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五十三章二邪虎
    “你是长孙重请来的帮手吗?”刺虎汉皱眉问道。

    “不是,就是路上碰到那个小孩子,说要救他的爹爹,就顺便帮他一下,”路天辰淡淡说道。

    “呵呵,原来是碰巧啊,小哥,碰巧的事还是不要管的好,你说呢。”一身雪白衣衫的少女轻声笑道。路天辰向他一看,但觉得他媚眼如丝,向他妩媚的望过来,如同一个多年未见的小情人般,温情脉脉。

    路天辰一愣:“我认识你么?”他不禁问道。

    “现在认识也不迟呢,嘻嘻。”他细声一笑,更加楚楚动人。向前走了一步。

    路天辰身上一哆嗦,禁不住后退一步。“你要过来我就不客气了,”他不禁将一只水盾释放了出来,举到身前。

    “别闹了小幺,再不出手,等长孙重回去,再想杀他就难了。”刺虎汉子说道::“这位兄弟,如果真如你所说,犯不上淌这混水的。你再不让开,只好连你一起杀了。”说着,他的大刀上青光一闪,灵力也提到了最高。

    “你们来吧,我不想一个孩子没父亲。”路天辰淡然说道。

    “你挡不了我俩人的,虽然清江团没有二人打一个的先例,但事出从权,我们也只能从你身上过去了。”那个刺虎汉提醒道。

    路天辰没有再说话,只是一只天涯劈的青光莹然的真气刀,已然现于他的右臂。这只刀一出,二人脸上已经郑重起来。这显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敌手。

    二人眼中战意渐浓,小幺浅笑着,一只白笛已经发出箫声,“虎哥,你先截住长孙重,杀了他,再回来不迟。”

    “你挡不住他的……”话没落,刺虎汉已经扬起了他的巨刀。一刹那间,天地间仿佛只有这只刀存在。大刀以破开一切的威力扑面而下,他身边的树木都为之摇晃,落叶纷飞。同时的,那只白色笛子也如标枪般从刀光中直透而出,空气穿过笛子中空的笛身,发出震人心魄的厉啸。

    路天辰感受到未及身已经有些痛感的刀光,冷哼了一声。那只水盾又抬了起来,这一次,并没有挡向刀光,而是迎向那只枪笛,右手的天涯劈却直接对向那只真正实体的巨刀。以真气凝成的灵力刀,对实体刀,不说能否一挡,单这份胆色就让人惊。

    “咔!”枪笛落在水盾上,水波一荡,挡了回去,而那两刀相接,却是一声长长的类似刮铁的声音,刺虎男只感到大刀,砍在了一根大木上,眼前光芒一时大盛,与刀相接的地方,放出刺目的光华来,随着碧绿光华大涨,眼见就要被自已劈碎的灵力刀,随着他重达七八千斤的刀压下,灵力刀如丝锦般一直开裂到一寸宽下,再难以突进半寸。

    凝住了!!!

    刺虎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实质刀竟然被灵力凝聚成的虚形刀给拦住了。难道说,这个小小少年竟然将他的真气提纯到了百分之百以上?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是什么人啊,只有在传说中才有过的让人惊羡的事。几百年前的武神轩辕至才有过虚刀对实刀的事。而那也已经成为传说,人们早不相信了。

    路天辰接下了对方这极重的一刀,心情出奇的好,他印证了自己这只天涯劈的实力,信心大增,相信已经立在不败之地,心头一宽,左手水盾,右手虚形无涯劈,一同对那二人砸了过去。

    小幺咯咯一笑,不明白用个虚形盾砸他是什么意思,这小子狂得没边了吧,以为他的防御盾是件刀剑呢……他手中的白色笛子猛然向那盾上点去。

    蓦然,手上吃重,笛子竟然在不断震颤中发出鸣叫。他这才大吃一惊,飞身而起,一只秀气的小足用尽全力向那盾上踏去。“噗!”的一响,水纹波动,竟将他送出四米开外,险险站住。脸上已不复先前的轻慢。

    “沙……”一长声相接之声过后,天涯劈与那把超级巨刀再一次相撞,两个人各退了一步。

    “是双属同修……”刺虎男沉声说道。

    “什么意思?”小幺诧异的问。

    “你没看出来吗,他的刀形是木属的,而他的盾却是水属性,而且起码是一个武将,这小子……”

    刺虎男的实力明显高过小幺,而且小幺走的是阴柔的路子,刺虎男则刀刀霸气十足,形同性命相扑,纯刚猛路数。

    刺虎男大刀一摆,目光中战意已经熊熊燃烧起来,“战吧,小幺,这小子值得一战!”吼声中,刀光已经砸地而起,刚猛无匹的在林中闪出一道电光。

    小幺轻叱一声,笛子如轻丝柔缕,以极其怪异的路线缭绕而上。

    路天辰一手水盾一手无涯劈迎击而上。

    “噗!”

    “沙……”

    声音过后,树叶纷飞。三人一撞即分,再次扑上。

    夕阳如血。林中一片红光透过叶隙落在三个少年人身上,三人已经成为三团战火,不住撞击在一起。

    “咔!”的一声,巨刀猛斫在一株大树上,大树轰然倒地,三人再度分开。

    三十多回合过去,三人只有更强的战意和能力。

    “你小子究竟是个什么怪胎?双属同出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刺虎男稍有郁闷的问道。

    路天辰淡淡一笑:“你们也不错,在我手下能打得这么痛快还是第一次。我们不要费话,还是刀上见真章吧!”路天辰脸现一丝戏谑,双手一合,再分开,两俾已经是两只防御盾,一个碧如翡翠,一个晶莹剔透,他一个飞身二盾竟然同时向二人头上砸去。

    两个防御系低级武技,虽然威力大减,但灵力的消耗却是少了不少,路天辰不想速战速决,他要尽情享受一番放手一搏的快感。

    两只防御盾在一个武师的手中,如千斤石盘同样沉重。他们三人之间的差距并不大,一个武将战两个武士巅峰,哪个不倾尽全力都在瞬间有倒地的可能性。

    三人凝神大战,林子中相撞之声连续不断,树叶木屑乱飞,间或一株好好的大树,轰然折断。

    一个时辰过去,三个人已经将战火烧到了巅峰,由于夕阳已落,林中暗下来,刀光,笛影更是惊世骇俗,而那两只防御盾光芒也是大盛,丝毫没有清减。

    刺虎男禁不住喃喃骂道:“妈的,怪物,打这么久你还不累啊,两个属性,别把你灵力耗尽,突然翻白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