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十七章欺人太甚
    大演武场上,有数万之众,东方氏全族主支,除去外地的一些产业人等,回不来外,几乎都在这里了。

    要在全族面前,大声说自己是傻逼,东方浩这个人丢得太大了,他死的心都有。

    他迟疑不肯应声。

    高台上,有族中的长老,劝家主出头制止。

    “家主大人,东方浩是家族难得的天才后辈,脸面很重要的,请大人阻止这场赌约吧,不如另换个方式,补偿一下路天辰,您看怎么样。”

    东方炎怒道:“那么,输的如果是天辰呢,又怎么样……哼哼,我们东方氏这个信字还是要的。东方浩,话复前言,践行赌约吧”。

    家主发话,东方浩再无法逃避,他恶狠狠地瞪着路天辰一眼,低下头,羞辱万分说道:“好,我认赌服输……”

    “我……我……”

    他声音越来越低。

    “我是傻逼……”

    场上一片哗然,东方氏的少年们,最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东方美珠喝道:“赌约是什么,让你高声吼十声,你这么小声,说给鬼听么,哼,欺负路大哥,这就是下场,大点声,刚刚那句不算。”

    东方浩更是又羞愧,又恼火。

    他闭上眼睛,扬声叫道:“好,好,好,我是傻逼——”

    “我是傻逼——”

    ……

    一连十声,叫得声嘶力竭,大演武场上,年长者也是微笑了起来,少年们则大笑不止,根本止不住。

    路天辰没有笑,他的目光如刀,扫过高台的一边。

    那里,有一道身影,一直如一根刺一样,令他不舒服。

    那个女人,对他的伤害,还是太大了……

    今天,只是个开始,他暗暗发誓,要让这个女人,后悔到哭不出来为止。

    这场羞辱,只能如此偿还。

    家族的大考,接着进行,不过,已经没有什么看头了。

    东方美珠奔进了大演武场,亲热地拉着路天辰的手,一起回到了高台下。

    东方炎微笑说道:“天辰,过后到我的书房来一次,我要传授你金刚撼山拳。”

    左星尘依然摇头。

    “东方叔叔,多谢这番好意,不过,我另有打算。”

    东方炎有些失望,当然也不能强迫路天辰。

    实际上,金刚撼山拳再了不起,也无法与狂涛诀,相提并论。

    路天辰有了狂涛诀,当然不会冒着得罪所有东方氏的风险,修炼什么金刚撼山拳了。

    接下来的大比,路天辰已经没必要参与,他独自回了小院。

    ……一天一夜之间,路天辰吃了天心草液就修练,练完就到院落里打拳,回去再补充。如此反复,没有一刻的休息。

    当第三天打开屋门时,这个少年不但没有困顿不堪,反而神采飞扬,一股勃勃生机从他的身上扩散开来,双眸更是黑亮得有如晓星。

    他沉静的站在院落中,如一棵真正的劲松。

    星眸一闪,他的面前起了一阵风,拳头扬起,他将这套狂涛诀在院落中打了出来。

    不是一拳,而是一套。整整二十四式,四十八拳!

    路天辰的每一拳都挟着千钧风劲,每一拳慢慢的极为沉重的挥出,都造成一阵巨大拳风。院落中,空气发出震颤,奔流的拳风形成一个个的旋流,使得沙石碎草飞起多高,飞出院落外。

    许久,拳住。路天辰胸口起伏得极烈,面色变得苍白,力气全用尽了,最后的一拳,几乎是动用小树的生命力量,才完成了。他现在连回屋的力量都没有,就坐在院落里,双手相捧,缓缓纳入一口天地灵气,运行起天地本源心经来。

    “唉,你还真倔,硬是练成了,以后你的对手再不可能是武者一级的了,就是武师和你打起来,恐怕也要吓一跳了!”

    “老师,如果我动用你留给我的生命力量呢?”

    “那怎么说呢,要是一个武修巅峰的话,但愿他跑得够快!”

    两人在心底里放声大笑起来。路天辰忽地有一颗泪落下“看谁再欺我!”

    “你说过了啊……”

    老树叹息,这个少年受的伤害太重了。

    又是两天过去,路天辰体内的修为已突飞猛进到了武者五品,当然他这个五品和一般意义上的五品是有很大不同的。

    这五天五夜里,路天辰足不出户,但也知道东方家族正全力接待远路而来的贵客。

    这天一早,路天辰刚从修练中退出来,老树就笑呵呵的说道:“来人了,来了不少人,看来是有麻烦。”

    路天辰的神识还没强到布出几里远的地步,他开门出来,一抬头,院落门一开,一行人已经走了进来。

    当先一位就是他那位有婚约在先的东方美珊小姐,后面跟着东方家小辈中的几人。一位青白的面孔,始终眯缝着眼睛,正是东方夺。东方夺身旁少不了的东方城重,东方美峦。

    路天辰的目光落在他们的后面,因为他感受到了一种极强横的压力。

    那是并排而入的二人,一人与东方夺长得极为相像,只是更年长一点,微黑的脸上神气十足,眼光流转,煞气隐隐。正是归家的东方侩。另一位却是个微胖的青年,一身白衣胜雪,似乎灰尘永远不会落在上面,头上是一个巨大金环束发,长发飘在脸上一缕,显得很是出尘。比起衣着来,脸上的五官倒长得挺含蓄,模模糊糊的看不出一点棱角。但一双小眼却在闪合间,发出逼人的锐气。令人不可平视。两人在一起所布出的气势压得路天辰心头一沉。

    东方美珊一眼看到立在门前的少年,几天未见这个少年似乎长得高大了些,身上也多了一种说不清的气势。一张俊脸上含着一种威严。倚着门,样子轻松的看着一行人。东方美珊想起这几天里,因为这个小废物,她盼望一年才得一见的神山殿少主,花云青山,这几天对她显得不冷不热。谁听到心仪的女孩子突然来了个未婚男,还住在家里,心里能舒坦。

    所以这三天里,两人能在一起的时间里,更多的是互相赌气。一个自认身份尊贵,一个自认为天下第一美女,两个人倒是为了这个路家废物,争吵几次,最后东方侩想起这个办法,一起来找找这个废物,当面讲清楚。当然是瞒过家中的长者。

    路天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对方此时明显是逼他来的,这在几天前,他只会冷笑着把这张破纸约给了他们,但此时的路天辰,早已与几天前换了一个人,简直是天壤之别。他怎么能让人家再一次骑到头上,而咬牙忍下。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就算那个人再无能,也不能超过这个极限。

    东方美珊说道:“路天辰,今天当着大家,我们来说清楚,就算你肉身修炼,再如何了不起,我们之间,也是不可能的,今天,你就给我写下保证书,保证不答应我爹娘,娶我东方美珊!立刻就写!”

    路天辰看着脸色泛白的女孩子,她因为激动而嘴唇发干。而她身后的一干人,冷眼笑看着这个场景。

    原来这几天,东方炎与妻子商量着,要重新为路天辰与东方美珊,续上婚约,路天辰在大演武场上,实在太耀眼了,那架万斤的石车,多少年,都没有人能拉得动。

    东方炎又在他身上,看到了希望。

    以东方氏与路氏的财力物力,路天辰就算肉身修炼,也能达到一定的高度。

    他这才动了心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