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五十一章回家
    出来后,地面合到一处,再也看不出那是个秘密入口。路天辰正等着他,将一本书递过去,武圣一看之下,惊得目瞪口呆:筑基技。低级中品医士用技。

    ……这就是他费时两个时辰拿到最适合他的武技吗?里面别说黄级的,就是地级的,要是用心找,也还是有二本的。而这本却是个无足轻重的修复医术。

    “你真的只看中了这一本吗?”他表情奇异的看着路天辰。

    “是啊,”路天辰答应过,才看过去,他还没有看到这本他最后才拿到手的,到底是本什么东西。

    “好,好,这本放里面有几十年了,还商人动过呢,算你俩有缘。”武圣摇摇头,抬起一只手来,放在书上,脸上红光一现即隐。封印已解,他随手递给他。

    “只能在这里打开,存到你神识里后,原本厅放回去的。”

    路天辰真的是一点打开的心思都没有了,但此时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将神识注入到那本书中,立刻股清凉的信息轻轻流进他的神识里。很舒服的感觉,同以往打开的任何秘籍都不同。

    难道这是因为是本医用技的原因吗?

    临走,武圣一脸希冀的说道:“小友,非常想在十年后能再见到你,你知道终日在这个地方,作为一个武圣,没人同你一较身手,这种感觉很不好,提不起修炼的欲望来,我已经好几年没进行修炼了,没心思。”说着他的脸上现出一种悲凉。

    体会着他说的话,在二位长老的护送下,路天辰再一次回到玄机武修院的大门口。

    “路门生,你的考核结果已经用小型飞鸽兽,送到都城去了,明天一早,你的名字就在那个中级武修院的名册上了。你必须在半年内到达那里。过期就会除名,所以我们建议你还是早点到那里才好,也落得个好印象嘛。”

    路天辰点头答应,这一阵,他已经回复了不少力气。但周身各大穴依然张开大口,将他周围一切可以一用天地灵气一股脑的吸到他的空荡荡身体内,这种完全是他无觉的自动进行的修复,造成他的身周形成一些微微的清气流转。就是小风。可是别处却是平和得没有一丝风丝,这种异象,二位长老如何看不到,心中震惊自是不可言喻。

    出门不远,东方山岳正等在那里。还有五六个大家族的长者,他们自然一些拉拢赞叹的话语说个不休。路天辰只好一一应付。

    那个长甲老头也在其中,问他何时动身,老头已经得到院方明确答复,可以支持他到都城中级武修院游历一番,老头感激路天辰感激得不行不行的,拉着他用没牙的嘴说个不休,大意是他还有一些秘技功法想传给他。路天辰只好点头,让他欢蹦乱跳的回山了。

    没想到一个才走,“噗!”地一声,一个人直直地跪在他的面前,定眼一看,正是夫子昌,他身后就是他老子。骂个不休的连连踢打。路天辰又是一番劝慰。二人才心满意足的走了。接下来就是各家的邀请宴,路天辰这一番推,只到天色全黑,才前呼后拥的赶回郡城中心,等他同一大帮东倒西歪的人出了当地最有名,最大的夫家酒楼时,已经是子夜了。夜空下,他在东方山岳的陪伴下,回东方家住宿。

    夜,有了一点小风。

    一个清丽的小身影偎在后院的大树下,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动一下了。直到那个前院传来一阵喧闹,她才动了一下,有新泪落在她衣襟上。

    她听出他回来了,但是没勇气见到他,就在夜风里轻轻的哭到天亮。

    直到清晨的薄雾里,听到他离开的声音。

    “……告诉一下美珠,我走了,昨天怎么没看到她呢……”那个人最后提了一句。

    ……马蹄声起,渐远……

    如梦初醒的小美珠,拼命的向大门方向奔去……

    没见到小美珠,路天辰隐隐的有些不安,但他还是一早离开了。

    大半年过去了,来的时候是七月,回去时已经九月初。天气还是很热。

    该回家了,一想到家,他就禁不住的激动。大半因为爹妈二老,一半却是那些寒冷的目光。他要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们:真正的路天辰已经回来了!再要看他,得仰视!

    这是必须的!

    要的就是这种痛快

    “我回来啦――……”他仰头大叫。

    风荡少年的胸怀,莫大天地间,少年放声大笑。

    一路纵马,过了两个大郡,这一天来到炎夏帝国最大的咸湖――苦水湖畔。湖水万倾,一望过去,比天空还要蓝上几分。湖边就是一片片白花花的盐田,正有无数的苦力在田中劳作。

    这里都是大家族争夺的宝地,三大家族个个有份,路家在此也有百亩的面积,每年给路家带来大笔收入。只是不知道此时此地管理产业的是家中的哪一位。路天辰急切的想看看谁在这里,催马沿着湖边大路急行,正走着,面前忽然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子,手里提着一柄大刀在路上猛跑,刀身大而沉重,显然不是他这个年纪所能使用的,他双手拖刀,跑得汗水淋漓,一张好看的小脸上通红一片。

    路天辰放慢马步,诧异的问道:“小弟弟,你这是去干什么呀?”

    那孩子脚步不停,口中叫道:“走你的路,小爷今天要杀人!”

    “哦。”路天辰看他跑得气也喘不匀,居然叫着要杀人,心中感到好笑,“这么小就杀人,你不怕吃官司?”

    “……你,你这人还真烦……有人要杀我爹爹,……我去帮他啊,杀父之仇总是要报的……”他焦躁说道。

    “哦,你爹是被杀了还是没杀呢?听不明白。”

    “……他敢杀吗?我先宰了他!”

    小孩儿说得豪气冲天,凛然无畏,路天辰越看越是喜欢,说道:“我帮你打架要好不好?我也挺厉害的。”

    小孩子回头认真的看了他一眼:“行,就算你一个,过后少不了你的好处,我家很有钱的。”

    “好,那说定了,十俩银子一架,你看贵不贵?”路天辰笑道。

    “嗯,你还算公道,妈的,那小子一架要千两黄金,你说雇他的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有道理,不如你上马,咱能快不少呢。”路天辰说道。

    小孩子一想有理,路天辰停帮他上来。二人一跑狂奔。

    “你家有钱,为什么你没有骑马呢?”路天辰想到这个问题。

    “哼,我好不容易出来的,下人要是看到我早让他们抓回去了,难道把马也翻过墙来吗?”他不以为然。

    在他的胡乱指挥下,俩人终于在一个小树林外听到一阵打斗声。

    “在这里了……”小孩子翻身下马,举着大刀,一阵风般冲进林子里。

    路天辰将马一扔,几步进入林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