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 第89章想坑姑奶奶的钱门儿都没有
    速度可真快

    “这都什么人啊,莫名其妙的,早知道不做好事了。”月云曦摸了摸鼻子,也没了再逛下去的兴致,便往坊市入口走回去。

    “刚刚走出去的不是才进去没多久吗”

    “是啊,这么快就出来了,估计看到那些东西太贵,买不起,早早就出来了,果然是土冒子,幸好我们聪明,早早赚了一笔,等会可以去好好喝一顿了。”看到月云曦离开的背影,守门的男子不屑地嘀咕了一句,然后习惯(性xing)地去摸自己腰间的储物袋,只是

    “我的储物袋呢”

    “我的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

    另一边,月云曦一边走,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手中的两个储物袋,抛着抛着倒有点耍杂技的意味了。

    “没想到就这么点时间,还收了那么多的入门费,这坊市果然油水多啊若是晚一点再出来,说不定更多呢。”

    想坑姑(奶nai)(奶nai)的钱门儿都没有

    不说那两个被顺走了储物袋的守卫又多么苦((逼)),再说被一众暗卫带回去的简茜柔,今(日ri)难得的没有躺在(床chuang)上,而是坐在椅子上接受治疗。

    “怎么回事为何提前发作了”男子一袭紫色衣袍,没有繁杂的点缀与花纹,矜贵奢华,一张脸若雕刻般五官分明,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俊美无双,淡紫色的眸子似魅似妖,此刻仿若有暴风雨在酝酿,一不小心就让会坠入无限深渊,万劫不复。

    这是个冷血冷(情qing)之人。

    扑通

    一群暗卫不知作何解释,纷纷跪了下去,再多的解释都是徒劳,他们没有照顾好小主子是事实。

    看到面前一个个吹下去的脑袋,男子紫色的眸子投出越发危险骇人的冷气,手指轻动,下一刻,就要夺人(性xing)命。

    这时,一道微弱的力量拉住了他的衣袖,俊美男子(身shen)上的气息瞬间收敛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温柔和善。

    对了,小柔不喜欢他乱杀人的。

    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紫眸男子猛地看向简茜柔道“你感觉怎么样了”

    若是以往,小柔必定要躺上一个晚上才会好,今(日ri)

    “我还好。”简茜柔脸色有些苍白,还是挤出一抹笑容。

    “不关他们的事,今天是意外。”简茜柔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还能有经历和简墨炎说话,只觉得这次并没有以前那么严重,尤其是,左边耳朵

    想着,简茜柔突然想起来什么,抬手往自己的左边耳朵摸去,见到简茜柔的动作,简墨炎以为她又不舒服了,立刻紧张起来。

    简茜柔摸了摸耳朵,她记得,刚刚是左边耳朵先出状况的,然后哪位姐姐不知道做了什么,她觉得耳朵边上痒痒的,没有仔细思考,右边耳朵的保护屏障也破了。

    “我左边耳朵刚才有没有什么东西”没有摸到什么,简茜柔抬头问向面前一(身shen)白衣的青年。

    “没有,但是”

    “但是什么云神棍,别卖关子”简墨炎最看不得云景修这幅高深莫测的样子,脸色越发难看了。

    神棍

    云景修的嘴角抽了抽,想到正事,立刻严肃起来,又在简茜柔的左边耳朵仔细端详了几下,然后眼睛一眯,非常肯定地道“有人给茜柔做了紧急处理。”

    “把晚上发生的事(情qing)仔细说给本主”简墨炎紫色眸子一眯,沉声对着简茜柔的女暗卫道。

    “晚上”暗卫非常仔细地把晚上发生的事(情qing)全都说出来,事无巨细,包括简茜柔和月云曦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甚至月云曦讨价还价的语气都交代得清清楚楚。

    听到月云曦把手伸向简茜柔耳朵的时候,云景修眼睛登时亮了。“你们可有看到她做了什么”

    他们起先以为对方要对自家小主子不利,立刻冲出去了,哪里注意到月云曦做了什么

    暗卫说不出来,云景修也能猜到原由,略微有些失望。

    “简狂魔,这个女子的”医术不简单啊

    “一天之内,务必把这个女子找出来”

    阿嚏阿嚏

    月云曦不知道自己又被惦记上了,刚躺下,就一个劲地打喷嚏,摸了摸鼻子。

    “怎么回事莫不是着凉了”甩甩头,月云曦赶紧又多盖了一层被子。

    第二天,月云曦和沈掌柜的依旧早早就来到了会场,今天准备的东西只比昨天多了几样,大多数都是普通的草药,毕竟会来这里浏览的都是比较普通的商户。

    不过,他们还是摆放了一株灵植在显眼的位置,人流量那么大,说不定会有一两个潜在黄金客户呢

    “时间还早,你可以先”和昨天一样,他们整理好台面之后,沈光辉本想让月云曦先去随意逛逛,他自己先守摊位,只是话刚说出口,迎面就来了几个人,把他后面的话被堵了。

    “姑娘,我昨天按照你说的做,晚上真的没有失眠了”

    “妹子,昨天那配方再给我来一份,不来三份”一个(身shen)形(娇jiao)小的中年女子一脸喜意地说。

    “大姐,你这(情qing)况只要再服两次药就可以,用不到三份。”月云曦微笑着解释,那中年女子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继续道“那就,那就再来两份,顺便把你们的单子给我瞧瞧,我家那位是在给炼丹师打下手的,说不定能用上。”

    给炼丹师打下手的啊这资源好啊

    月云曦欢欢喜地把万盛药行在安城镇分行的相关资料单子给了对方。

    陆陆续续又来了好几个人,与昨天的场景相似,沈掌柜的笑得满脸菊花样,合不拢嘴啊

    这次没有带自己拍卖行里的伙计,而是带了月云曦来,真是明智的选择

    就算自己没有分到好的位置又如何金子总会发光的

    那些之前嘲笑自己的人,若是知道现在是这个场景,肯定比吃了屎还难受。

    临近中午的时候,人渐渐少了些,月云曦也可以稍微喘口气了,刚坐下来,面前就出现一道(阴yin)影挡住了光线,抬头一看,有几分眼熟。

    “沈执事,我来看看你这边的(情qing)况,怎么一个人都没有”<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