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三十八章离开
    正说着,外面有人重重走来。

    这间侧厅,名义上就是家族的议事大厅,知道家族的大人物正在议事,没有大事,一般家人是不敢打扰的。

    四人停下话头,等了下,脚步声在门口停住,有人沉声问道:“家主,路公子来了,要见你们,让他进来吗?”

    四人心头一震,彼此相望,皆有些不安,这么晚了会有什么事?

    “快请。”东方炎起身说道,同时迎了出去。三个大长老也条件反射地站起。东方炎的那位老父亲脸色苍白,双手发抖。

    不一会,东方炎在前,路天辰在后,最尾露出个小丫头来,嘻嘻一笑,一脸幸福的水肿。

    三大长老木然站着。路天辰冲他们微微点头,三人应以回点,最不可思议的是那个东方美珠的爷爷,竟然中规中矩的冲着路天辰躬身行起大礼来,仿佛做错了事的孩子。

    众人忍不住笑,东方炎苦笑着暗自摇头,一个人一但修为超凡,给他身边的人带来的冲击还是超过意料的。

    六人坐下,路天辰见一屋子老头,目光闪烁不定,心里登时明白过来,笑道:“我猜诸位长者,正在为我的事头痛吧!”

    众人面上一变,心中尴尬,却没有人接话,默认了。

    “路天辰小友,”东方山岳说道:“今日你扬名千邺城,我们确实在为这件事头痛。”

    “诸位不必着急,”路天辰淡淡一笑:“我这不是来告辞来了吗!”

    众人面面相觑,东方炎一愣:“贤侄要走?”

    “嗯,”路天辰点点头:“我想过,留下来对你们东方家,对我都没有好处,还是离开好些,那些人的来路,就是路家现在也查不出,还是避开最好,等我实力真正到了可以对抗的地步,他们不找我也要找他们。

    东方叔叔,谢谢你们这些天对我的照顾,将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提出来,我会尽力而为。我这一走,怕你为难,所以我准备了这封信,你派人交给我父亲,他一看信,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不会怪叔叔你的。”

    一番话,将东方炎心中的顾虑全部想到了,东方炎放下心头重压,心存感激地看着他。

    冷静,睿智,信心满满,又决断果敢,这样的十七岁少年,美珊竟然死活要退婚!嘿!看来东方家到手的宝贝要飞了!

    不过他的一句尽力而为,却让东方炎心中大慰,别看这一句话,将来也许能救得了整个家族。

    “……贤侄,让叔叔怎么说好呢,”东方炎不禁握住路天辰双手,眼中含着感激,“叔叔确实不想让你走,只是眼下东方家经不起风浪,追杀你的组织又在暗处,所以……”

    路天辰一笑:“我明白的,叔叔,我走也是为了我自己。你看明早我就走如何?”

    “晚几天也无妨……”

    “早点也省得几位爷爷睡不好,哈哈。”路天辰笑道。

    三个大长老面上一红。

    “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路天辰一躬身,转身退了出来。

    东方美珠正要跟出,被东方山岳叫住:“美珠等一下。”

    “爷爷……”美珠着急地看了一眼已经走出去的路天辰。

    “我等你。”路天辰说完,走了出去。东方炎随后送出。

    “什么事啊?”美珠很不高兴,路大哥要走了,还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说呢!

    “嗯,嗯……就是好孙子,爷爷想……想问你,你和你的路大哥,到了哪一步了?”

    东方山岳颇尴尬的一句话问完,六只眼睛都紧张地瞪起,一眨不眨。

    “……啊!”东方美珠哪想到会问这个,小脸登时通红,扭捏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好孙子,你说呀,爷爷面前怕什么!他想娶你吗?”她的亲爷爷,那个老糊涂急得头上冒汗,青筋也起来了。

    “爷爷――”东方美珠一急,眼泪在眼里打转。

    “别哭,别哭,他要是想娶你,那是好事,不娶也没关系的么!用不着哭!”东方山岳劝道。

    “可我还不知道呢,他又没说……我长得又没姐姐漂亮,修为没他好,家族也不大……”美珠说得很是难过。

    “嗨!你问问他嘛――快去问!”她的糊涂爷爷急道。

    “算了,还是慢慢来的好……”东方山岳想了想,说道。

    “急死我了,这个小子出了东方府,再让别人家的小姑娘抢去了,东方家可吃了大亏了,没用的东西,一个比一个不争气!”亲爷爷拼命拉他的胡子。

    第二天一早,正是行人来往最密之时,东方府的门前,走出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依然是一身灰色布衣,看上去和一个平民百姓没什么区别,他手里牵着一匹上等好马,一身无杂毛的青色,而他的身后,却只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人们认得,正是三小姐东方美珠。

    他们离开后,一声极长极重的叹息从一间房间里传出,东方美珊目光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悔恨,加之对那个少年的恨意,令她心如刀割。

    她盼着路天辰,不要太优秀,最好一直是个废物,那样,她就不用后悔当初的决定,她甚至盼望着,有人再废掉这个小子一次……

    貌若天仙的东方美珊,已经气病了。

    路天辰带着东方美珠,俩人出了东方府,也不说话,一路出城,当然一路上引来的惊叫声时常响起。

    “天哪!那个……那个啊……”

    路天辰俊美的外貌极容易相认,被人认出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路人如同见了鬼一般的表情让他很是不解。

    有那么吓人吗?

    出城五里,路天辰拦住东方美珠。

    “过几天,玄机武修院见,”路天辰说道。

    “你一定来啊。”小姑娘眼中包泪。

    “当然了,回去吧。”路天辰一笑,转身上路,走出一段,那个小姑娘忽然又追了上来。忽然抱住他,在他脸上一亲,然后不等他反应过来,飞也似的跑了。

    “记得你答应的话啊――”她远远的叫。

    路天辰打马西行,弃了大路,一直走到下午时分,眼前出现一片村庄。

    村庄也有百十户人家,依山而建,房舍整齐,袅袅炊烟,正在村舍上空轻轻升腾。

    它的背后是莽莽苍苍无边无际的雾栏山,没人能知道它的边缘,百余岁的老猎手也没能看到它的尽头。

    路天辰下马,牵马进庄。以猎人为主的庄上,几个一身劲装的少年拦住了他。

    “哪里来的生人?到虎武庄有事吗?”众少年一身兽皮制衣,个个身材粗壮,筋骨如铁,面孔被常年山风吹得粗糙黝黑。手里都执着一柄猎虎钢叉,叉上血气浓郁,死过不知道多少猛兽了。

    “各位大哥,我是行路迷途了,要到千邺城城去,不知道怎么走到了这里,看哪家能容我歇宿,我会多给饭钱。”说着掏出一锭大银来,在他们眼前一现。

    众少年互相一望,问道:“到郡城有事吗?”

    “哦,我听说有个玄机武修院招生,想到那里碰碰运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