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十一章武技
    “是啊,我刚才不小心算了算,距离上次的天火已经过去九十多年了,十年内将有一次天火再次降至在我身上,这次的大劫也不知道能不能躲得过去……”

    “师父,你是说……可你已经是神级树了呀,难道还怕它那点小火吗?”路天辰心头一惊。

    “呵呵,早先是不怕的,这不是身上又多了你这个累赘吗,总不能看着我的好徙弟,又成为被别人看不起的废物吧,所以就不得不多想一些。天辰,你必须去一次,虽说神级生灵的存在很难遇求,但也要试试,你的运气一向好得不得了的!呵呵……”

    路天辰想了想,说道:“好吧师父,我去试试,等到那一劫到来时,我就守在你身边,再大的火我也要灭了它!”

    “哈哈……”老树极其开心的笑起来。能有一个人在一旁灭火,真省了不少的事,看来这个百年比起以往来,要容易得多了。真想不到的收获呵!

    当晚,路天辰再一次将天心草筑基液倒入口中。

    这一次,能量的释放来得不那么恐怖了,路天辰能够慢慢炼化吸收。

    《天地本源心经》走得顺畅许多,这一番的周天运行,就容易了几分,不到一个时辰,已完成了两个大周天运行。更精纯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汇聚进那株小树身上,小树也显得多出几分绿意。

    当最后一瓶天心草筑基液倾入路天辰的口中,窗外已现出一片鱼白来。

    这是第五瓶,一个寻常武者,近三个月的量,在一夜之间,全化成了路天辰宝贝灵力,存在小树体内。经过这一夜,路天辰一点困倦没有,但身体内突然多出的这些巨大能量,在此时发作了。

    路天辰运行到了最关键处,突然的遇到一个阻碍,灵力凝在了鸠尾穴上,越聚越浓厚,将那里的经脉撑了起来,慢慢的仿佛要撕裂开来一样。路天辰心中一慌:难道说走火入魔了!

    “……这是突破的壁障,如果没准备好,就别硬冲了,很难的,而且危险!”宏大的声音响起。

    “不,我要试试!冲开它!”路天辰一咬牙。

    ……灵力还在以惊人和速度向这里汇聚,路天辰已疼得冒出汗来。

    “这样下去,不是将经脉废了吗!我决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路天辰震摄住心神,将那里的灵力,强自凝聚,向壁障撞去,一次,两次,那层壁就变得脆弱了些。

    ……经脉终于到了最后的临界点,路天辰的胸口憋闷欲死,皆尽全力向那最后的壁垒压去。

    ……终于有了一丝的裂隙,如同极其细弱的蛛网,在壁垒上显现出来。路天辰再一次将灵力撞了上去。裂隙如蚯蚓般慢慢伸展,渐渐布满了整个壁垒。路天辰血脉贲张,强大的内息已经不受控制的自行膨胀开来。只在那壁上轻轻一触,轰然一下,那壁垒完全的粉碎,要爆裂开的内息忽在冲过鸠尾穴,只在一个呼吸间,扑向下腹的那株碧莹莹的小树身上。

    ……轰,小树微晃,身上白光泛起,蓦然,啪的一声轻响,在这股巨大能量的注入,在小树的顶端位置,猛然绽开一片极其嫩弱的叶片,显得略微苍白的支在那里。

    “……呼――你小子狠!让你成功了,从现在起,你是一个真正的武者了!”老树呵呵地笑着,极为开心。

    路天辰一纵下床,没想到身体轻飘飘的,一纵之下,竟突兀的穿过十几米的空间,头几乎撞到了门上。体内灵力流转,精力弥漫,只觉得体内能量无限,只想大动大跳,大叫大嚷的发泄出去。

    “一天一夜,从一个只能炼体的废物,竟然连跳两级,一举成为武者,不仅前无古人,后面也没人能赶得上了!天才!”老树宏大的声音不无妒嫉的说道。

    “师父,我受的苦和欺辱也恐怕是前无古人的,我决定从今以后,再不让一个人给我脸色!我用拳头告诉他们,没人再能欺我一次!”路天辰单眼皮的大眼中,突出一股煞气!

    憋闷的时间太久了!

    窗外已然大亮。

    “你的早饭来了……”老树说。

    过了一会,香儿开了院落门,来到小屋前,举手打门。老树当然比他看到的远得多。

    路天辰让她进来,笑道:“今天好早。”

    “嗯,管事先生一早没亮就起来了,害得我们也不敢偷懒,公子吃完饭,杯盘就先放在这儿吧,我过会来收,前面急着布置呢,管事的让我快点回去。”

    “好,你回去就是。”路天辰点头。心中有些微的不快,一个家族中的少年子弟,一个什么神山殿的少主,快让东方府上下忙翻了。自己在这里的在位显然,连个管事的也看得出来:无足轻重!

    吃过饭,路天辰干脆将杯盘送到门口,放到一旁的石凳上,返回来,闩了门,决定到空间戒指里找一项武技修习。没有武技傍身,路天辰始终心中不安。

    一股灵力投进戒指,巨大的空间突兀的现在他的面前。

    直接来到二层前,里面一排武技,足有几百本之多。路天辰在木系中翻找,黄级,玄级,最多的就是这两类,必竟地级的已经是重宝中的重宝,哪能到处都是啊,能拥有一本地级武技,几乎是一些家族的梦想,几代人的努力,也不见得能够得到。

    路天辰一路看过去,想寻出娘亲做过标识的书籍,但是没有,一本也没有。这倒是个例外。

    “老师,我该选什么样的武技好呢?”路天辰问道。

    “我认为,越黄级越好,武技方面,只要能高出一级就别低了。不过对这方面我不了解,好象你这个级别的也就能练个黄级低品的就算到份了,再黄级,能力支持不上,反而不妙。”

    “嗯,在我小时候,父亲也说过这话。不过我还是想来个地级的试试,黄级低品的,打起来能有什么劲!”

    “唉,你是身在宝库哇,这话要是让事实说话个小家族的人听了,非吐血不可,你还是先一个黄级中品的吧,折中一下。”

    “嗯……”路天辰目光忽然停了下来,收架子上正有一本狂涛诀。名字没什么特别,但上面标的级别却是黄级高品,这个很合他的心意,于是拿到手中。用神识打了开来,脑中一晕,大量信息挟持着一股惊涛骇浪般的气势,冲入脑中。

    “这回选对了……”路天辰先乐了。

    “……尽拣大的,也不听我这个师父的,”老树的声音有些郁闷,“你还没看呢,怎么知道对不对?”

    “有气势,有杀气,我就要这种霸道的,看谁还看不起我,妈的!”

    “哈哈,小孩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