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狂妃:神级炼丹师 第134章受伤
    “小曦子,你是灵师”

    天星长老感觉这话从自己的嘴里面说出来都是很不真实,但是月云曦表现出来的,也就只有这样才能解释。

    这补灵丸也就只有灵师级别的人才能炼制出来,再不济也得灵者巅峰才能做得到。

    “咳”说起实力,月云曦的脸色都有些讪讪的。

    “我只是四阶灵者。”

    月云曦刚刚说完就看到几个人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那个我虽然只是四阶灵者,天赋是差了点,你们也不用这么惊讶吧。”

    “你说你只是四阶灵者,但是我们三个都是快要踏入灵王的人,怎么昨天还被你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宇文歌苦笑不得的说道,这小师妹短短两天给他的惊喜可是太多了。

    “可能我实战能力比你们多吧。”

    “你一个大家闺秀,居然实战能力比我们多。”

    一溜嘴,月云曦居然把自己前世的事(情qing)说出来了,作为特种兵,即使是医生,当然实战能力也是很高的。

    既然不能解释,月云曦索(性xing)就缄口不语。

    其余几个人也就当月云曦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没有过多的深思。

    “明天再开始吧,今天你好好休息,我也再想想到底要怎样教你。”

    天星长老说完,便一脸沉重的离开了。

    月云曦也转(身shen)离开了,今天确实耗损了她不少的实力,再继续她也没有任何的力气了。

    “这小师妹,确实是很让人惊喜。”看着月云曦的背影,宇文歌收起了自己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郑重的说道。

    “体内的经脉比常人要不同寻常很多,看起来平易近人,但是戒备感却很强,一个前进小姐,实战能力却比我们还强”

    水桑皱着眉说道。

    三个人疑惑的皱了皱眉,“看来有时间得回家一趟,在这里,消息太闭塞了。”

    “走了,走了,今朝有酒今朝醉。”

    月云曦检查了一下自己,虽然严重,但是相对来说她自己还是能够弄好自己的。

    “呼”沉重的叹口气,服下一颗以前就炼制好的药丸,虽然药(性xing)不太烈,月云曦还是感觉到了经脉中传来的疼痛。

    半个时辰以后,感觉药力已经全部被吸收,月云曦咬牙支撑住自己的(身shen)体,苍白的脸上因为疼痛不断地冒汗。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让月云曦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

    “谁”

    “小师妹,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

    几个人还是听出了月云曦语气中的不耐烦。

    月云曦的感觉就是,现在自己已经自(身shen)难保了,但是还有人来给自己添麻烦。

    他们进来的时候,月云曦已经整理好自己,现在除了脸色有点苍白以外,已经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了。

    “有什么事吗”

    “这是疗伤药,药(性xing)不烈,刚好适合小师妹你,我就给你送过来了。”

    犹豫了一下,看了眼认真的宇文歌,“好的,谢谢宇文师兄。”

    “那我先走了,你先调理。”

    月云曦点点头,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宇文歌本来想要帮帮月云曦,不过想到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qing),摇摇头还是离开了。

    检查了一下没毒,月云曦还是服下了药,毕竟现在她没有时间自己给自己炼药。

    吃完丹药月云曦就沉沉的睡下了。

    月云曦不知道的是,这时候她的空间发生了变化,空间瞬间笼罩着整个小院,隔绝了外部的一切气息。

    她的(身shen)体慢慢的悬浮在空中,一丝丝精纯的灵气迅速的向她的(身shen)体涌去,像是有秩序般的修复着她的经脉。

    而月云曦的(身shen)体也在一遍一遍的冲刷中,发生了质的变化。

    阳光打在月云曦的(身shen)上,即使再疲倦,也刺得她不得不睁开眼睛,用手挡住眼睛上的阳光,隔了好久才适应。

    她记得她只是睡了一会,想不到一晚上就过去了。

    连窗子都忘记关了,幸好是在这里,不然自己怕是被人弄死了都没有任何的感觉。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shen)体,月云曦再次惊呆了。

    绕是她再怎么淡定,这次也淡定不了了。

    明明

    “明明都奄奄一息了,没想到今天还恢复了,不但恢复,居然还增强了实力。”

    淡淡一笑,“你不是凌科,但是又和我心意相通,难道”

    月云曦沉思着自己的(身shen)上到底有什么是可以成精的。

    “你不会是”

    “除了我还有谁,不是我,你现在还躺在(床chuang)上呢”

    话音一落,月云曦就看到自己面前一个软软的小孩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全(身shen)白色的衣服,就连发色也是白色的。

    虽然这样,但是让人感觉不到违和感,而且看起来很可(爱ai)。

    看着这小孩的第一眼,她居然感觉心脏狠狠地震了一下,熟悉感向她铺面而来。

    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捏了捏小孩子软软的脸,不出所料的非常软。

    “啪。”手一把被拍掉,月云曦的思绪迅速的被拉了回来,看着眼前对她怒目而视的小孩子,不知怎么就想笑。

    而她,确实也就这么做了。

    “谁准你捏我的,这么久了,还是这个样子。”

    小孩子憋着嘴不满的抱怨道。

    “这么久”

    本来怒气冲冲的小孩子瞬间满目深沉的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她脸上的胎记。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这个胎记,九离说这是封印。

    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审视这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屁pi)大点的孩子,直到看得他头皮发麻。

    “你有什么,想问可以问,但是”

    “有些事我是不会说的,得你自己知道。”

    点点头,没意见。

    “你是属于我的吗”

    “呸你的主人一直是我吗”

    “是。”

    “你应该感觉得到我的(身shen)上有你熟悉的味道。”

    月云曦点点头,确实很熟悉。

    “你一直都在,为什么以前不出来。”

    “以前我力量不够,不足以使我凝聚成形,这次是因为你,所以我才被迫出来的,这次过后,我可能又要虚弱好久。”

    说完还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月云曦。<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