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五十五章哼!想走!
    “再来……”

    他大叫一声,一盾狂涛诀第二式千木竞秀,已然出手。这一式,如林中之风,一木传一树,集千树之力一层层压向对方,所以这一击,开始声势反而很小,小幺一笛接过,正觉得轻松,又一层压力已达身前,他急画真气盾相阻,急切间退得一步,而刚松下这口气来,耳中听得一声大喝:“当心!”

    一只巨刀已经横在他的面前,第三层压力激得刀身嗡嗡炸响,两人一飘身,第四重灵力已经扑天盖地压下来。一只木盾就在他们头上一米的地方,压力已经将他们的衣服压得猎猎欲碎。

    那刺虎男发出一声嚎叫,刀光大涨,同时一道黄风迎向那只木盾。

    “轰!”

    漫天的飞叶,已经看不到对面人影。

    落叶落下,路天辰淡然的看着那二人,刺虎男从地上爬起身,用手在嘴上一抹,将一丝血迹抹净了。地上,一只巨大黄色刀鞘已化成碎块。

    六目相对,那二人眼中的路天辰已经完全沉醉在刚刚的领悟之中,脸上全是一片喜色,双盾微颤,极度狂热的战意在他脸上表现无遗。

    “这是还要打啊……不死不休了……”二人对视一眼,目光中全是对对方的不舍,已经没有一丝退路了。

    “大哥,你好好照顾自己啊,呵呵……”小幺听自己的声音都能听出不对,他已经从这一击中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什么。但已顾不得了,他翻身扑上去。白色笛子诡异地划了个弧度,似下而突转而上,合身撞向路天辰,这一式已将自己全暴露在路天辰的攻击面上。

    路天辰眼睛显得有些空洞。头脑中闪现的全是狂涛诀中的各式,体内真气已经奔腾若沸,这高级高阶的武技的二十四式变化在两个不同属性间极快的转换着。身体仿佛要爆开一样的急着要将这惊天动地的力量发泄出去。

    ……几乎没有经过思考,一记木属涯头招手已经出手,而同时的一记同丫同德一同向小幺的头上拍过去。

    ……蓦然,他觉得不对,那只笛子轻飘飘的,没几两重一般。

    一愣神,笛子已经从小幺手上落下,手中现出一柄乌黑的短匕首。匕首已经直直刺向他的胸口,而路天辰的两记挟着万斤巨力的狂击,以完全能将他击碎的重压,向他身上挟击过来。

    眼见小幺这一刺已经势在必得,而他也在杀死路天辰后被已到身侧的两击炸碎!

    ……一声狂嚎在他的背后响过,刺虎男双眼血红,早一步飞身过来,一手抓住小幺的背心,猛力后甩,同时将巨大刀送到路天辰身前……

    “嘭!”

    沉闷的大响过后,那把威势惊人的巨刀已经碎成十几块,纷乱的落得到处都是。

    刺虎男疯狂的大吼一声,从地上拣起一柄单刀来,脚下如风,刀光电闪而出,劈向路天辰。此招已经全无章法,只是拼命一劈,直上直下。身上破绽百出,全不理会。

    路天辰一怔,恢复了些清明,左手上忽然出现一道青色虚形刀,无涯劈直挥迎上。

    两刀还没相接,嗷的一声,小幺再一次合身撞来,他现在只用这一招,极简单的将自己先送给对手,再刺过去。路天辰只得退了一步,右手盾一挡之下,将小幺推了出去。

    刺虎男的新刀轻得太多,他挥出的威力大打折扣,而他瞪着一双血目,一刀连着一刀,刀刀不断地向路天辰猛攻。想将他的力量全引到自己身上,以分开小幺的受力。

    路天辰在一连的攻击下又一次变得恍惚起来,一轮的急速相击后,路天辰几次不忍下手,不得不连连后退。狂涛诀天涯劈混乱相杂,上一击是水盾,下一刻就转化成了刀形出手,而每一挥力量极大,都使得那二人身上或多或少带些伤。

    那二个人已经处于一种癫狂状态,一个赛着一个的往路天辰身上硬撞,全然不顾生死,在这种战斗上,路天辰实在没能想到还能有这种情形,太刺激了!刺激得他招式翻翻滚滚,天涯劈,狂涛诀二十四式层出不穷,水盾木盾交互显现。无论那二人怎样的送上匕首长刀,飞身的扑撞,一概一一撞回,外加一点伤害。

    蓦然,再一次倒飞而回的刺虎男,抹去嘴边的一缕鲜血,仰头叫道。

    “小幺!结刀箫洞!”

    小幺目光散乱,衣服碎成条状,脚下接连换步,才定下身体,挡下了路天辰的一击。

    听到刺虎男说出这句话,小幺面上忽然一惨,点头说道:“哥啊,听你的……让他死吧!”他忽而轻轻一笑,极艳丽的一缕鲜血顺着他的嘴角一直滴落地上。但他长得极清秀,笑容极其妩媚动人。

    两个人一连退出十几步,路天辰在混乱中也是急追而上,一连两个天涯劈将五棵大树送到半空。

    突然,两人面色凝重的站住了,一刀一笛同时慢慢举过头顶。

    刀上灵力外显,青色风属性真气从刀身冲出,而小幺手上的白色笛子却是光属性,白色光芒极细小的突出出来。

    两人各伸一手相握,同时大喝一声把两种攻击同时挥击而出。

    能量已经成倍增长,不断提升着……

    轰然的,两股能量一同升级,互相一撞,猛然缠绕搅拌在一起,风性绕着光性,光性又随着风属,纠结缠绕,滚滚向前,轰然一声过后,天地间仿佛突然一黑,两个能量真气极速的盘旋而形成了一个真空状的黑色的一个半尺直径的真空洞!出现在路天辰身前,它穿过的地方,没有完整的东西,地面震颤,尘土飞扬,木屑落叶通通搅上半空。

    “这是……”

    路天辰大吃一惊,他没想到两个武者巅峰还能制造出这样一个怪物。他二目瞪圆,大喝一声,两只防御盾猛然推出,同时脚下用力向后一蹬,身子猛然反射回去。

    ……如果不是来得过于突然,他会有时间撞击出老树师父的生命力量,来压制住这个狂暴的合成体。但是不容他再有别的念头,刀箫洞已经横扫一切的推到他面前。

    “轰……”

    路天辰一路倒飞,三米……水盾先碎了……七米,木盾终于散为乌有……二十米后路天辰终于落在地上,好在两只防御盾支持着他飞到一半才碎去,所以身体没感到太过的伤害。一件上好的灰布尽数裂了,胸口好一阵烦恶,心头狂震,目光所及,等到一切沙尘树叶落尽,见那对同志,已经只剩半条命一般,骨头架子似乎也是软的,两人互相扶持着,一步一步的走向林子外,两个人也没有回头,心中已经认定了对手的死亡。

    路天辰翻身而起,内视过后,发觉自己此时此刻体内的灵力,已经不足六分之一。刚刚的感悟,消耗掉了他一大半的灵力,但他看看两个还勉强站着的对手,脸上浮出一丝淡然戏谑的微笑。

    “你们想走了吗?”他轻声问道。“我说过可以让你们走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