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五章异体空间
    直到朝阳初生,小院笼罩在一片朝霞之上,路天辰才结束了这场辩论,用于讲解的几百部史籍宝典,也被他一本本重新放入了空间戒指之内。

    老树无声,毫无反应。

    路天辰干脆搬了张竹塌,就在树下小睡了一会儿,直到被一个仆役丫头叫醒,请他前殿用早饭。

    东方炎对路天辰亲厚,不肯让他另起炉灶,当成一家人一样,每天与家人一起用餐。

    早餐桌上,也只有东方炎夫妇,与他们的几个儿女,其中当然也有东方美珊,她看到路天辰进来,直接摔掉筷子,转身就离开了。

    东方炎骂了两声,拉路天辰坐在自己身边,一起用早餐。

    吃过了早餐,东方炎将自由出入东方氏藏书阁的符玉,给了路天辰一块,让他随意去藏书阁浏览。

    这个人情就太大了。

    路天辰拒绝了下,没有推掉,也就随手接受了。

    他当然不会冒失去人家的藏书阁,每个家族的藏书阁,都是一个家族的根基,里面的武典秘笈,都是各家子弟拼命才能得到的奖励,路天辰不可能真的跑去随意翻看。

    何况,身为一品家族的嫡子,自己家的藏书阁,品级远超东方氏,该看的武经秘籍,路天辰早就读过了。

    眼下最要紧的事,就是重塑造丹田武海。

    路天辰从前殿回来,摆脱了跟屁虫的东方美珠,回到了小院里,小睡了一会儿,就又开始说服老树,确定老树就是十万年前的神级生灵,这件事已经做完了,接着,路天辰要说服神树,说服他肯帮助自己。

    他从小时候记事时讲起,讲自己的过去,小时候的糗事,做过的坏事,打了张家的小殿下,将他家的小公主当马骑,害得人家领着小公主过来认亲,非要订个娃娃亲不可。

    路天辰小时候真的很皮,上树打鸟,下树打人,坏事一大堆。

    但他也会跑到贫苦人家,一大锭帝国金,扔过去……

    自从开辟了丹田武海之后,路天辰就成了帝国最耀眼的存在,当年武修院里,他将那些王族皇族,都打了个遍,得罪的权贵,足够吓死人。

    路天辰从天明讲到日暮,半途东方美珠过来捣乱,将一大堆有关重塑丹田武海的秘宝,拿给他看,又是凝丹丸,又是九重大神丹,每一粒都是得为不易,小丫头冒着生命危险,给他偷来的……

    日落日升。

    三天过去了。

    这天夜深人静,路天辰再度来到了神树前,提起手中的一大捅桐油,对老树说道。

    “好话说尽了,那么,你来选,是帮我一次,让我认为你师,终生守护你,还是让这桶油说话,一把火烧了你!”

    轻风徐徐。

    风过处,应该摆动的枝叶,却僵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好象一位老头,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路天辰,看着他手中的那桶桐油,他想问,哪来的,没见他出去找油啊……

    路天辰嘿嘿一笑,似乎看透了老树的心思,他摆了摆手中的那枚空间戒指,森然一笑。

    “神树先生,这里早就备好的桐油,足能烧透这座千邺城,我很清楚,以你的能为,是烧不死你的……嗯,我手头上还有锯子,各种各样的锯子,斧头也有几十把,还有毒水,你能避得到火,也避不开毒水,我如果在这方圆几里之内的所有水源,都下上万毒水,你猜猜你能不能活,哈哈,

    对了,更绝的是,我还有生灵液,这种东西,涂到你身上,再对外宣称,吃你的枝叶能抬病,哈哈,当然能治病了,生灵液对于普通人的病症,都有奇效的,老树先生,您觉得每天都有人盼着吃到你的枝叶,用尽各种办法,得到你的枝叶,那种感受,一定不太好……”

    老树动也不动,不过,一股威压,已经在空间如波铺展开来。

    路天辰微笑说道:“当然,还有最后一条路,杀死我,动手,神树先生,死在你的手里,胜过我自己动手。那些羞辱,那些嘲讽,那些诅咒,那些盼着我永远废物下去的人,他们赢了。”

    路天辰停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不会再屈辱活着,人生只有一次,我要象一个真正的男人,顶天立地而活,哪怕一天!”

