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二十五章小女初成
    路天辰郁闷地瞪她正好,“你这样不安静,我很吃力的。”

    看着他的一头狂汗,东方美珠忽然抬手,在他脸上抹了抹。柔若无骨的一只小手,轻轻划过路天辰的俊脸,将他的汗拭了拭。路天辰正在用功,禁不住心头一震,脸上就有了痛苦之色。

    “……你想害死啊,快住手!”

    “行,我老老实实的,”东方美珠轻声说道,口气直扑到路天辰的脸上。一双眼睛说什么也不肯闭上,直直的看着他。

    时间似乎漫长得无边无际,两个十几岁的少男少女,在一个纱帐轻扬的大床上,呼吸相闻,肌肤相触,只盼此刻停止。

    “我好多了,”当路天辰终于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停下时,美珠说道。

    路天辰看着那张真正好看的小脸,苦笑了下。他心里清楚,由于能力太有限,这一次的治疗没起到多大作用,东方美珊的内脏大部分受损,这一番安抚只是个小小的按摩,她感到好不少也只是精神作用,用来安慰自己的。

    取出另一枚五品丹药,送到小丫头的面前。小丫头接过看了半天,眼睛晶亮地说道:“五品的黑晶丸啊!你快收起来,很珍贵的,以后你会用得着。”

    说什么也要递还。

    “你都吃过一个了,我还有呢!”路天辰只好一把把的掏他的重宝,“可惜比它好的你还吃不了。”

    一抬头,小丫头原来一直看着他,对他的宝贝并没怎么看。

    东方美珊伤势稍轻,一夜睡过,早上就好得差不多了。她起床就急忙来看妹妹,走到小妹的房门外,惊讶地看到,自己父母二位大人,直直的立在房门外,神情严重,不说也不动。

    “我妹妹怎么啦?”东方美珊就想奔进去,但被告娘亲一把拖住,诡异的级轻有声音说道:“谁也不能进去,里面正在疗伤。”

    美珊一怔,看向父亲,父亲冲她点一点头。

    “谁给我妹妹疗伤啊,是大爷爷吗?”她问。能叫爹妈二人守卫,这人可不能是一般的医师。

    东方炎摇头,示意她不要出声。

    过了一个时辰,东方美珊等得不耐烦,终于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走了出来,这人极其疲惫,脸色灰暗。抬头一看,东方美珊如受重击。

    见到武神也没见到他更让这位小姐受不了。怎么又是他呢?这个命中克星!

    “爹妈,你们怎么让他胡闹呢,他是医师吗,我妹妹会让他害死的!”她看也不看路天辰,急步奔进去。

    看着那张俊朗的面孔,因为疲惫而显得灰暗,东方美珠的娘亲关切的问:“你还好吗?”

    路天辰轻松地一笑:“非常好!”

    忽地一下,二人放下心来。路天辰的笑脸说明了一切。

    “谢谢你,路公子。”娘亲的眼里见了泪花,“我先进去看看珠儿,让你叔叔陪你吧。”说完匆匆进屋。

    “叔叔,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路天辰说道。

    “呵呵,你小子,你处处让我震惊,麻烦是不小!真不明白,一夜之间你的功夫就能打得神山殿少主重伤,看来,东方家以后少不了要你帮忙的地方啦,到时你可别认不得叔叔哇!呵呵。”

    “我哪敢,还得叔叔帮我,将我恢复的事瞒下来,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不想再被人暗算,我家里也别告诉。”

    “哦,”东方炎一愣:“你怀疑……”

    “我爹爹曾说过让我离开家族的事,没多久就发生了我丹田被废的事。东方叔叔,你们东方家宗族相对小,也就少了一些内部的争斗,我们路家不同,仅武士一级的就有两三千人,我这一辈上,仅兄弟姐妹就有万人,认也认不全,有些已经没多少血缘关系了,分成好几大势力,其中我们这一支,算是个大支,而且我的修练速度无人能及,所以爹妈早就担心有这一劫,就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强。”

    家族内部,哪家也不平静,无论是利益分配还是说话权上,都有分歧,东方炎身为家主,是深有体会的。他看看身边显得过于成熟的少年,目光除了赞叹还有一层希冀。

    但愿珠儿能让这个少年留在东方家族。

    一进门,东方美珊就看见妹妹奇迹般地坐在床上,目光还留在门的位置,一脸的羞红。风拂纱帐,少女青涩的脸上,写满幸福。

    美珊的脚步瞬间变得沉重。

    “你好了,妹妹?”

    “从没这么好过,姐姐,他都能为我治伤了,他再也不是个废物了。”

    “哼,他当然不是个废物,是个藏得很深的恶魔!”东方说这话时心里想哭。

    “姐姐,我想不出你为什么不喜欢他,如果我有你那么漂亮,他能喜欢上我,我该多么高兴嫁他!”美珠展颜一笑,莫名的一颗泪倏忽落下来。

    刚进来的娘亲一见之下,大吃一惊。

    十五岁的女儿,已经懂得太多了!情窦初开,孩子是有自己的情愫了……

    路天辰回到密室,已经疲惫不堪,他睡过一阵,吃了一瓶天心草液,便又沉入生息的修练中。生息实在是这个异界里最神奇的功法之一,运行起来,无以复加的繁复。路天辰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很怕一步走错,走火入魔,全身修为尽废。而每一步的递进,经脉都要经历一场改造。这个功法还真是的低级,进速极其缓慢,每一步都让路天辰饱尝痛苦,若不是想到还处在危险中的小丫头,他真的想将这破功法扔得远远的,再也不摸一下。

    ……随着体内的水润越来越浓,终于凝成了一滴碧绿的水滴,落进小树的身体里。小树高兴地轻摇起来,每一份水属的滋润都让这棵小生命树,产生着以前从没有过的变化,这变化之大,是以前用功一夜所能产生的几倍。路天辰累了半夜,疼痛倒是少了一些,却再也坚持不住,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早,天还没怎么亮,路天辰打开东方的纱帐,一眼看见小姑娘正张着两眼等着他……

    而门口处,在他进来以后,东方家的家主,就一身劲装的站在那里,一把平时不用的火焰刀,背在背后。听了路天辰的话后,他就感到了危险的存在。

    第三天上,东方侩就陪着花云青山离开了东方家,回他的神山殿了,东方家送他,比他来时还要隆重,倾家族的千人共送,花云青山当然满意,也没提路天辰半个字,彼此心照不宣,这个仇,神山殿是不会放下的。

    东方美珊在人群中面无表情,但她说了,想去神山玩一玩,花云青山当然高兴。

    时光流转。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路天辰在东方家过了他十六岁生日,东方美珠的病也随着路天辰生息功法的进步,完全好了,但小姑娘一见到路天辰就面露苦色,好象病情反而重了。路天辰虽能感觉到用不着再帮她疗养了,但看她一脸痛苦却也不敢放手。必竟他对于自己的医术还是没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