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五十四章水木同修
    “哈哈,我就知道你等我灵力耗尽呢,你放心,你们耗没了,我还有,你们现在还有一半的战力,而我才刚刚开始!”路天辰喝道。

    “真的假的……”那二人对视一眼,均觉得今天点子够背,马上成功完成任务了,突然来了这么一位,而且怎么打都如蚂蚁撼树一样,半点也动摇不了。

    “呵呵,真是痛快,我好久没这么打架了,大哥,”小幺身姿更是妖异,变幻莫测的围着路天辰转个不停。他已经发觉直打下去,不如在一旁牵制更为有力。

    林子中已经被三人平出一片空地,这对于没有轻身功夫的路天辰更为不利,但他将攻击圈收回,两只防御盾只守不攻,立时处于不败之地,无论对方如何变化,他只将盾送上即可。

    又过了一个时辰,林中已经全黑下来,三人只好收手,一时也无法再战。

    三人没一个在暗中作战的经历,相对而立,都是为难。

    “明早再战如何?”路天辰问道。

    “也好,打了大半天,我也饿了。”刺虎男沉声说道。

    “是啊,最好能睡上一觉,就是不知道那个长孙重会不会带一大帮人来,那可有趣得多了。一个怪物已经打不赢,再加上一个阎王,这个林子怕是出不去了呢!嘻嘻……”小幺幽幽的一番话倒说得极为有理。

    刺虎男一怔过后,忽然豪气冲天地仰天叫道:“哈哈,就是死,也要吃过了再说!清江团的二邪虎,联手,连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都打不过,活着也是窝囊。”

    后一句却是非常的泄气。

    “还没分出胜负呢。”路天辰淡淡说道:“我等你们吃完。”说完慢慢踱到一边。

    小幺再不多说,拿出火石来,升起一堆大火,燃烧半晌后,才将火移开,将后背上的食物解下,放到碳火上烤炙。一些肉类,几张薄饼,在火上很快香气四溢。小幺从火上拿起一块,细心的吹去上面的碳灰,递给身边的刺虎男。

    刺虎男很自然的接过,一口咬下去,吃得甚是香甜。

    小幺看他吃完便又递过另一块,如同一个极娴熟的小媳妇,又不知从哪掏出一壶酒来,温柔的放在他的手里。自己也不吃,只是面上含笑的看着他。堆火发出噼噼啪啪的轻轻炸响,林中一时静静如水,路天辰看着这一刻,心有所感,一时呆住了。

    这分明是一对情侣吗!此时此景下,任谁看了也要心中微动。

    路天辰没经验,身上从没想到会带上一块吃的东西,斗了二个时辰,肚子里早空了,这时不禁咕咕的吟唱起来。

    应该是听到了这个声音,刺虎男抬头向他看地来,并将一张饼子放回到小幺手中,向他指了指。小幺犹豫了下,见他的目光严厉,只好起身给路天辰送过来。

    “给,吃吧,吃饱好自己把自己杀了。”小幺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路天辰摆摆手,就听那刺虎男说道:“用不着为难,我只是不想一会你没有力气,你死得不服!做个饱死鬼吧!”

    路天辰望过去,那人直视过来,蓬乱直立的头发下,目光中都是凛然之气,清明得没一点尘埃。这个异样的男子,倒有些让人肃然起敬。

    路天辰纳纳的接过。那个刺虎男又说道:“不过,这饼子有没有毒,我可不敢保证。”

    路天辰一愕,随即放入口中大嚼起来。那刺虎男一阵大笑:好汉子,他在心底说道!值得一战!

    那刺虎男只吃了半个时辰,方才住口,小幺也才又烤炙一些给自己吃下。

    轻风微送,月亮终于还是从云中出来了。

    路天辰起身,那二人也拿起刀笛,向他走来。

    “来吧!”刺虎男叫道。

    小幺一摆小白笛子,横了一眼他的男友,目光中极尽温柔,崇敬。“大哥,今日要放手一战啊――”两人两手相握,目光一触即分。灵力倏地在林子里瀑长开来。

    路天辰清楚,再战比刚才要惨烈得多。

    一张饼落肚,又休息了这么久,感觉到体内的灵力恢复了九成,路天辰再一次张开两张防御盾。

    疾风刮目生,一刀如立于林中的巨大刃山直压而至,在则那只阴柔的笛子,则成一条线状,透过刀光,直点路天辰下腹。两盾前推,路天辰挡过去……

    “啪!”“噗!”

    两声相连,三人各退二步,那二邪虎四目一对,揉身而上,一上一下,配合得天衣无缝,路天辰只得再出双盾相挡。这二人日夜呆在一起,心心相通,一方一动,另一方早知他的心意,随着而动。

    林中又是一串大响。那二人已不再后退,一连环的攻击,密不透风的泼向路天辰,不是一上一下,就是一左一右,一个前击。另一个必奔他的后背,一时间,路天辰身法低级,只得连连后退。将两只盾来者不拒的挡出去。

    ……林子里,相撞之声大作,渐渐竟如爆豆般,几乎连成一声。

    如此一来,路天辰就吃不消了,他借着大树不断变换位置,饶是如此,一件新的灰色宽大衣服已经被刀光带到,一只衣袖破烂不堪。

    林子中,小幺轻快的笑声不时咯咯的响起,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征兆。

    又一刀撕裂空间劈头盖脸而来,路天辰不经意的将那只木属盾向前一推,蓦然,体内真气流转,这一推竟然出力极大,刀光直接被它反卷了回去,路天辰一愣,这一推竟然走的是狂涛诀第一式木秀于林的手法。不容他多想,左肋下生疼,那只合身而来的笛子已经极近了。

    路天辰侧身横带,一记狂涛诀第三式林上行风,一扫而过,那只笛子被这股狂爆的能量一带之下,倒飞出三米之外,小幺才惊鬼魂未定的站住。

    还有这下子……

    那二人一愕顿住。路天辰也一时呆了,这一击确实是狂涛诀不错,但走的却是另一条脉路,挥出后,已经成为水属攻击!水盾上白雾轻起,刚才就是从这个盾上挥击而出的。

    路天辰一阵惊喜,自己突然之间找到了两属间的转换。这可是相当于一次极大的突破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