个人分明是一伙的,对方想要闹内讧他们管不着,可是在他们之后再说这话,显然就有点(欲yu)盖弥彰了。

    搞得好像是他们带头的一样。

    “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家伙也不看看是谁带你们来的关键时刻竟然撇清关系好啊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那两名被孤立出来的青年气得不轻,指着那些同伴就是一阵叱责痛骂,这次显然是气急了,声音比之前的都要大,几乎都要传到城门位置了,那几个守门卫兵脸色骤变,两人一组,一个扣住对方的嘴巴,一个按住对方的肩膀同时捂住他的嘴巴。

    尽管只是一瞬间的事(情qing),卫兵速度很快,但是声音依旧已经传了出去,前方正在排队的人纷纷回望,有一些人满脸莫名,甚至还有带着看好戏心态的,但是,更多人表现出了惊吓。

    没错,就是惊吓

    又不是抓他们的他们惊吓什么

    月云曦和沈掌柜的还买来得及思考原由,在前方,其中一辆最为奢华精致的马车,上方的帘子轻轻飘了起来,一道无形的利刃划破空气,朝着那嚷嚷声最大的青年砍来。

    噗

    下一刻鲜血溅了一地,只一眨眼的功夫,那青年的脑袋和脖子就分了家。

    这

    众排队的人都傻眼了。

    咚

    青年的脑袋飞起,又落下,正好掉在一个大婶的脚边,突突的眼神直直望着她,十分骇人,那大婶大吃一惊,张大嘴险些叫出声,立刻被旁边的一个年轻男子捂住了嘴巴。

    大婶缓了缓气息,很快回过神来,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xiong)脯,对着年轻男子投出一个感谢的眼神。

    这是什么(情qing)况

    不少初来乍到的人恐惧的同时都心生疑惑,隐约感觉到什么潜规则,都纷纷闭上了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二弟”

    另一名抱怨的青年距离最近,被溅了一脸血,猛然间呆住了,等回过神来,自己弟弟的脑袋已经落在了远处,当即惊叫一声,扑上去,马上要大哭起来。

    “快捂住他的嘴”

    卫兵脸色难看至极,连忙招呼一名伙伴上前,就要捂住对方的嘴巴,可是才上前一步,就感觉一道恐怖的力量破空而来,后背发凉,求生地本能让他快速后退了好几步。

    不只是他,周围人也赶忙退后。

    嗖

    噗

    同样了,那无形的利刃切断了对方的脖子,不同的是,这次他的脑袋没有飞出去,而是滚落在一旁,停在了月云曦的面前。

    沈掌柜的生怕月云曦年纪小被吓着,立刻上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这根本是草菅人命啊

    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身shen)首异处的两个人,还想打抱不平的心思瞬间歇了。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

    站在最前方的卫兵,看着非常年轻,看着像是新兵,一阵紧张地对着马车低头哈腰的,边说(身shen)子还边瑟瑟发抖。

    碰

    那名说话的卫兵被一道力量轰了出去,飞出了好几米,不过看样子应该是还活着。

    然后,就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下,那辆奢华到极致的马车渐渐驶入了城门,消失无踪。

    “这什么人啊也太嚣张了吧。”

    “嘘小声点肯定是非常了不得的人物啊没见一出手就杀了两个人嘛,那些卫兵还不敢怎么样,再看这些人的样子,好像习以为常了。”

    “这警示牌,该不会是专门为了那人而设的吧”

    “应该是了谁知道呢。”

    见到豪华马车消失,那些卫兵也狠狠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刚刚那十几秒的时间简直是煎熬的,回过神来之后,心头又升起了火气。

    都是这些人害得他们差点办了坏事该死的<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