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四十五章武修院
    城门内的卫家人,一瞬间脸色极为难看。卫风的身上第一时间出了一身白毛汗:这是位什么人啊,郡城卫的百人长要起身行礼,恭敬得如同他就是个灰孙子,毕恭毕敬得如一条看门狗一样。

    ……还好没动手!他抹了一把头上一时间流下的汗水。看来真得收敛一些了,谁能到一群山兽里还能猫着一只神兽!

    “哦,”路天辰淡淡的应了一声。

    “先生,这些人是您的同伴吗?”百人长一脸堆笑的问。

    “是。”路天辰点头。

    “哦,那真是对不起,我们才看到您,哪能收您朋友的进城税啊,快还回去!”后一句说完,重重的瞪了一眼那个还捧着银子的甲士。那小子还瞪着路天辰,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旁边一人狠狠给了他一脚:“魔童大人的银子,还不快点还回去!”说完才意识到话里有问题。

    而这句话全城门口的人都听清了:魔童!

    这个名字只是一夜之间,全城乃至全郡都知道了。一举击败两个大武修,将东方家传承上百年的大演武场一击毁了的人,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很多人叫不出他的名姓,于是就有人用了这么个称呼代替,这个称呼也就成了一个他的代替重境,而他一身灰衣,淡然的表情几乎成了人们最常说起的话题。

    “魔童?”路天辰一愣,眼睛不禁看了一眼那个说出这个名字的甲士。

    被他这一眼看过,那个二十多岁体重达到二百多斤的魁梧大汉,脸上汗水如注,双腿发颤,突然一下跪在地上,大叫道:“小的说错了,小的罪该万死!望先生饶恕小人!”重重磕下头去。

    当日他曾亲临演武场,又是被余劲冲击出老远,半天才缓过来的其中的一位。当时那恶梦般的场景深深震撼了他的心灵。

    城门口的人们都张着愕然的眼睛看着路天辰。虎武庄的少年们更是白天遇鬼一般的神情呆滞。而已经处在门内十几米内的卫家人,才深深的感到了害怕的滋味,一股寒意使得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快跑!再也别见到他!

    下一刻,这一群刚刚还气焰嚣张的卫家人如同夹着尾巴的丧家之犬一般,向城里没命的奔去,竟然没有一个人想起来要骑上马,一个个牵着马匹狂奔,片刻就消失不见了。

    路天辰忙过去,伸手扶起那个甲士,笑道:“没想到你给我起了这么个名,怪好听的。”

    那个陷于绝境的壮汉听到这样一句话,如同听到福音一样,仰起感激涕零的一张脸。

    更老头在一翻推让后,只好收下银子,十六人匆忙过了城门,百人长想要派人护卫,被路天辰拒绝了,十几个人进了城。

    而接下来的事还是出乎路天辰的预料。当天的万人到场,使得郡城里百十人里总有人看到过他,于是这一路上,惊世骇俗的叫声不断出现,围观的目光时时向这里投来。

    十几个人一路疾走,见到一个胡同,一头钻了进去,路天辰说道:“更老,看来你得帮我买顶大帽子,还有就是一套平常衣服,要不然,一会住店也是个问题啊。”

    众人点头。更老急急忙忙的去了。黑虎大瞪着两眼问道:“路……大哥,你在这郡城里还真有名啊,魔童!都能称魔了,你还考什么武修院啊?我今天算开眼了,原来你这么可怕,难怪那帮山贼看到你,象看到鬼一样!”

    路天辰淡淡一笑,忽然抬手搔搔头,哪还有神魔的样子。

    “武修院是师父让我必须考的,也不过走走形式,这座郡城里的武修院应该留不住我。”

    “路大哥,你到底到了哪一级啊?”黑虎问出了大家的疑问。一时间,十几双眼睛紧盯在他身上。

    “嗯……”路天辰感应了一下,犹豫不决的说道:“好象是武将一重境,算不得多高。”

    “武将――……”

    十几个人同时叫了出来。

    同样的年纪,他们中最多的还在炼气重境段,成为武士的也不过是黑虎等三个人。而路天辰竟然是比更老头强上几十倍的武将啊!

    等了好久,更老头总算回来了,大家一看他买的衣物,忍不住瞅着路天辰笑。

    一身的大紫的长袍,俗不可耐不说,还乡些个团花在上面,喷了些个香料,好家伙,太监也得嫌他过份。

    “大叔,你想让我穿这个?”路天辰有点傻眼。黑虎几人捂着嘴乐。

    “这是最贵的了,我寻思你的身份也不能穿得跟平民一样吧,店主说这都是大家族的子弟才能穿得着的啊……”更老头显得很有道理。

    路天辰心中好一番挣扎,才鼓足勇气将身上的一袭灰布长袍给换下来,又戴上一顶尽长的高帽,苑若一个性格怪癖的巫师。好在再没人能看到他的真面目,可以安心上街了。

    当夜宿在一家小客栈中,第二天一早,就随人流,够奔处于城郊一片无边林海中的初级玄机武修院。

    传承百年以上的玄机武修院,点地达万亩,空旷的大演武场千亩开外,二层的土灰色,砂岩砌就的小楼,一连百余间,虽然老旧不堪,多数也弃之不用了,但当年的恢弘气魄仍让看到它的人,不敢轻视。

    玄机武修院的势力究竟有多大,凡来到此处的人,弟一个想到的问题就是这个。

    没人说得出,他的组织似乎极为松散,而且其中的教师,涉及到各个大小家族,没有几家的族人不在散于各地的武修院里供职,包括皇家的人在内,所以没人会想到将自己放到玄机武修院的对立面上,更没人敢。百余年来,新掘起的各式各样新的武院,都莫名其妙的最后消失,这份能力足以证明什么。

    当东方家的二百八十多人的浩荡队伍来到玄机武修院,宽敞得有东方家五六个大小的大演武场时,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不下万人的待考弟子,与送他们的家人,与更多的看热闹长见识的闲人,使得今天的武修院大演武场上,此时人数达到了空前的五六万之众。

    东方家的一行人,在大长老东方山岳的带领下,昂然进入。立刻引起轰动,上万人的目光纷纷向这里望过来,一些相熟不太熟的家族中人,不时上前招呼。

    “好声势啊,不愧是三大家族之一,看来今天又是几大家族之间的一场暗地里的较量,有热闹看了……”

    “还是申家势大,少年子弟也比那两家要多一些,听说有二个达到武士一重境的天才呢,东方家只有一个三小姐进入这一级……”

    “我呸!你说这话就证明你是个大傻!东方家还有哪一家可比?你忘了那个魔童了吗!一招打得两个大武修,受伤而逃。那位都不能叫做天才,那是个魔鬼!一个恶梦!有他罩着东方家,还有哪个家族不开眼哪,敢跟他家磕,怕死得不够惨呵……”

    这样的话一过,没谁再有异议。众人看向东方家这只队伍的目光明显敬畏了数倍。

    这一点,做为东方家的众人,体会更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