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二十二章反击
    ……这是?大武将……还在涨……他究竟达到了哪一个级别啊!感受到这股强横到顶点的能量波动,在场的几十人嘴巴张得极大,隐约的恐惧已经压倒一切的冲击着每个人的心脏。发生这样的变化早超出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那个少年吗?级别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感受得了的。

    花云青山眼睛瞪到极限,深深的恐惧在他出手后第一次产生。这个问题小子太可怕了……对方还没出手,他已经全然明白过来,那是他根本难以撼动的级别,“坏了……”他在心底里说道。聪明的脑子第一次闪过这种念头,这念头产生的同时,脚下向后发力,下意识里做的第一件事――他要逃出路天辰的攻击范围……

    眨眼之间,一记黄级高品武技,同样的千木竞秀在人们已经疯狂起来的目光中打了出去。

    狂涛诀在这股可怕能量催动下,灵力化成肉眼可见的绿色,线状条状光波,在路天辰身前的广大空间里,横扫一切的席卷过去……

    他的瞬间压力,使得近处的人们只有一个心思,逃得越远越好……

    “快停下!”

    “快闪开!”

    “快跑!”

    几乎同时,东方家的三个大长老扑进院中,三人须发皆张,同时的三股巨力向那道力量迎去,三个黄级中品武技同时接向路天辰的千木竞秀。

    一正四反,五股力量在院落里相接,炸了开来。

    沉雷一样的声音轰隆隆的滚出东方家大院,街上的行人同时一震,看向东方府的目光都含着不可思议的恐惧。

    怎么啦?东方家要将府第毁了吗?

    ……小院内狼藉一片,院墙已经不复存在,东方家的几十人有一大半激飞出去,倒地不起,另一半则面目可怖的各自施展武技自保。能量波散去,许久院内才恢复视觉。后赶来的人们,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么可能?三个大长老衣衫没有一件是完整的,脸色惨白,而那个正面相对的花云青山,委顿在地上,口中持续不断的吐着鲜血。一口接着一口,身上几乎没有几块布片,皮肤和脸上都是能量抽过的伤痕。

    路天辰淡定的站在沟侧,身体内的力量全用尽了,但他从容淡定,立在那里,有如山岳。

    强敌环伺,任何一个东方家的人出来,此时都打得倒他,所以他一直直立着,表面现象上维持一个还可一战的形象。

    东方美珊抱着妹妹,被劲浪冲出十几米远,她面色苍白的从地上爬起,看一眼妹妹,然后目光就转到那个少年身上,震憾已无法形容她此时的感受,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恨意。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路天辰,嘴里一直重复着一句话。

    “他能修炼了……”

    “已经不是废物了???”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路天辰天赋本来就帝国罕见,如果他能够修炼了,就有一飞冲天的可能!

    更何况,只要他能修炼了,他就是路氏当之无愧的家主继承人,高高在上的存在,整个东方氏,整个千邺城,将来都会有一天,看这个少年的脸色。

    看来还是爹爹的眼光厉害,自己错看了那个小子。神山殿虽然强大,但一个有着惊天修练天赋的天才,是有可能成为一尊最强武士,可以藐视一切家族的神般的存在,一个人灭一族的事,在这块大地上传过无数。

    同样,一个超级强可以轻易将一个家族推上最高位置。强者为王的概念也不是一天形成的。比较起来,长身玉立的路天辰与那个面孔模糊吐血委顿的花云青山,无异于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正好与刚刚之前的形象形成强烈的反差。

    对着这种反差,东方美珊只有一颗哭的心。从这个少年进门,到现在为止,她一个好眼色也没给过他,这是多大的失误啊!一辈子最大的幸运就被自己亲手葬送了。

    更多人涌进来,奔在最前面的就是东方家的家主东方炎。院内发生的一切摆明在了眼前,一圈东方家的狼狈伤者,中间站着路家少年,在这个少年身前地上,放射状的沟壑一直延展开去,情形触目惊心。

    ……这是……这怎么可能!一个人能从一个废物直接跃到一个超级强的地位吗?大家怔怔看着面前的一切,巨大的破坏力显示出刚刚的一击,也不是一个武将巅峰所能发出的,而这股超强攻击却是这个几天前还是废物的路家少年身上发出的!就是东方家族三个大长老联手也落得极惨烈的下场。

    异能?

    少年的身影一时间,高大得须仰视可见。大家的目光都有一份深深的敬畏。

    “是他?”东方炎看向那三个面色难看的家族长才老。

    三人缓缓点头。各自坐在原地运功疗伤。

    “先救人!”东方炎吩咐,急步走向路家少年。

    “天辰,快让叔叔看看,有没有受伤。”说完我抢过他的脉门,一股温和的内息缓缓注入。这个人将是东方家族最大的臂助,同时,也可能是最大的麻烦。东方炎看了一眼一边的女儿,眼光中有一种深深的失望。若不是那个任性的女儿,东方家真的是拣到宝了,这座千邺古城,东方家将横着走。

    路天辰被他一把抓住,本想反抗,但马上发现已经无能为力了,而对方传过来的内息分明在安抚他凌乱的经络,于是放松下来。这一放松,只感到站着也是吃力。

    灵力一经注入,东方炎就吃了一惊,路天辰体内的情况糟糕透了,然而更吃惊的是,自己注入的内息忽然粘在路天辰身体上,而自己的灵力却忽忽地急速泄向路天辰体内。

    “这样下去,自己几十年的内力不就没了吗!”东方炎一惊。

    从东方炎传来的内息,迅速进入小树体内,这棵才掉落了唯一叶子的小树,发出莹光来,刹那间路天辰体内的空间变得火热起来。借助外来的内息,天地本源心经功法开始缓缓运行,一路天辰补伤损的经络。

    这个时间很漫长,两人就那样相对而立,四手相握,一个面色痛楚,一个神情紧急,冷汗狂出。

    过了一个时辰,路天辰张开眼睛,体内灵力流转,再无一丝滞碍,他一眼看到那个还连在一起的东方叔叔,心中感激,内息猛然鼓荡,将一股温和之力重新送回他的体内。

    两人分属两个属性,内息截然不同,属于东方炎的几乎全然归还,属于路天辰的内力竟被他硬生生送过来一些,虽说微小,但对于东方炎几年未有寸进的功力,却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路天辰的属性怪异,他是纯自然之力,不是完全的木属,这股送给东方炎的东西,就使得他原有的土属产生微妙的变异,而变异所带来的好处正是一些武士一生梦寐以求的。

    东方炎一震松手,心存感激地看着这个少年。

    “谢谢叔叔。”路天辰说道。

    “呵呵,我还要谢谢你呢,咱俩就用不着客气了。”

    两人同时转动身形,环视四周。身边只有东方家的一个大长老,为他们守卫,其余人等早不见了。

    路天辰猛的想起一事,上前一把拉住那个大长老:“美珠呢?”

    可怜大长老,还没从先前亲历的恶梦中脱离,那种摧枯拉朽的力量还在他心里震憾着他。路天辰这一拉,吓得他面色惊惧的连连两个云纵步,直跳到三十几米外,才修为外显的摆了个黄级低品的架式,须发皆张的看向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