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 第99章第一次和女子打交道
    “姑娘先在这里休息片刻,待我们的药师检查过后再决定姑娘的去留。”云景修瞧瞧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中一阵怕怕,这姑娘还真是不怕死啊敢这样和简墨炎说话,还敢直面瞪他的人,简直佩服

    他自己都不敢啊

    云景修拍了拍手,很快一直守在外头战战兢兢的几个药师鱼贯而入,围着简茜柔给他做检查,得出来的结论和云景修自己诊断的差不多。

    众人药师检查完,纷纷松了一口气,不敢多留,快速退了出去。

    “这下放心了吧,我晚上还有事(情qing)要做,真的得走了。”拖太久,沈掌柜也会担心。

    “不着急,你需要什么我这边可以派人去帮你拿来,你再我们这里做也可以的,还有那个大叔是你朋友吧,我已经派人去请了。”

    这是硬要把人留下的意思了

    看来是走不了了,月云曦心中不悦,干脆拉了椅子坐下来,问“说吧,你们到底想要什么,还有这里是哪里,你们是干什么的”

    既然确定走不了了,总要知道对方的底细,好确定自己明天能不能完好地离开。

    虽然沈掌柜的说了云公子是有(身shen)份名气的炼丹师,但是这紫衣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君子风度之类的东西肯定没有。

    这些问题不是应该他们问她吗怎么反过来了

    云景修仔细观察着月云曦的表(情qing),想从中看出演戏的成分,可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倒像是真的一无所知。

    “这里是皓月楼。”

    皓月楼有几分耳熟啊等等那不是第一山庄的地盘吗

    “你是第一山庄的炼丹师奇人”

    听说有一个厉害的炼丹师,人称炼丹奇人,不知道具体是几品,但是经常炼一些稀奇古怪的丹药出来,当然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丹,有毒丹,怪丹,所以有了这个称号。

    只是没想到这么年轻啊。

    “我不喜欢这个称号。”

    什么炼丹奇人,多难听,炼丹天才也比这好听多了。

    也不是他故意捣鼓怪丹,只是一些炼制失败的丹药而已,反正是废丹,扔了浪费,偶尔拿来捉弄人。

    一般炼丹师炼丹,不是成功就是失败,成功了就是丹药,失败了就是粉末渣子,很少像他那样,一颗成功,旁白还会衍生一些成型的怪丹。

    他也不知道为啥和别人不一样,他不是故意的啊

    月云曦不知道云景修心中的郁闷,目光看向紫眸紫袍的男子,听说第一山庄的庄主是个恐怖的杀人魔,见人不顺眼就削人脑袋,连让人惨叫的机会都没有,一双紫色的眸子如妖如魅,又撕裂人灵魂的魔力。

    如今一看,确实满(身shen)戾气,好似谁都欠了他一样,不过也没有传言中那么夸张。

    气场强大她家阿离霸气一放,分分钟秒杀对方。

    俊美妖孽她家阿离比眼前这人帅气多了

    虽然有些傻。

    这时,一名面容冷峻的男子进来汇报,说是药师盟也没找到那个医术高明的女子。

    月云曦联想到苗长老匆匆离去时候的样子,原来这两厮一开始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啊

    估计是之前在坊市瞎逛的时候对简茜柔做的急救让这些人惦记上她了。

    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qing)。

    这些人,名声在外,应该不会奴役她吧不知道沈掌柜那边怎么样了。

    很快,沈光辉就被请了过来,得知事(情qing)的大概,心中不由得感慨,再看到简墨炎的时候,吓得低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给这两位安排房间,再来几个人去把月姑娘要的东西取过来。”云景修吩咐下去,下面人动作很快把所有事(情qing)都做好了。

    缩在房间里,沈光辉才偷偷抹了一把汗。

    没想到简墨炎也在这里

    明白简墨炎的厉害,沈光辉也没敢问月云曦简茜柔的(情qing)况,只和她商量了明天的注意事项。

    两人的话语自然传到简墨炎和云景修的耳中。

    “看着就是普通的参加品鉴会的商户,调查来的资料也吻合他们的说法。”

    因为时间短,资料并不是很齐全,只有两人到茗新洲城这几天的事(情qing),沈光辉查到的更多一些,他本来就是茗新洲城出去的,药师盟,几大商行的老人都认得他,月云曦就不同了,目前只知道他是沈掌柜的朋友,以药童的(身shen)份来的。

    沈光辉说月云曦是好奇想来见见大州城风貌的,说的是大实话,可是简墨炎两人不信。

    一个镇上小家族的小姐,怎么可能有这么强悍的医术一定有更深的秘密

    “再查”简墨炎冷声吩咐。

    云景修的面色也难得凝重起来。

    五天之内两次出现在小柔面前,难道真是故意做戏

    难道月云曦能预料到小柔偷偷溜出去玩耍了专门派人等着她。可是之前那四个大汉他们查过了,只是普通的见财起意啊。

    若是月云曦确实目的不纯,他算不算引狼入室

    这样一个小姑娘,修为也高不到哪儿去,若是真有问题,直接削了就是,就怕她会对简茜柔不利。

    简墨炎脸色也很难看,只有在望向简茜柔的时候目光柔和了些。

    “再观察看看吧。”云景修叹息一声。

    就算对方真实别有用心,目前也不能把人如何,只有她能控制简茜柔的病(情qing)

    月云曦和沈光辉的商量完事(情qing),云景修满脸笑意地端着酒过来了,一看就是要长谈的趋势。

    “抱歉,我还得随时待命,不能喝酒。”月云曦心(情qing)不大美丽,说出来的话也带着刺。

    云景修假装听不懂,笑了笑,依旧把手中的就放在桌上。

    “这可是上等的灵酒,喝了能够提神醒脑,疏通经络,一般人可遇不见,整个茗新洲城找不出第二壶,你确定不要”

    灵酒,月云曦没听过,没有开盖,光闻着味道就知道是极品好物,只是

    “云公子是第一次和女子打交道吧”

    云景修表(情qing)一僵,没想到月云曦会看出来,有些尴尬“为何这么说”

    “正常来说,没有人会拿就酒进女子的房间来(套tao)近乎,这是对付男子的招数。”<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