    说完,他就打开了桐油,看着神树,却没有动手。

    老树斑驳的树皮,扭曲了一下,现出一张沧桑的老脸,那是他能凝出的人形。

    老树更沧桑的声音,却出现在路天辰的心底。

    “好了,你准备了这么多,其实,都没有用,神级生灵的手段,是你想也想不到的……算了,我收下你这个徒弟,痴儿,跪我吧,我原来有个名字,叫古榕,你就叫我古老,不必叫老师,我也教不了你什么,最多帮你在丹田武海,装一只筐子……”

    路天辰早已经喜出望外,毫不犹豫,噗地跪拜,口称老师。

    “我就知道,我一定不会错,哈哈,古榕,古榕,长着梨子与枣子的榕树……”

    “哼,皮猴子,尊师重道,尊师重道,滚过来吧,让我们来试试,看看怎么帮你,重塑丹田武海这种事,我老树可没有做过。”

    路天辰急忙起身来,来到了老树身前,老树垂下一根老枝,将枝叶搭在他身上。

    顿时,一道目光,穿透了路天辰的身躯,直透入了他的五脏六腑,在他的丹田武海处,停留的时间最久,许久,才沉吟说道。

    “确实,丹田武海已经破碎,无法修复了,只能装一个异体空间进去……也许,也许别的神级生灵,能帮你重塑丹田武海,但老树还做不到。天辰,你想好了,确定要我帮你么。”

    路天辰连连点头,询问异体空间的事,这种事很罕见,实际上,破碎丹田武海这种事,绝不罕见,各大势力间的明争暗斗,谁家的后辈过后耀眼,就有被阴谋击碎丹田武海的可能。

    被击碎后,往往就成了废人,从没有听说过,还能装个异体空间的。

    “就是异体空间,一只装东西的筐,我可以借你一只……”

    神树声音平静,但这句话落到路天辰耳中,如惊雷一般,他全身如电流一样,微微颤抖。

    “……就是说,真的在我的身体里,放一只筐?”

    “对,我的筐!相当于你人族原来的丹田武海,只不过,我的筐稍大了些,也更强韧,更强大。”老树依然平静,声音中,却有一股得意之气。

    “不过,放筐的过程,等于割裂你的身躯,打碎你的丹田,普通人是受不了的。”

    路天辰笑了,笑容坚毅无比,两只眼睛,明亮如星。

    “再痛,能有别人指着你骂废物更痛么,古老,我会一生感激您的厚赐……”

    老树轻叹道:

    “世事人心,就是如此,强者为尊,你受的白眼冷落,也是难免的……唉,你过来吧,抱住我,再疼也不能放开,我通过脉络把空间放进去。”

    路天辰照作,全身放松,抱在树上,过一会,蓦地,一股柔和的巨大力量在他的身体相接之处,涌入体内,前身几十个重穴,几乎同时有股极宏大的热流涌入。

    ……经过多年的炼体,本以为接近完美的身体,第一个反应就是巨痛,巨力涌入,首当其冲的脉络,猛然膨胀起来。这股巨大力量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他的涌入,路天辰那强过普通人数倍的脉络一瞬间就撕裂了,但巨力没一丝停留,依然一路冲入,毫不迟疑地向心脉冲击。

    全身一时间无处不痛到极处,一块块肉仿佛正在案上切成碎块,筋骨也很快烘焙般的巨痛起来。路天辰只觉得全身轰得瞬间碎去……

    “不要抗拒,你们人类的身体太脆弱了,我本想完事后,一同修补,现在看来再不修补,你这条小生命就算挂了,不过也好,死你个祸害,再没人天天烦我了,呵呵……”

    宠大的声音笑起来。

    树身忽地涌出一股清凉之气,这股气息,经过那些碎裂不堪的经络,那些经络就神奇般的生长起来,血肉重新重合,形成一条新的几乎完美无缺的宏大坚韧的新的经络。

    天啊,这是什么啊,如此宽大的经络,竟然只一呼吸间重组。

    随裂随补,这一番改造,一路向下,奇经八脉一时间同时有一股大力撑破,撑碎,再由另一股清凉之气修补完整。

    痛彻心肺!这几股巨大能量渐渐冲向同一处地方——丹田。

    “要到最后了吗?来吧!古老……”

    “你很了不起……小路天辰!”

    ……

    轰!两股力量相交,路天辰的丹田再一次粉碎,胸腹间有一时变得空荡荡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轰!又是两股相交,路天辰全身颤抖,仿佛血肉飞溅,自己也变得轻飘飘的。

    “还没完么?老先生,呵呵,别着急,慢慢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