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三十五章生命力量
    赤炎棍划了个弧度,气势如虹地立砸下来。老者须发皆张,一身青色长袍鼓荡开来,如同身体爆长成三米大小一般。

    路天辰瞬间被罩在棍风之下。一丝危险蹿入他的脑中,体内灵力在威压下猛然注入另一条经脉,飞速运转涌上手臂,路天辰两眼发红,将这股灵力不管不顾的甩了出去。

    “轰――”

    ……在旁观者眼中,路天辰左手上忽然现出另一把无涯劈,长达尺半,几近透明的气刀身雾气蒙蒙,能量充盈到了极致――水属无涯劈,在最后关头成形。

    再退两步,路天辰感到了极度的疲惫,这几下反击,无一不是超过全力性命相搏,身体上更是受到极大压强,布出的修为已经缩小到一个极限。

    再退一步,左手一把水刀,右手一支木盾――全反了!他的水属能量不可能同时产生两样武技!

    衣服已经多处碎裂,头发被劲风鼓荡舞在脑后。

    但他依然毫毛无损的站在那里。

    老者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这个小子,他优秀到这种程度,再不除去,根本用不上三年,家族就要大麻烦临头。

    “小子,你很了不起,但我今天必须除了你,你一个初级武将,在一个八重境武将面前站了这么久,已经够你傲的了,只是,至此为止,下一个攻击,会让你尸骨无存,你准备好了吗?我要送你上路了……”

    ……武将,原来这个十七岁的少年竟然是一个大武将啊!从一个强者口里说出来的话绝不会假。

    “十七岁的武将……嘿嘿”人丛中更多的唏嘘声,这要的高度他们想也不敢想过。这个少年不是优秀,他是个不正常的妖孽!谁在他的面前还有信心修炼,再练也只是能看到一个背影。

    “尝尝我的火属地级攻击吧,小朋友,别忘了这是你最后看到的东西!剑舌炎――”

    老者忽然之间眼中现出一怜悯,那是完胜者对于将死之人的一点虚伪。眼中已然现出火红之色,双手相合,修为喷出一米开外,一支剑形火舌从双手间喷薄而出,场中温度在这一刻达到顶峰。火舌上烈焰腾腾,中间直出的剑形却是白光晃眼,带着一股焦糊之气,猛然撕裂空间,向路天辰啸叫着扑去。

    未到身前,已然透体生疼。路天辰大喝一声,全力打出一记狂涛诀,同时脚下用力一蹬,轰隆大响,地面现出深可及寸的脚坑,巨力下,身体如箭般后退。

    狂涛诀瞬间消失,火舌只顿了一下,便破开一切的气势磅礴而至。路天辰将一只水盾脱离,又一把无涯劈形成,极其强大的经脉也受不了如此之剧的转换,痛如刀割……连连跺地,身体飞退。而那双眼如火的老者如影相随,一把地级舌形能量剑也释放到了最后最强地步。

    一万多人,一万多张嘴,几乎都o型张着,眼睛也瞪到了极致。

    东方美珠看着飞速相逐的二人,简直是一团火一团水的相接。万不能插进手去,只急得眼中泪水不断,脚下的石板面,发出吱吱微响。

    在这个地级攻击面前,场中的几个低重境武修脸上变色,自忖也没能力比那个路天辰支持更久。大武修释放地级攻击,想也不敢想!

    路天辰手中的水属无涯劈一路接向剑舌炎,不断化去生成,哧哧声不断,终于退到场地边缘,这个地级攻击再也无力为继,化成了一团火焰。停了下来。

    路天辰衣服尽裂,脸上冷汗狂流,呼吸极度紊乱,全身裂开般疼痛,仿佛能站着就算不错了。

    老者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三米外狼狈不堪的对手,两个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的对战,竟然持续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还没有完,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让同伴听说,都会怎么看他。而且内视过后,修为消耗之剧,让他更是惊心。

    看着那个身体不住起伏有路天辰,老者两眼一眯:不能让他再有喘息之机了,现在就结束吧!

    “嘿嘿,小朋友,还能接住第二轮吗?再无谓挣扎有什么意义!早晚一条路!”说着,双手能量相合,一条火舌再一次现在巨大空旷的演武场。

    路天辰终于抬起了头,目光令对方惊异地没有一丝的慌张,里面反而充盈着无比强烈抗的斗志,望在他身上的目光甚至于带有一丝讥笑。

    “哼,”轻蔑地哼了声,路天辰定定地盯着他,“你再也没机会了,你还是想想怎么跑得更快吧!要不是想试试我到底修炼到了哪个地步,你早不能说话了!”

    说着,忽然转过头去,对那边正跑过来的泪人轻轻松松一笑,“别过来,傻孩子,就站在那儿,看你路大哥怎么捏死这只老臭虫!”

    小泪人一愣,但她路大哥脸上分明的有一丝戏谑。“你当心啊!”她哭道。

    不过心里忽然安定了许多,她的路大哥当然不会骗她,那抹戏谑就是送给那个恶人的。

    听到一个狼狈到如此地步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不光是那老者,四外的人们也是连连摇头:这个人已经神智不清了,还不快跑,说那些狠话能活命吗?

    “唉……”更多的是叹息声,人们不忍心看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倒在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头手中。

    但路天辰已将最后的内息向丹田处那株已经大了不少的小树上撞了过去……

    刹那间,天地间一股生命生息爆然生出。在那个老者身前仿佛无限制升腾,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压制住这天地间突然而来的沛然之气。路天辰的整个身体都蓦然罩上一层莹光,他的破衣乱发,仿佛有什么吸着,向上冲天而起,一双神光弈弈的眼眸,戏谑地看着那个老者……

    老者不住向后退着,这股能量之大,让他从外面一直寒到骨头里……这怎么可能?一个垂死的人!

    他面色灰败,双眼大瞪,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已经顾及不得严重的失态,以他无数的战斗经验,马上就明白了这股力量意味着什么,可是怎么可能性呢?

    好在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快快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睡上一觉,能睡觉多好啊,无谓的争斗,到最后,却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是!轻得不值一提!

    这股生命气息一出,东方炎的眼前就出现了他家后院的那副场景:又来了,这个大演武场可是几代人的心血,看来又要大修了……他不无高兴地想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