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三十三章双修少年
    “东方伯伯,我想令千斤也不至于有什么闪失,就让她试一试来人的底细,听口气来人绝不仅仅只是挑战那么简单。只要一动手,咱们就能看出来人属于何种势力。”

    东方炎一转头,伍家家主也是同一意思。略一沉吟,东方炎冲那位主事的点一点头。

    主事的一躬身,回身说道:“请报上你的名号,东方家也好知道是哪一位高人有这种胆量!”

    “炎黄布!真名实姓!”那小子狂傲的说道,忽然目光仿佛不经意的在路天辰脸上一转。

    路天辰心头突的一下,“这人来的目的好象是冲我呵!”

    炎黄布,台上三位彼此对视,都对这个名姓,没有印象。

    “好,就请小哥显一显你的本事吧,不过你应该明白这里是东方家,如下重手,你走不出这个武场的!”后一句声色俱厉,满是威胁。

    “放心,我不是吓大的。”少年冷冷说道,心智似乎超出他的年龄。

    他向东方美珠走去,修为已经涌上手臂,一层土黄色布在手上,每一脚落地,地上就灰尘四溅,发出沉重的敲击声。是极扎实的土属功法,隐隐的与大地相通,而且修为绝不会在武将之下。

    东方美珠看一眼人群前的路天辰,眼里安定得如一湖秋水,有这个人在,她没有一点压力。反正他会帮我的,她心中欣喜的甚至于希望打不过对方。

    ……还是赢了吧,别让他生气,以为自己啥也不是呢!

    她转回身,黄级中重境武技平湖偎浪已然聚在小手中,等那个尖瘦的小子走到攻击范围内,就毫不犹豫地一击出手。

    第一水波劲势头很劲地扑向那个小子。

    那小子身子一动不动,竖起一掌来,朴实无华地直直劈下。

    “噗――”

    第一水波劲轻轻碎了,他也没有进攻,等她的第二劲来,似乎对这一武技了然于胸。

    东方美珠二水波劲扑上,他还是竖掌一击,噗的一声碎了。

    第三浪就非同一般了,那小子在水波劲没加身前就向前迈了一大步,面色凝重,立掌上掌声雷动,竟然有金属之声,还是立劈。

    “啪――”

    平湖偎浪再一次碎了。

    围看的人没觉得什么,众武修却实实在在吃惊不小。

    平湖偎浪,那是黄级中重境武技啊,而对方破它用的手法,却只是简简单单的借功法之力一个直劈,没使用任何武技,连黄级低品的也是没用!这份能力明显超出现在千邺城里所有家族的所有少年之上。简直就不在一个等级一里。

    美珠并没发觉不同,她摧动最后一波水波劲后,小身体飞身而起,一只小手在浪后扑向对方。

    “逐浪击!”

    一个黄级低品武技,同样的不属于东方家族的武技,两劲半途相加,在半空中竟然发出一丝啸叫,威力已不是之前的任何一击可比。台上众人纷纷点头。

    小丫头果然还有后手,如果之前对姐姐用这一式,也不用打那几合了。

    那小子轻噫一声,显然小看了这个小丫头,手掌一立,一个武技,终于现在身前。

    “大地飞戈!”一股竖利的劲风无形中在场中透出一股强悍的杀气,霸道地接向东方美珠的小手。

    这是什么武技,没听说过?东方炎看看身边的二位,那二位也是一脸混乱。

    “砰!”

    一股大力之下,美珠小手如受锤击,疼痛钻心,她哼了一声,一连退了五六米远,才愣愣站住。小手上鲜血淋漓,已经被震裂了。但没容她多想,那小子脸露狞笑,飞身而起,一只掌刀已经将半空的所有退路封死了,啸叫声直响彻全场!

    “竟然是金土双修的武将啊,起码也在七重境以上!”东方炎深深的后悔了,胸口大震,他飞身而起,然而眼看着没能力赶到女儿身边,那一掌刀就落下来了……

    ……啊,全场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还不出手么!”那小子狞笑,心中叫道。

    ……掌刀还未加身,东方美珠已经感受到劲气击打的疼痛,她在这种攻击之下,没有一点反击的能力,在电光石火般的间隙,她竟然一动不动,而且回过头去……

    只是修原来站立的地方,空空如野,人早消失了!

    ……

    “轰――”

    静止!

    上万人的目光找到那个点,声音发出的一点。东方炎也止住身形,他距那个中心还有五步之遥。

    东方美珠张开一瞬间闭上的双眼,她还在原地没动,连劲风也没吹到她一点,她身前处正有个如山般的背影挺直在那里。

    路天辰腾身的同时,手上已经张开了他,水属的水盾。这个简单一些的武技,这时是反应最快的出手时间最短的防御功法!而对手那一刀就落到他的水盾上。

    轰然的一击。在水盾上形成连连不断的水纹路,尺长的水盾几乎被这个巨力掌刀击碎了,扭曲得不成样子。

    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一副面孔,没有一丝的惊讶,看来果然是冲他来的。也该来了,自从上次小院出手,路天辰没日没夜的苦修,就是明白那个从他一显露恐怖修炼能力的一天,就开始的威胁早晚还要来的。

    路天辰随手一个无涯劈丢过去。

    破空声大过手刀两倍。

    那少年脸上变色,一个土黄色的土盾立显在手上,同时一劈接来,二力同时接一力,身体一个后劲翻起。

    “轰!”

    土盾瞬间碎了,无涯劈的劲气将他送出二十几米。而就在少年刚刚落地,起身还没站稳的一息之间,路天辰已跨过这二十米的距离,一只尺长的碧莹莹的木系灵力凝成的无涯劈虚形,已经在他的头上直击而下。

    这一击布满杀气,没想留一丝余地。

    “……他想杀死我啊……”那个少年这个念头清晰出现在脑中。下垂的右手仓促之间形成的一只土盾第一时间抬起来,只能消弥一点锐气,瞬间碎裂,碧刀毫不犹豫地砍向他的头部。

    “救我――”他大叫一声!

    同时,路天辰感受到一股威力极其巨大的一击,飞向自己,他的一只水盾猛然迎去,另一只手上的无涯劈却还是向下落去。“噗――”

    血光飞溅!一只手臂落在地上,那个狂傲的少年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看着那只熟悉的手臂发傻!

    “轰”

    水盾碎了,化成弥漫的水雾飘散。路天辰被余劲击出二米之外。

    全场极静!见到了这个大场面的第一滴血。而且今天能站在这里的人们回去后,绝对能口沫横飞的说上两天,这个十几岁的灰衣少年将满城皆知。好威风啊,同年龄的少年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