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四十一章雾栏山
    众贼惊诧又好笑地想:用手去挡刀,这人原来是个傻子!

    ……同时,路天辰的右手突兀地向奔来的马头隔空虚劈……

    众贼快将一张张的臭嘴咧到耳朵丫子上了:这也太好笑了!劈空掌?那是马,再硬的手掌不也白费吗,何况还隔空!

    蓦地,那个少年的左手端大众人嘲笑的目光短浅中,突兀的有一个透明的水盾形成在那里,江五六的七十多刀,就刀刀劈到那面有如实质的盾上,一圈圈的涟漪在水盾上飞速化开,噗噗声不断,一瞬间,七十二刀劈过。

    三百人愣住了……

    江五六已经深深的后悔了,在水盾出现的刹那!疯狂凌厉的血雨狂刀已经轻得没有任何意义了。刀刀如同砍在了绵花上,千斤劲力就那么消失了。

    战马一错……

    三百双眼光下意识落在那只虚击的手上,那里已经伸出一只碧绿莹莹的能量刀……无涯劈啊!狂爆的灵力激起空气的一串爆响。绿光轻轻一闪而没。

    江五六的马冲了出去,马身前鲜血狂喷――一只沉重的马头啪地落在地上。剩下的身子冲出三米后噗地裁到地上,一路翻腾。江五六一个飞身,落在地上,失神的眼睛还没找到焦点,一股带动天地灵气的一股劲风已经从头将他完全罩在地上。

    ……茫然抬头,一只手掌已从天而下。路天辰的一招黄级中重境武技狂涛诀已经从他头上击落。

    江五六经过无数的生死,刹那间,他两眼的疯狂已经将迷茫代替,手中刀卷地迎上,正是他得意的血雨狂刀之卷地狂刀。

    蓬地一下,四十八刀如一刀般在生死之际超能力挥出。地面的沙尘,在刀劲下,扑向天空。终于同狂涛诀接到一处,轰然的一声大响过后,江五六一只胳膊面条一般垂下,面如死灰。

    还没合上嘴巴的众贼心里一凉:四当家这是怎么了,只顾上面的一只手掌……下面还有一只绿色的鬼刀啊――

    他已经看见了,只是再没力气动上一下,体内经脉俱碎,已经没有一件完整的器官,底下那一刀已经不重要了。

    噗!

    眼前刀光灵力全部不见,江五六低下头来,发觉下半身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自行落了下去。鲜血正从断处瀑布一般泄下。

    而他的对手已经退到五米之外,一双淡淡的目光没有一点表情地看着他。

    “他会没杀过人吗?”江五六最后一刻想。

    一呼一吸之间,仅仅两招,一个武士巅峰,伏牛寨的四当家的就挂了!快得让那帮破衣烂衫的家伙来不及转念头。

    雾栏山前出奇的静。三百个杀人如麻的马贼,气势如雨中的小火刹时小得可怜。

    一个个面色灰败,身体微抖。在生死面前,谁都一样。水木同修的大武将啊!十几岁才!哪招来的瘟神!大哥一个雷属武将根本没办法同他打,打不过!

    而且,能具有这样天才,能从小培养起来,能拥有黄级攻击武技,那他的来处,他的家族更是一个绝对惹不起的恐怖组织。打都打不过,能留下他吗,就算老二从山上赶下来,顶多打个平手,想把他留下,消无声息的弄死,不让人家的家族知道,那简直就是做梦。

    “……灰三!”雷惊天叫道。

    灰三答应着赶紧靠过来。“啪!”脸上一疼,雷惊天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

    然后打马上前,跳下马来,深施一礼。“请问先生大名,伏牛山雷惊天以后愿听先生调遣。”

    以他的定力,双腿还是有些抖。

    “我姓路,”想了一下,路天辰又说道:“我不是来灭山的,以后别再找虎武庄的麻烦就行。还有那个兰丫头是我的人。”他补了个自以为很好的理由。

    “谢谢路先生再造大恩。是,是。路先生放心,以后虎武庄十里内看不到伏牛寨的人。”

    “送你们一句话:做点善事!对子孙也好。”说完,路天辰一跃上马,转马向来路驰去。

    “是,是,”

    “……将你们的聘礼拿回去吧,天黑前――”远远的,马儿转过一个弯,消失了。

    再次回到虎武庄,庄口竟然辅上了黄沙,而黑虎家的大门上已经披红挂彩,一院的人,庄上当家作主的人全在,看着黑虎一家人,怕这一家倔强的山民一时义愤,全家自杀,那就将全庄置于一个危险的境地。

    路天辰进来,也没人有心思招呼他。他就独自进入单独为他准备的小屋,头一次杀人,带给他的冲击还是不小,一时间也无法修炼,只好打开娘亲的空间戒指,看看有什么轻身的武技,选一项出来,他越来越感到,没有一项好的轻身功夫,实在处处不便。想打不过逃都难,首先得自保呵。

    空间轰然打开,路天辰直接上到二层,游目四望,轻身的身法武技,还真没几本,五十几册,比起其它动辄上百册的武技来说,算是少得多了。其实天下间的身法,无外乎一个快,一个变幻莫测,武技能达到五十几册已经算包罗极广了。

    仔细寻找之下,他不免有些失望,一大半低级的,一半黄级低品的……嗯?

    目光所及,路天辰心头一震;这是……地级的!地级中品!也太高了吧!

    他心头狂跳,伸出的手都有些发抖。

    不知道我这个级别,能不能练得了这么高级的武技?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一本地级的在那,那些拿出去已经惊世骇俗的黄级武技,就显得不那么让他看得上眼了。

    还没有练过一个地级的武技啊!

    路天辰用神识打了开来。轰的一下,强悍的信息在他的头脑里展开,已经强悍好多的神识被轰得一片空白,很久才眼睛泛白地清醒过来。

    妈的,还真厉害!

    没等到他查看,院外忽然安静下来,似乎连呼吸声也没有了。

    路天辰一愣,忙开窗一张:院里突然多了二十几个人,得体的装束,谦卑的笑容。当先一人,一脸的笑挤得五官都不在原位上。正是灰三。

    呵呵,没想到,他们来的还真快!

    小院里本来还有许多准备工作没有完成,村里的符老爹正指挥着几个壮年男子,搭一架彩棚。忽然之间,棚上两人眼望大门方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他们的样子仿佛雷击过了。

    顺着他们的目光,符老爹和众人看向门口,一个猥琐的熟悉的身影首先出现,后面一串二十几人,比早上多了一倍。

    黑虎爷俩腾地站起,目光射向平时放虎叉的院角,哪里还有虎叉的影子,早被告村民藏到别人家里去了。二人目光如火般烧起来。

    看着这帮一天之内两次光顾的山贼,村人心头一紧,脸上现出一片惊骇。

    只是让他们诧异的是,这群凶神恶煞一改早上的样子,笑容满面的连连行礼。

    灰三急忙还礼,目光在院中一番寻找,没有那个煞神,他的心稍稍安定些。

    “这位大爷,你看我们准备还中您老的意?哪里不合适我们再改过来,别扫了大爷的喜兴。”符老爹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用不用,”灰三忙说:“大家不用忙了……”

    “啊――”符老爹面上变色。“大爷,哪里来如意请直说就是……”

    “不,不。我这次来就是要请众位乡邻别再忙了,灰三知道错了……”

    这一句话听到村民耳朵里,不谛于一声惊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