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 第97章炼丹奇人,云公子
    “云曦,这是炼丹大师云公子,第一山庄的贵客。”沈光辉不愧是商人,一语就击中月云曦的要害。

    炼丹师

    月云曦一听,上下扫视了云景修几眼,这么年轻,十足的小鲜(肉rou),还炼丹大师

    原来这小姑娘不认识自己

    是了,她是外地来的,不认识他(情qing)有可原。

    云景修脸上的表(情qing)缓和了些,对着月云曦许诺道“我是云景修,炼丹师,现在在第一山庄的贵客,在茗新洲城算是小有名气,你若是能治好茜柔,第一山庄都欠你一个人(情qing)。”云景修这话说的可大了,能让第一山庄欠人(情qing),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事(情qing)啊

    第一山庄月云曦刚刚有听沈光辉提过,在州城是土霸主一般的存在,地位比药师盟更高,据说那庄主很是恐怖,实力下人,呼一口气,整个茗新洲城都要抖一抖。

    刚刚听到的时候月云曦就觉得对方是个暴力因子,如今一见,更加确定了想法。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药童,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治病救人,云公子还是另请高明吧。”她没有对简茜柔做过详细的诊断,不敢乱下担保,一治不好,小命就不保了,指不定连全尸都没,以她现在的实力,对方吹口气就把自己灭了。

    还有刚刚这人说的很清楚,治好了才有欠人(情qing),没治好呢

    “姑娘去看看,若是是在无能为力我们也不会为难姑娘。”看出月云曦的顾忌,云景修心头有些懊恼。

    这姑娘怎么不精通呢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是言出必行的。

    “确定”月云曦还是不信。

    “我以我炼丹师的名誉担保,姑娘尽力而为就好,绝对不会为难姑娘。”

    月云曦把目光投向了沈光辉。

    面前这人她不了解,沈光辉见多识广,应该更清楚,而且,她对简茜柔颇有好感。

    “云公子是有(身shen)份的人,信得过。”

    “那好吧。”

    “那赶紧走”

    月云曦一同意,下一刻手臂就被人捞起来,整个人向上升,然后又往下坠,她看到自己被云景修带飞起来,在空中一个旋(身shen),视野下方是当铺后方的院子,随后,(屁pi)股就坐在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

    还有妖兽坐骑,真是土豪啊

    时间紧迫,妖兽坐骑被快速驱赶,两旁的风呼啸而过,月云曦都没有时间看清周围风景就到了。

    这里是哪里

    没有给月云曦细看建筑的时间,云景修再次拉着她的手跳下了妖兽坐骑,火速往里面冲,直接破门而入,把里面的守卫都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才知道是云景修。

    一路各种破门,很快来到了(床chuang)前,此刻做工精致,镶嵌着精美宝石的大(床chuang)上,躺着一个(娇jiao)小的(身shen)影。

    简茜柔虽然不过十二岁,可是照顾得好,长得并不矮,只不过(床chuang)铺太大,所以显得她(娇jiao)小。

    “快给他看看。”云景修说这话的时候,月云曦已经伸出手给简茜柔查看(情qing)况了。

    脉搏很微弱,几乎都要察觉不到了,不过还有气息,而且只是微弱,生机还在,所以月云曦也没有一开始的焦急。

    这边云景修焦急得很,看着月云曦一脸平静地在简茜柔(身shen)上摸索来摸索去,很想出声催促,可是他又知道这时候最忌讳被人打扰,只能干瞪眼。

    他本(身shen)是炼丹师,自然是看病问诊的,可是自从他晋级炼丹师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这块了,丹药能够处理好的事(情qing),为何还要去做其他麻烦事呢

    他只要找到病原,然后炼制丹药就行了,问题是,简茜柔的(情qing)况他诊断不出来,不只是他,请了很多厉害的药师也诊断不出来。

    所以也只能用各种珍品补药丹药来吊着了。

    这时,简墨炎也接到当铺传递的消息赶回来了,心中焦急还没找到那个医术高明的女子,一进来就看到站在一旁干瞪眼的云景修,以及,一个陌生的,穿着简朴的年轻女子。

    “墨炎,你回来了,我找到那女子了。”说完,猛然意识到简墨炎的恐怖,担心他的出现会吓到月云曦,连忙拉着他往外走,到外头和他详细说明一下(情qing)况,这时候,月云曦转过头来了。

    “马上准备一下这几样东西”

    糟了

    云景修心头一跳,连忙往前一步企图挡在简墨炎前方,站定之后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比对方矮,这样根本挡不住啊

    月云曦已经看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余光瞄了一下,没有在意,把手中的单子给了云景修。

    “怎么不是很着急吗”月云曦见云景修没有什么反应,而且姿势僵硬的,表(情qing)古怪,不由得皱眉。

    这人是抽风了吗

    “去,马上就去”

    被瞪了一眼,云景修回过神来,快速接过月云曦手中的单子,快速冲了出去,走到门口到意识到不对。

    他走了,那房间里不就只剩下那个杀人狂魔和软软糯糯的小姑娘吗

    他还没来得及和简狂魔说小姑娘的事(情qing)呢,万一他一个不痛快,把人的脑袋削了怎么办

    “准备好单子上的东西”把手中的清单塞给门口的守卫,云景修回(身shen)再次进了房间。

    屋内,月云曦吩咐完云景修就转(身shen),压根没有多看简墨炎一眼,虽然对方(身shen)上的戾气很重,让人无法忽视。

    她一边给简茜柔时针,一边给她按摩,没多久,简茜柔(身shen)上几处地方都扎了针,其中属心脏处和耳朵处最密集。

    简墨炎目光凌厉地盯着月云曦的动作,只要一有不对劲他就要灭了她。

    云景修看到这样警惕的简墨炎,哪怕那目光不是直接对着自己的,依旧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太可怕了。

    虽然和这男人相处很久了,依旧觉得心头发毛。

    “我说简狂魔,你别用这么恐怖的眼神看人”万一把人吓到了,手抖了怎么办

    简墨炎哪里听得进去,一双锐利的眸子爆发出更加骇人的气势。

    云景修

    “东西来了吗”

    月云曦相似对那刺人的目光毫无所觉,时针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转过来询问。<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